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场纪事 第5章

小说:茶场纪事 作者:文海 更新时间:2021-11-25 05:45: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高中毕业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然而,张慧芳还待在家里吃闲饭。

  妈妈杨巧珍对她说:

  “你爸在二汽粉末冶金厂当厂长,如果我们全家都搬过去,虽然你也免不了要到农村去插队落户,可是,欢乐河公社离家比较近,我想:我们还是全家都搬过去吧。”

  “我同意!”弟弟张晓峰笑着对姐姐说,“到那里插队你可以随时回家,如果留在长春,你就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插队,想回家可就难喽!”

  “曹春福和韩素梅两家都已经决定搬到十堰去了,我们家也跟着过去吧!”

  于是,他们三家就一起从长春搬到了十堰。

  一天,张慧芳正在家里看书,韩素梅来了,她对张慧芳说:

  “过几天,我就要和曹春福到农村去插队落户了,你能不能跟我们一起走?

  “我的病还没好利索呢!现在离过年只有一个多月了,我想过了年再去。”

  “好吧,那你就好好地在家里养病吧!”韩素梅对她说,“我们要去的那个茶场有一个知青叫陈文海,他还是上海人呢!”

  “徐春生不也是上海人吗?”张慧芳说:“他认识我弟弟,他在我弟弟面前说了很多有关陈文海的一些情况。那年,也就是1971年吧,在从上海前往十堰的路上,陈文海认识了张牡丹。他们俩看上去就像是一对亲姐弟。根据陈春梅透露:张牡丹是他哥哥的初恋情人。”

  “这只是传闻,未必确有此事。”

  “陈春梅是陈文海的亲妹妹,她应该不会编瞎话。”

  “等你去了十堰以后亲自问一下陈文海,看他怎么说。”

  天好不容易晴了!

  这天,万里无云,一轮红日高高地悬挂在蔚蓝色的天空中,知青们正在山上筑梯田,忽然,从山下传来了一阵汽车的鸣笛声,陈文海连忙对知青们说:

  “一定是曹春福和韩素梅他们来了!”

  “那我们还不赶快下山去迎接?”陈雅丽笑着对大家说道。

  于是,他们一路欢笑地向山下跑去。

  刚走到半山腰,他们就遇到了正向山上爬来的大队书记田向阳。

  “你是不是又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王雪纯笑着问道:“是曹春福和韩素梅他们来了吧?”

  “对!你们几个是不是下山去迎接他们?”

  “是啊!我们就是去迎接他们的!”

  “那你们就赶快下去吧!”

  来到山下后,他们沿着溪边小路向前跑去。

  刚走到半路,就遇到了迎面走来的曹春福和韩素梅。

  “热烈欢迎!”陈文海和曹春福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陈文海指了指曹春福,然后笑着问韩素梅:

  “你们俩都是东北人吧?”

  “对啊,我们俩都是东北人。”韩素梅笑着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别人说的呗!张慧芳怎么没跟着你们一起来?”

  “她病了!”

  “那她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过了年吧。”

  知青们和几个当地农民正围坐在火盆边烤火,团支部书记田大亮和团支部委员王春燕来了。

  “外面好冷啊!”王春燕扑了扑身上的雪花,跺了跺脚。

  “快来烤火!”王雪纯连忙让出一个座位,“你有好长时间没到我们这里来了。”

  “今年过年,我们团支部准备搞几个节目。我想:除了回乡知识青年,你们下乡知识青年也参加。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愿意?”

  “我愿意参加!”陈雅丽连忙笑着说道:“我在宣传队里待过,参加过文艺汇演,还得过奖呢!”

  “我什么也不会,就不参加了吧?”王雪纯往火盆里添了几根树枝,“我从来就没参加过什么演出!”

  “我也不想参加,我什么都不会!”韩素梅边摆弄着辫梢边对大家说。

  “还有我!”陈文海用火钳捅了捅树枝,“我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

  “不行,每个人都要参加!”田大亮神色严峻地说道:“这是团支部交给你们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

  “都去吧!”陈雅丽对陈文海、王雪纯、韩素梅说:“你们可以在旁边看我们排练节目,反正晚上待在家里也没什么事。”

  “那我们就去凑凑热闹,给你们捧捧场!”陈文海笑着说道。

  田大亮和王春燕走后,陈雅丽对陈文海说:

  “你帮我们改改稿吧!”

