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场纪事 第七章 蛮王之刃

小说:茶场纪事 作者:文海 更新时间:2021-11-25 05:45: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春天来了,山坡上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有叫得出名字的,有叫不出名字的,它们竟相怒放,姹紫嫣红,引来蜂飞蝶舞,百鸟欢唱,恰似一幅美好的春光图!

  门前的一条小河一路欢唱,把春天的喜讯告诉给山里的人们。

  经过几个月来的战天斗地,他们终于在山上筑起了层层梯田。

  有一天,他们正在梯田上平整土地,忽然,从山脚下传来了一阵锣鼓声,陈文海连忙对知青们说:“一定是张慧芳来了!”

  知青们便争先恐后地向山下跑去。

  来到山下后,他们沿着乡间小路向前跑去。

  远远地,他们就看到了欢迎的人群,有的扛着红旗,有的在敲锣打鼓,人人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好热闹的欢迎场面啊!”陈文海忍不住赞叹道。

  他们来到汽车旁,陈文海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汽车上的张慧芳,连忙笑着对她说:

  “我们终于把你给盼来了!”

  “欢迎场面搞得如此隆重而热烈,原来是厂长家的千金大小姐来了!”张建国笑着对张慧芳说。

  “好妹妹,你能到我们这里来插队,我真是太高兴了!”陈雅丽也笑着对张慧芳说。

  陈文海看了看周围的人群,笑着问张慧芳:

  “今天和你一起来的人可真不少啊!他们都是谁呀?”

  “他们是我们知青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张慧芳笑着告诉他。

  快开饭的时候,陈文海来到厨房,见张慧芳正坐在火盆旁边烤火。

  陈文海仔细打量着张慧芳,见她身材娇小,头上梳着两条小辫,脖子上围着一条红绿相间条纹的围巾,上身穿着一件红底白花的棉袄,下身穿着一条红色的灯芯绒棉裤,脚蹬一双红色的灯芯绒棉鞋。

  再看她的脸,喜悦中透露着一丝忧愁。

  进屋后,陈文海朝张慧芳笑了笑,张慧芳也朝他笑了笑。

  走在那条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上,陈文海皱着眉头对陈雅丽说:

  “刚才,我妈又在我面前唠叨,说什么,张慧芳是厂长的女儿,叮嘱我不要胡思乱想!我真是烦透了!”

  “你现在又不是和父母在一起生活,明天一早他们就得走!”陈雅丽笑着对他说:“有我们和你一起朝夕相处,你的烦恼一定会越来越少,你一定会活得越来越快活!”

  “这我相信!几个月来的生活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我想:张慧芳来了,你会活得更快活!”

  他们俩正说着话,韩素梅和张慧芳迎面向他们俩走来,等走近后,陈雅丽笑着问张慧芳:

  “你爸喜欢陈文海吗?”

  “我不知道。管他喜欢不喜欢呢!在这里,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我们!”

  “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陈文海笑着对张慧芳说。

  “叮当叮当”,山坡上一片打钎声。

  陈文海也想学打炮眼,于是,就从张建国手里接过了锤子,陈雅丽连忙对他说:

  “我怕你会把锤子抡到我的胳膊上!”

  “我不怕!”王雪纯从陈雅丽手里接过钢钎,然后笑着对陈文海说:“我扶钎,你抡锤子!”。

  其实,陈文海也怕不小心把锤子抡到别人的胳膊上,因此,当王雪纯从陈雅丽手里接过钢钎后,他仍然傻站着不动。

  王雪纯笑着对他说:

  “连我这个女孩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呀?”

  既然王雪纯这么说,陈文海也就不再犹豫了,于是,他横了横心,举起了大铁锤,可是,抡到半空后还是不敢再抡下去。

  “快往下抡呀!还磨蹭什么?”

  “我怕!”

  “怕什么?我相信你一定不会把锤子抡到我的胳膊上的!”

  “真的不会吗?”

  “真的不会!”

  “那我就开始了!”

  说完,陈文海举起大铁锤抡了下去,然而,他一连抡了好几下,都没能使锤子落到刚钎上。

  “你怎么老是抡空啊?你会不会抡锤子啊?”

  “我还是怕把锤子抡到你的胳膊上!”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罗嗦?!”王雪纯不耐烦地对他说,“只要你对着刚钎抡下去,怎么会把锤子抡到我的胳膊上呢?!”

  陈文海再次举起了大铁锤,鼓足勇气对着刚钎一锤抡下去!只听“当”的一声,锤子总算落到了刚钎上!

  陈文海高举大铁锤接二连三地向钢钎抡下去,每次都使大铁锤准确无误地落到钢钎上!他陶醉在清脆悦耳的打钎声中!

  正当陈文海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时,那柄大铁锤没有落到钢钎上,而是落到了王雪纯的手上!

  “哎哟!”王雪纯尖叫了一声,连忙仍掉了钢钎,缩回了胳膊,用一只手捂住另一只手,泪珠也随着从她的脸颊上一串串地滚落下来。

  见此惨状,陈文海当时就吓懵了,泥塑木雕般地待在那里!

  陈雅丽闻讯后连忙赶了过来,见王雪纯手上的鲜血正在往下滴,岩石上留下了一片殷红的鲜血。

  见陈文海呆呆地站在一旁,陈雅丽苦笑了一下,然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陈文海心里完全明白:此刻,面对此情此状,陈雅丽根本无法找出什么合适的词语来表达她复杂而微妙的内心世界!

  “走,赶快到医务室去包扎一下!”说着,陈雅丽掏出手绢擦去了王雪纯脸上的泪珠,用王雪纯的手绢把她那受伤的手给临时包扎起来,然后,陪着她一步一步地向山下的医务室走去。

  望着他们俩远去的背影,陈文海长长地吁了口气。

  2021年11月29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