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第5章 布鲁德海文异闻录[5]

小说:[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更新时间:2021-11-27 11: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天后克劳斯从迪克口中得知,那个偷他手铐的小偷已经回哥谭去了。

  作为一个警察,克劳斯自然不会放任这种行为,不过他并不着急。

  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他心情愉悦地想。

  中午时份,迪克打算出去买午餐,他看克劳斯还坐在位置上工作,不由得怀疑这人是不是不会饿肚子,反正他就没怎么见过克劳斯吃东西。

  “要我给你带什么吗?”

  克劳斯没跟他客气:“美式咖啡不加糖,谢谢。”

  迪克出去大概十分钟就回来。

  “我放这里吧。”迪克把咖啡放在克劳斯的办公桌上比较远离走道的地方,以免有人走过而不小心撞倒,“我不想弄脏你的西装,它看起来很贵。”

  克劳斯眼也不抬,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他的赞美:“谢谢,这是古驰的春季新款。”

  迪克:“……”

  其实,他只是想调侃一下,没有夸赞的意思。

  作为哥谭最富有的男人的养子,迪克不至于看见一件上万的名牌西装就大惊小怪,这样的衣服他养父能每一天穿一套还不带重样的,令他觉得稀奇的是对方竟然穿正式西装上班。

  警局没有要求警探在工作的时候一定要穿正式西装,只有衬衫加西裤也是可以接受的,而像克劳斯这样整齐的西装三件套,彷佛下一秒就要上t台走秀的,迪克还是第一次见。

  无可否认的是,克劳斯的确是配搭得很好看,西装、马甲和裤子都是一整套的,内搭颜色浅两度的格子纹领带和黑色衬衫,配上棕色的牛津皮鞋,活像是从上世纪的黑白照片里走出来的英国绅士,造型很有年代感,至少迪克没见过穿西装穿得比他更有味道的男人。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真的挺有衣品。

  ……有衣品到一个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来上班还是来作秀的地步。

  迪克还注意到他左胸上的口袋里插着一支看着就价值不菲的钢笔,却不曾见他用过。

  光靠警探的薪水不可能负担起这身打扮,所以当初克劳斯来到这个分局时,大家都以为他是个当警察来玩玩的富二代,并且是靠关系进来的。

  “我儿子在哪里?为什么还不放了他?!”

  一道尖锐的女声打断了迪克的思绪,他看过去,班森正在跟一名妇人在边上说理,妇人说得很激动,班森无可奈可地送走她。

  “小姐,请你冷静,不然我就要请你离开了。”

  他半推半请的带妇人离开,但妇人不愿,在挣扎的过程里撞上了克劳斯的办公桌。

  那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摇晃了一下,眼看就要倒下。

  克劳斯和迪克同时反应极快地伸手去扶。

  因为他们的非人类反应速度,两人的手背撞在一起,结果谁都没能扶住咖啡杯,液体洒了克劳斯一桌子。

  克劳斯:“……”

  迪克:“……”

  大概是两人都没料到会出这意外,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幸好在克劳斯去扶杯子的同时把桌上的文件都先捞起来,才逃过被咖啡毁掉的命运。

  他扯了扯领带,站起来。

  在那一瞬间,迪克感到他的气息变得极其危险。

  那不是杀意,迪克并没有感到任何杀意,那只是一丝从男人身上泄漏出来的压迫感,却如同潮水一样淹没了他,使他的呼吸凝滞了一秒钟。

  这是在蝙蝠侠身上都不曾感受过的,绝对的压迫感。

  “请不要给我的同事添麻烦,好吗?”

  男人垂下眼眸,温柔地笑着,眼底却一片冰冷。

  让人感到自己掉进了冰窖,连血液都在瞬间凝固。

  妇人宛如着魔般,不再吵闹,眼神空洞地点头:“好、好的。”

  班森忙向克劳斯道歉,然后送妇人离开。

  迪克收起脸上的异样,像什么都没发现那样对克劳斯说:“要不你坐我位置吧。”

  克劳斯点头:“也好。”

  在清洁人员清洁克劳斯的桌子的期间,迪克去用餐,他则把东西都移到迪克的位置上。

  咖啡没了,他提着杯子走向休息室,打算给自己再泡一杯。

  他并非对咖啡因上瘾,只是这样做让他增加生活里的仪式感,更像一个人类。

  途中经过升降机的时候,一名卷发的高个子男人和一名稍矮的灰发男人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与他擦身而过,克劳斯还听见对方的碎碎念:“我就说了不可能是自杀,那个白痴……”

  “先生,需要帮忙吗?”

