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场纪事 第11章

小说:茶场纪事 作者:文海 更新时间:2021-12-03 04:05: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十一

  张建国从一个老教师手里借来了一本《数学习题集》,每天晚上埋头做这本书里的数学习题。

  做了一会儿题,张建国对陈文海说:

  “你也来做题吧?”

  “可以。你选几道。”

  张建国用铅笔在书上勾了十几道题。

  过了一会儿,陈文海对张建国说:

  “不知道做得对不对。有几道我不会做。”

  看了一遍陈文海做的数学习题后,张建国对他说:

  “有的做对了,有的做错了。”

  “错在哪里?能不能给我讲一讲?”

  “当然可以!”张建国跟他开玩笑,:“你真是一个虚心好学的好学生!”

  说完,便告诉陈文海那些题错在哪里。

  “真是惭愧得很,连这么简单的题我都会做错!”过了一会儿,陈文海给张建国说起自己的经历来:“在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里课堂纪律很乱,交作业的人寥寥无几,抄作业是普遍现象!老师磨破了嘴皮,学生全当成耳旁风!那个时候我是政宣组成员,写了不少小评论,可是,那些同学仍然我行我素!”

  “现在,学校也真是胡闹,整天让学生参加政治活动和生产劳动,学生怎么可能学到知识呢?学生要以学为主,兼顾别样,可是,他们把以学为主和兼顾别样的关系完全弄颠倒了!如果拿现在的学生和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学生比,那就是:现在的高中生不如过去的初中生,现在的初中生不如过去的小学生!”

  “我们语文老师曾经这样对我们说:如果让目前这种现状长期延续下去,社会总有一天会倒退到原始社会!教育界的这种现状中央难道不知道吗?我看,要赶快采取措施,否则,那还了得!”说到这里,陈文海感到心里堵得慌,便对张建国说:“我们到外面去透透气吧!”

  他们俩走出土坯房,一前一后地沿着那条河边小路散起步来。

  散了一会步,山谷里刮起了大风,树枝在大风中不停地摇晃着,接着,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好凉快啊!”陈文海边说边跟张建国拼命地往屋里跑!

  等跑到屋里,他们已经成了一对落汤鸡!

  “你们俩怎么弄成这副狼狈样?”陈雅丽说道。

  “你们俩不好好地在家里待着,到外面瞎跑什么呀?”王雪纯说道。

  “外面好玩呗!”张慧芳说道。

  陈文海想喝点水,于是,便向厨房走去。

  陈文海跨进厨房门,见张慧芳正在里面洗脸,便对她说:

  “你帮我烧水吧?咱俩边烧水边说话。”

  张慧芳洗完脸,跟陈文海并排做在一起,“说什么呢?”

  “随便说什么都行!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两个人在一起聊聊天多好!”

  张慧芳往灶膛里添了几根树枝,“刚才,你跟张建国在聊什么?是不是又在谈论国家大事?”

  “我们俩经常在一起谈论国家大事!”

  “你们俩就像是一对政治家,谈论起国家大事来头头是道!”过了一会儿,张慧芳又说道:“你们俩好象经常在争论什么。”

  “我们俩经常争论得面红耳赤!”

  “有这个必要吗?”

  “怎么没这个必要?”陈文海认真地对她说:“我们俩经常争论的都是一些原则性问题!在大是大非面前,作为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能妥协退让吗?”

  “我对政治不太感兴趣。”

  “这可不行啊!别忘了,你还是一个团员呢!”

  “团员又怎么啦?难道团员非得要对政治很感兴趣吗?”

  “不管怎么说,团员还是应该多关心政治,这对自己的进步有好处!”

  水终于烧开了,陈文海对张慧芳说:

  “谢谢你帮我烧水!谢谢你陪我说话!”

  “谢什么呀?我们俩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如果我们俩能永远待在一起,那该多好!”

  过了一会儿,陈文海又对张慧芳说: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就是你想不想在农村扎根?”

  “我可不想在农村待一辈子!”

  “真的?”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想永远待在农村?”

  “我倒想永远待在农村,遗憾的是我的身体太坏了,恐怕连自己都养不活!”

  有关部门很关心知青们的成长,经常派检查团来检查他们的学习、劳动和生活情况,还及时地给他们送来了“精神食粮”——青年自学丛书和其他图书,为此,知青们都很高兴,陈文海更是喜出望外,从这些图书中,他挑选了自己最喜欢的几本,例如:《鲁迅小说散文诗歌选》、《鲁迅杂文选》和《鲁迅书信选》,挑完图书后,他对陈雅丽说:

  “我喜欢读鲁迅的作品。”

  “我也是。他的《祝福》我都读过好几遍了,我特别同情祥林嫂!”

  “祥林嫂的命运确实令人同情!”

  “我在读《祝福》的时候都掉泪了!”

  “我还不是跟你一样!”

  送来“精神食粮”后没几天,知青们就回家探亲了。

  临走的时候,陈雅丽对陈文海说:

  “把你的那本《鲁迅小说散文诗歌选》借我看一下,我想带回家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陈文海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天刚蒙蒙亮,他们就起床了。

  吃完早饭,他们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从他们那个知青点到公路大约有二十多里路,于是,他们只好开动每个人的两条腿,安步当车。

  由于刚下过暴雨,河水暴涨,在过河的时候,他们只好趟水而过。

  他们极其小心地踩着石头过河。张慧芳不敢踩着石头过河,于是,陈文海就伸出手去搀她。当陈文海的手搀住张慧芳的手一起过河的时候,陈文海的那颗心咚咚得跳个不停。当他抬起头来,见张慧芳的脸涨得绯红,觉得她那不好意思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张慧芳来的那天,陈文海就注意上了她。后来,听说她也是干部子弟,心里便“咯噔”了一下,心想:“我是平民百姓家的孩子,怎么能去高攀干部家的‘千金小姐’呢?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后来,陈文海看到她那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心里更打起了鼓,心想:“我是一个革命青年,怎么能去娶一个弱不禁风的娇小姐呢?”于是,陈文海便尽量躲着她,以免沾染上她身上的小资产阶级情调,不过,她身上有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因此,陈文海愿意跟她接近。

  张慧芳告诉陈文海:她读过不少“禁书”。陈文海心里明白:张慧芳在这里所说的“禁书”,就是指那些“封资修”的黑书。

  有一次,张慧芳这样问陈文海:“你一定也读过不少文化大革命前的旧小说吧?”陈文海惭愧地摇了摇头,可是,张慧芳根本不相信,还以为陈文海小气,不愿意把这样的书借给她看!

  自从这次谈话以后,张慧芳总是爱理不理的,这使陈文海心里很难受!

  2021年12月3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