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穿山甲尾巴一甩,一群人竟直接飞了出去。

  见此一幕,拜月心中微微一惊。

  普通人吗?只是普通人却有面对超凡力量的勇气吗?究竟是什么能让他们这么勇敢。

  被打倒的人一瘸一拐的站起身,再一次拿起工具对着穿山甲敲打。

  “我们的孩子还在呢,大家打死它!”一位面庞粗糙的男人说道。

  他们能站在这里,是因为在这个村子里面有着他们的家人,他们不能后退。

  可是穿山甲变成的异兽有着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它身上的鳞甲如同钢铁一般坚硬,仅凭着几人是无法打开他的防御。

  “砰”一声枪响划破整个山林,一个警察拿着手枪对着异兽,手枪上冒着阵阵白烟。

  砰砰砰!

  接连数枪,可穿山甲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势,反倒是激怒了穿山甲。

  “吼~!”

  一声怒吼传来,穿山甲扭头死死的盯着开枪的警察。

  “大家快点走,带着孩子快点走!我在这里和它周旋。

  ”警察见自己的子弹没有作用,只能让大家先离开。

  他们……

  拜月看着这一切心中若有所思,眼中亮起一道光芒。

  “陈队长!我们不能丢下你,大家伙一起上,打死这个怪物。

  ”

  村民拿起镰刀,一刀就砍了上去。

  当的一声,镰刀被坚硬的铠甲给震断。

  这刀平时也就用来割草而已,真要是用来砍东西,坚韧程度和锋利程度都远远不够。

  穿山甲看了一眼男人,眼中似乎流出一丝的不屑。

  抬起巨大的尾巴,穿山甲准备先解决那个拿枪的人。

  巨大的尾巴拔地而起,呼啸着风声朝着警察袭来。

  突然,一道水墙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穿山甲被一个块水给包裹住,不得动弹。

  拜月的环抱双手,走到众人的中间,看了一眼穿山甲道:“我来吧。

  ”

  说完,水爬上穿山甲的身躯,将整个穿山甲包裹住。

  很快水就消失在了穿山甲的身躯里,进入到了它的体内。

  身体中,水急速的变成一根根的水柱,直接由内向外刺着穿山甲的身体。

  砰的一声,一根水柱带着鲜血飞了出来,但很快又消失在了空气中。

  穿山甲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地面被砸出一个深深的大坑。

  事情发生的太快,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好了,它已经死了。

  ”拜月扫视着周围的村民,随后又将眼神定格陈队长的身上。

  陈队长眼中带着些惊讶,疑惑道:“先生,你是异能者吗?”

  “我并不是异能者,我只是被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带过来的,从另外一个世界强行带到这个世界。

  ”拜月缓缓的说道。

  村民们疑惑的挠了脑袋,不明白拜月的话是什么意思。

  “妈妈,这个叔叔好像拜月教主啊。

  ”

  不远处,一个小女孩指着拜月说道。

  “小孩子别乱说话。

  ”

  旁边的妇女皱眉道。

  拜月扫视周围一圈,缓缓的说道:“我就是拜月教主,你们知道我的那个世界?”

  之前就听叶神说过,其他人的世界在他的世界就是一个电视剧,而这些人好像也知道。

  村民眼中露出一丝疑惑,但仔细一看,确实和电视里面那个拜月教主一模一样。

  “你真的是拜月教主吗?”陈队长一脸不可置信道。

  这种事情就真的很扯,一个电视人物突然就跑了出来。

  “对,我不是说过吗?我想要毁灭我原本的世界,但是被你们世界一个叫叶林辰的拉了过来。

  ”拜月教主再一次解释道。

  “叶神?”

  “叶林辰!”

  周围的村民惊呼,虽然他们的存在深山中,但电视还是有的,所以外界的一切他们还是知道一些的。

  见到众人的表情,拜月点点头道:“你们知道啊,那我就不用多说了,不过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们。

  ”

  “您请说。

  ”

  “你们明明这么的弱小,为什么还想着保护别人?这不是送死吗?”

  闻,村民们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拜月竟然问这个事情。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家的婆娘还有娃儿在家里,我要是跑了他们啷个办?所以我不能跑。

  ”一位村民站出来说道。

  “对啊,对啊。

  ”

  其他村民也跟着附和道。

  拜月点点头,随后又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陈队长,疑惑道:“那你呢?难道你也是有着孩子在这里?那你为什么要让别人先走,自己对抗这个东西

  .

  -->>

  我不信你不知道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

  “拜月先生,这是我的职责,既然我是做这个的,那就要做好为人民牺牲的准备,这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荣誉,是我一生奉为信仰的行为。

  ”陈队长眼神坚毅的说道。

  拜月沉默了,他已经知道眼前的人是什么职位,也就是古代的官府士兵。

  可在古代的官府,士兵都是一群贪得无厌的家伙,只会利用强权压迫别人,眼前这个人好像完全相反。

  看了眼周围的村民。

  也许不止他一个,这些人不都是相反的吗?

  在我的世界遇到灾难易子而食都是常事,可是他们……

  想到这里,拜月的嘴角露出一丝的笑容,长呼一口气道:“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世界,这才是我理想中完美的世界,一个拥有着人情的世界。

  ”

  拜月的世界并不是没有美好,但他看到的多半是残酷,战争的残酷灾难的冷漠人性的贪婪这些都让拜月对那个世界很是失望。

  在李逍遥的眼里,拜月所看到的一切他都没有经历过,但能说这些都不存在吗?

  拜月之所以无法被叶林辰和群成员开导,那是因为他见过的黑暗都是常人没见过的。

  “先生,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是准备找叶神送你回去吗?”陈队长疑惑道。

  拜月双手负于身后,面庞挂上一丝笑容道:“不用了,这世界很好,我那个世界就让他们自己存在吧,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份事情做,我好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

  “额,也不是不可以,这件事情我会问一问上面的,还请你等待一天的时间。

  ”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