  “没问题!”陈文海跟她开玩笑,“为歌词谱曲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你有资格安排我的工作吗?你现在还不是团员呢!”

  “就是!”韩素梅跟陈文海开玩笑,“你就是爱管闲事!”

  “我这是对社会主义文艺事业负责!

  到了晚上,茶场的几个知青来到了王春燕家。

  “欢迎大家到我家来做客!”王春燕笑脸相迎!

  “我们可不是来做客的!“陈文海一本正经地对她说:”我们是来执行一项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

  “干吗要这么严肃?”韩素梅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我们又不是来参加政治局会议!”

  “你严肃一点行不行?你怎么对什么事情都严肃不起来?”

  “你得了吧!”韩素梅笑得更厉害了,“我看你怎么像是一个大政治家呀!”

  “好了好了,都别闹了!”陈雅丽问王春燕:“我们是不是该开始排练节目了?”

  王春燕拿着节目单,扫视了大家一眼,“下面,我们开始排练节目。”

  在排练节目的过程中,陈文海发现:陈雅丽、杨冬生、曹春福都很有天赋,吹拉弹唱样样都行!

  “你那翩翩起舞的样子很迷人!”韩素梅对陈雅丽说。

  “你别吹捧我了!我长得不漂亮,舞也跳得很一般!”

  排练了一会儿,王春燕对大家说:

  “今天先练到这里,明天晚上再接着练。茶场的几个知青明天还要上山干活呢!”

  走在回家的路上,寒风一阵阵地迎面扑来。

  “外面真冷!”说罢,王雪纯连忙解下围巾裹在头上。

  陈文海抬起头看看天上,一轮明月正悬挂在茫茫夜空中。

  陈文海边走边想:虽然寒风刺骨,但是这乡村的夜晚还真美!

  第二天晚上,刚吃过饭,二队的知青们就来了。

  “昨天晚上,你们俩怎么没去?”陈雅丽问谢继红和李雅芳。

  “我病了,她有事。”谢继红边回答边指了指李雅芳,然后,又对大家说道:“姐妹们,我们现在就走吧!”

  “着什么急?再坐一会嘛!”王雪纯说。

  “早点去早点回来,不然的话,明天早晨又起不来了!”

  “把男孩们也都叫上吧!”陈雅丽对姐妹们说:“让男孩们陪我们,路上会更安全一些。”

  于是,陈雅丽叫上男知青们跟她们一起上了路。

  在路上,谢继红笑着问陈文海:

  “你是不是特别爱看书?”

  “是的。”陈文海也笑着问谢继红:

  “你是不是也爱看书?”

  谢继红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人边走边聊,各自谈了自己读过哪些书,读了那些书以后有哪些感想、体会和收获。

  “张牡丹是一起跟你从上海来的吧?她对你很有好感。”

  谢继红对陈文海说。

  “岂止是好感!”陈文海真想对谢继红说:

  “我特别喜欢她!”

  不过,他没好意思把这句话说出口。

  拐过小路的转弯处,他们就远远地看到了王春燕家的门口亮着一盏汽灯。在这漆黑的夜晚,这盏汽灯发出的灯光显得有点刺眼。

  跨进王春燕的家门,他们看到:回乡知识青年已经比他们先到一步了。

  “这么多的人,都快要把你们家的屋子给挤破了!”王雪纯跟王春燕开玩笑。

  “人越多越好!”王春燕笑着说道。

  “为什么?”

  “因为快要过年了嘛!”王春燕对她说:“人越多越能给即将到来的春节增添喜庆气氛!”

  过了一会儿,王春燕对知青们说:

  “大家抓紧时间排练,在排练的过程中态度要更认真一些!”

  “这还用得你嘱咐吗?”陈雅丽笑着对她说:“我们大家一定会抓紧时间,更加认真地排练节目!”

  有了王春燕和陈雅丽的这番对话,知青们排练得更认真了,屋子里的气氛也显得更热烈了。

  2021年11月24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