茶场纪事 第1章

小说:茶场纪事 作者:文海 更新时间:2021-11-25 05:45: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在群山起伏的鄂西北山区有一个小山村,这个小山村叫兴旺村,村旁有一条河叫欢乐河,村里住着几十户人家。为了发展生产,改善生活,他们在山上办起了一个茶场。这个茶场地处湖北省均县欢乐河公社兴旺大队,是一个队办茶场,场长田春旺是一个在解放前就已经入党的老党员,由于家里穷,没有上过学,解放后上了几天扫盲班,总算认识了几个字,勉强能读懂《人民日报》上的文章。

  有一天,田春旺从公社开完会带回来一个消息:二汽粉末冶金厂的几个工人子弟要来兴旺大队插队落户。没过几天,这几个工人子弟果然来到了兴旺大队,他们是:张建国、杨冬生、陈雅丽和王雪纯。

  到兴旺大队插队的还有谢继红、李雅芳、徐荷花、周红梅,在均县红旗中学上学的时候,她们跟张建国、杨冬生、陈雅丽、王雪纯是同班同学。

  周红梅有一个亲戚在二汽车桥厂上班,她叫王彩玲,跟张牡丹是同事。张牡丹告诉王彩玲:“最近,陈文海一家要把家从十堰搬到均县。”王彩玲说:“搬到均县后,陈文海就只能到欢乐河公社兴旺大队去插队落户。”然后,王彩玲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周红梅,没过多久,周红梅又把这一消息告诉了陈雅丽。

  徐春生也是上海人,他有几个朋友,他们是朱振华、王志远、冯宝玉。

  有一天,他们四个人在一起聊天。

  “陈文海为了逃避上山下乡,于是就跟随父母一起离开上海来到了十堰,本来以为到十堰后就不会再到农村去插队落户了,没想到现在政策会有变!”徐春生说。

  “这就叫人算赶不上天算!上天注定要陈文海到农村去插队落户!”朱振华说。

  “陈文海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什么苦头,就得让他到农村去锻炼锻炼!”王志远说。

  “我在上海有一个亲戚,他知道一点有关陈文海的情况,”冯宝玉说,“那年,学校停课闹革命,陈文海待在家里闲着没事干,觉得很无聊,于是就到处乱跑,哪里热闹就往哪里钻,跑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看批斗‘黑五类’,看大字报,抢传单!现在,他要去农村插队落户,这下该老实了!如果我是欢乐河公社兴旺大队的回乡知识青年,我一定会对他进行监督,让他认真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他们四个人的这次谈话很快传到了张牡丹的耳朵里,张牡丹很为陈文海担心,她对陈文海说:“你妈真不该在外面瞎说!你妈这么瞎说,有人居然信以为真了!你以后会挨整的!”

  陈文海气愤地说道:“我是从小娇生惯养吗?我妈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妈呀!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接着又说道:“冯宝玉真是太坏了,他凭什么要这么说我?”

  “那个茶场场长叫田春旺,听说冯宝玉认识他!”张牡丹说。

  “他们俩一定会合起伙来整我!”陈文海说。

  “也没什么可怕的,你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就怕那帮乡巴佬被冯宝玉收买了!”

  在陈文海即将离开十堰前往均县的时候,张牡丹对他说:

  “如果你们家不离开十堰就好了!我们两家一起从上海来到了十堰,到十堰后,我们俩的关系一直很好,现在你要离开我,我好舍不得呀!”

  “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呀!”陈文海皱着眉头说道:

  “就怪我妈瞎折腾,非得要把家搬到均县去!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你别难受,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到均县去看你的!”

  刚到兴旺村的时候,茶场的几个知青对什么都感到新鲜,可是,没过多长时间,他们就对这里厌倦了,因为这里毕竟是一个小山村,群山环绕,远离闹市,消息闭塞。

  有一天,王雪纯对陈雅丽说:

  “我们到这里来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现在该回去看看爸爸妈妈了!”

  “我也想回去看看他们,说心里话,我还怪想他们的!”陈雅丽问王雪纯,“你想他们吗?”

  “我当然想他们了!”

  “那我们就去向场长请假,要求回家探亲。我们俩一起去问问张建国和杨冬生,看他们俩是不是也想回家。”

  “他们俩是男孩,肯定不如我们女孩那么想家。”

  “试试看呗!如果他们不想回家,那就算了。”

  “那我们就走吧!”王雪纯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看,他们俩正在那里挖石头呢。”

  来到张建国、杨冬生面前,陈雅丽笑着问道:

  “你们俩想不想回家?”