  前面的夏洛克和华生同时回头,只见黑发绿眸的警探一手插着裤袋,另一手拿着空杯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一声“哇哦”险些从华生的嘴巴里冒出来。

  这身行头……也太酷了吧?!

  在华生见到克劳斯的第一眼是惊叹。第二眼,一个极为模糊的印象徒然在脑海中跳出来。

  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他拼命地想,如果他真的在哪里见过这张脸的话他不可能不记得,但当他快要想起来之际,就好像有一层薄薄的、无形的膜在阻挡他提取记忆。

  夏洛克的目光牢牢地黏在克劳斯身上,克劳斯亦毫不避讳地迎上大侦探的视线。

  空气里飘着嚣张跋扈的味道。

  过了十来秒,华生看他们谁都不打算先开口,虽然他心里有疑惑,也把疑问压下去,说:“我想找班森警探。”

  克劳斯明知故问:“你们找他什么事?”

  夏洛克难得地扯出一个比较友善的笑容,就如一个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我们是记者,想查询有关普林斯大道215号案件的事情。”

  克劳斯眉毛一扬,没有戳穿他的谎,并且好心的把班森的位置告诉他。

  “奥德里奇,怎么……了?”

  迪克看见克劳斯站在休息室门口却久久都不进来,好像在跟什么人说话,于是走出来看看。

  至于句末为什么会有断音,是因为当刻夏洛克从上而下的扫了他一眼,这让迪克顿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彷佛在这个男人面前没穿衣服。首发..@@@m..

  “没什么,这位两位先生迷路而已。”克劳斯望向夏洛克,笑容里藏着一丝耐人寻味,“是吗?”

  大侦探没有露出任何一丝异样,他脸上堆起虚假的热情:“是的,真是太感谢你了,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直到走出了两位警探的视线范围,华生仍久久未能回神,不太确定的道:“我好像在哪里……”

  ——见过他,只是还没有说完,夏洛克就一口咬定:“他不对劲。”

  只是华生没听清楚:“抱歉,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他不对劲。”夏洛克边走边说,灰蓝色的眼睛深处有兴奋而不解的微光闪烁着,“我的演绎法对他没用。”

  “什么?”华生发出惊讶的声音。

  夏洛克也觉得很奇怪,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

  当他看着华生,他能够轻易地看出他的生活习惯,比如用什么类型的剃须刀,衣服多久没洗,今晚是否有约会等等,哪怕是刚刚那个走出来的青年,他只需要一眼就能读出许多讯息。

  ——媲美特种部队的身体质素和爆发力,小时候遭历过创伤,可能是父母离异造成的,多半是父亲把他养大,家境不错,他的家并不在布鲁德海文,长期睡眠不足……

  可是当他看着那个黑发绿眼的男人时,眼前浮现的只有一堆问号。

  在他身上,没有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生活痕迹。

  奥德里奇……夏洛克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

  那两人的身影逐渐远去,迪克却始终都一动不动的盯着远方。

  克劳斯迈步走进休息室,只搁下一句:“格雷森,你再盯着人家看我就要以为你对那位先生一见钟情了。”

  闻的迪克嘴角一抽,从大侦探的背影上收回目光。

  他低声道:“那人总给我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迪克很难忽略那个卷发男人给他带来的怪异感,可是又说不出是为什么。

  克劳斯一边弄咖啡机,一边漫不经心的掀起眼皮:“那我让你舒服了吗?”

  迪克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人能不能要点脸!不要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随便用语骚扰别人啊!如果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个中年大叔,他都能报警了好吗?!

  ……不对,他自己就是警察!

  但是当迪克看着克劳斯那张脸,他怎么都无法捂住良心说这是性骚扰。

  这是撩,如果迪克是个直女,大概已经在跟他调情,然后约他今晚吃饭,找个机会去他家,然后拉灯——夜翼的脑子马上被一大堆黄色废料占据。

  你问他为何如此熟练?呵呵。

  可是没有如果。

  跟克劳斯相处了一段时间,迪克对他的恶趣味有了一定的认识——克劳斯·奥德里奇,喜欢在毫无预兆之下说出一些令人猝不及防的话,然后一脸饶有兴致地看他们的反应。

  所以,不可以怂。

  迪克内心稳如老狗,脸上露出一个足以令任何姑娘都心跳加速的笑容,脸不红气不喘的直视克劳斯的眼睛:“是挺舒服的。”

  来啊。

  要比骚是不是?

  路过的女警脚步一顿,把两人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showbyjs('[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