  “当然想回家了!”杨冬生连忙回答道。

  “你呢?”王雪纯笑着问张建国。

  “如果你们三个都回去,我就跟着你们一起回去。”

  “那我们还不赶快去向场长请假!”王雪纯连忙催促道。

  于是,他们一起来到田春旺面前。王雪纯笑着对场长说:

  “我们好想爸爸妈妈,都想回去看看,你能不能放我们几天假?”

  “当然可以啦!你们来了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是该回去看看他们了!”

  “场长你真好!我代表我们四个知识青年向你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不用这么客气,我们贫下中农和你们知识青年是一家人!”

  刚回到家,陈小丽就告诉姐姐陈雅丽:

  “又有一个知青要到你们那里去插队落户。”

  “他叫什么名字?”

  “他和我们一个姓,叫陈文海。听说他特别喜欢看书,他妈说他是一个书呆子!”

  陈雅丽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连忙去问张建国:

  “听我妹妹说,陈文海也要到我们那里去插队,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听说他看了不少书,准备晚上亲自登门去拜访他!”

  离开张建国家后,陈雅丽立即回家对妈妈马超英说:

  “你带我一起去看看陈文海好吗?”

  “可以。不过,我现在要到商店去买点儿东西,我们等会儿再去他家吧。”

  “我和你一起去买东西。”

  当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她们母女俩遇到了陈文海的妈妈沈若兰,马超英对她说:

  “我女儿要我陪她一起去看你的儿子。”

  “那就去呗!”

  买完东西后,陈雅丽要和妈妈到陈文海家去,陈小丽连忙说:

  “我也要跟着你们一起去!”

  “你去干什么?”陈雅丽笑着问妹妹。

  “去看看呗,难道不可以吗?”

  于是,她们母女三人一起来到了陈文海的家。

  “啊,这么多书,能借我一本看看吗?”陈雅丽笑着问道。

  “当然可以了。”

  “你什么时候到我们那儿去?”

  “半个月后吧。”

  “我们都盼望着你能早点去!不过,我们那里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生活很艰苦,你可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呀!”

  “我早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啦!”

  听说陈文海要去他们所在的那个大队去插队落户,杨冬生对姐姐杨艳丽说:

  “陈文海是上海人,到那么艰苦的地方去够他受的!”

  “如果不是现在政策有变,陈文海就不会到你们那个地方去吃苦受罪了!”杨艳丽对弟弟说,“他去了以后,你对他好点!他体质太弱,让他干重活,他一定会受不了的!”

  吃过晚饭后,杨冬生来到了陈文海家里。

  “我们茶场的知青除了王雪纯以外都是干部子弟,张建国的爸官最大,是厂里的党委委员。他妈原来是图书馆管理员,因此,张建国从小就看了不少书。张建国的知识面很宽,无论是文史哲还是数理化,他都很感兴趣。”

  “我也喜欢看书,我准备多带点书去。”

  “你去了就知道了,在农村整天干活,而且活很重,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看书!”

  “你的意思是说,少带点书去,最好不带,对不对?”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明天,我们就要回茶场了。本来还想和你再多聊一会,只是由于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赶路,因此,我今天晚上要早点睡,只好现在就向你告辞了!”

  说完,杨冬生就走了。

  杨冬生前脚刚走,张建国后脚就到了。

  “上学的时候,我不象有的同学那样偏科,而是对文科和理科都很重视。除了学好学校开设的课程以外,我还自学了几门外语,比如英语、俄语和日语。”

  “我上学的时候也不偏科。我只上了两个月高中就辍学了,大部分知识是自学的。除了自学高中课程,我还读了几本马列著作。”

  “在有些人的眼里,马列著作就好比是‘天书’呀!”

  “有的人连一门外语都没学好,甚至连本国语都没学好!他们跟你真没法比呀!”

  “其实,我对马列主义理论也很感兴趣,也读了几本马列著作。”

  “我学习马列主义理论不象有的人那样仅仅是为了装点门面,而是为了指导革命实践!”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刚才,杨冬生说:在农村没有时间和精力看书,这是真的吗?”

  “这话显然是夸张了!时间还是有的,就看你会不会‘挤’和‘钻’了,在这方面,雷锋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你说得太对了!”

  “在农村,看书的时间确实很少,只有晚上可以看点书。你可以带点书去,可千万不要带得太多了!我也喜欢看书,可是杨冬生那家伙根本不喜欢看书,一有时间就和别人聊天、打牌、下棋!你去了,正好陪我一起看书!”

  这天晚上,陈文海和张建国谈的时间很长,上自天文,下至地理,话题所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他打心眼里佩服张建国知识渊博。

  2021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