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第19章 来自深渊的邀请

小说:[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更新时间:2021-11-27 11: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意外总是来得很突然,把所有人打个措手不及。

  让时间倒退到昨晚。

  就在布鲁斯和杰森回到哥谭后,他们并没有多少时间休息,因为罪犯没有休息日。

  近日,哥谭出现了一方神秘的新势力,一个自称为路西法的人拉拢了不少小黑帮为他卖力,扩散速度快得惊人。其他龙头势力诸如企鹅人、黑面具还有小丑都暂时没有动静,可能仍在观望,或者已经暗地里接触过。

  其他人都只当“路西法”是个化名,但如果布鲁斯的猜测没有错,这个路西法真的是路西法,之前留下讯息的人也是他。

  杰森看着蝙蝠车驶出了蝙蝠洞。

  他因为那天晚上的鲁莽行动,以及一些积累已久的观念分歧问题,任务变成了在家监听,没再跟蝙蝠侠出去夜巡。

  这一次,他罕有地没有抗议。对于布鲁斯不满意的地方,其实他心知肚明,有点憋屈,却又无能为力。

  潜意识是魔鬼,每当他痛揍那些罪犯时,脑海里浮现里总是以前在犯罪巷里惨不忍睹的日子,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拳头,在他杀死那些罪犯之前,是蝙蝠侠阻止了他。

  蝙蝠侠越是不让他越过底线,想冲破囚牢的欲望则越是强烈。

  这种时候,他总是忍不住想起那天在审讯室里克劳斯对他说的话。

  ——法律无法给予坏人应有的惩罚,只有法外者可以。

  杰森坐在超级电脑前面,一边把玩着手心里的戒指,一边监视着目标。

  如果能够改变过去,他就该叫自己那天晚上不要用超级电脑做多余的事情。

  可惜没有如果。他无意中发现他的母亲凯萨林·伊丽莎白,还活着。

  杰森立即就坐不住了,死死盯着屏幕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的脸,心脏一揪。

  这成了他的命运分歧点。

  凯萨林在他八岁还是九岁的时候因为服毒过量而猝死,他的父亲早在这之前就被送进了监狱,然后在监狱中死亡。

  他是怎么死的,没人知道,亦没人感兴趣,像他父亲那样的罪犯在哥谭很常见,他们被视为社会的败类,死了也没人关心,就像掉进大海里的石子一样,激不起任何浪花。

  那之后,就只剩下他一个,在犯罪巷里以盗窃为生。

  他专门挑坏人下手,事实上他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伤害,只是一些金钱上的损失。可是落在他身上的拳头却不如他一样仁慈。

  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是犯罪巷教会他的第一条道理。

  直到他遇上了蝙蝠侠。

  杰森再次有了家,还有一个新的身份——罗宾。

  每每想起那六个月的不人道训练,杰森都忍不住质疑到底当年他是怎么熬下来的。

  跟那些高强度训练一样使他记忆犹新的,是他披上罗宾制服的那天。那是他生命里最美好的一天,他甚至以为以后再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碍他。

  但悲剧就是在你对生命抱有希望的时候出现。

  ……

  据说人在临死前会看见走马灯,杰森本来是不相信的,但是他现在相信了。

  首先在眼前的出现的画面是他在拆蝙蝠车的轮胎,被蝙蝠侠抓正,当时他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抓起扳手就往蝙蝠侠身上抽——当然他没成功,蝙蝠侠轻松就挡住了他的全力一击。

  之后的神奇发展,杰森大概会记住一辈子——他和蝙蝠侠,坐在蝙蝠车的前盖上吃汉堡。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汉堡的味道,是浓郁的奶酪还有口感丰富的肉扒交织在一起,那是能把人从睡梦里唤醒的香气。

  然后是他从迪克手里接过罗宾的制服,迪克总是坏心眼的喊他“小翅膀”,调侃他是一只飞不起来,需要蝙蝠庇护的罗宾鸟。

  他的体质比迪克弱,没办法穿着小短裤,光着两条腿在夜里到处跑,于是阿福把短裤改成了长裤,这样他就不会因为在高楼大厦之间蹿来蹿去而冷得瑟瑟发抖。

  而后来,他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制服。

  他得过一次小感冒,原本应该出去巡逻的他被留了下来。他自然不太高兴,恨自己这体质无论做多少高强度的训练还是会得感冒,反正他就没见过布鲁斯或者迪克生病过。

  但现在回想起来,他又感觉那次经历也不是很糟糕,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美好的。

  布鲁斯回来后,坐在他身边陪他看电视。他看着看着,就靠在布鲁斯身上睡着了。

  这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依偎着别人陷入睡梦。

  他又想起被自己摆在床头的照片。

  ——“我们要怎么拍?自然点?”手机端sm..

  ——“严肃点。”

  ——“性感点?”

  ——“严肃点。”

  那个说着要严肃点的男人,在闪光灯亮起的那刻还是把嘴角上扬了几毫米。

  阿福做的小饼干,总是带有恰到好处的甜腻,飘着牛油的香味,咬下去口感松脆,让人不知不觉就吃了一大盘。

  还有那个没有机会还回去的手铐。

  然后他就发现,他的一生来得太匆忙,去也太匆忙,可以回忆的东西没有他想象中的多,一下子就看完了。

  在一个无人知晓的仓库里,少年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星空之下一片安静,可是耳边还总隐若的回荡着噩梦般的疯癫笑声。

  自从成为罗宾后,杰森想象过很多种死法,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在下一次任务里遇到什么危险。

  最常见的是中弹身亡,从高处堕下,或者中了稻草人的毒气,甚至是被杀手鳄的利爪撕碎……

  却非死在异国他乡,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呢?

  这得由他在夜里悄悄离开韦恩庄园说起。

  当在踏上前住中东的旅途时,他的心情是忐忑而且雀跃的。

  如果一切能够重来,他会叫自己无视从屏幕上跳出来的那张照片,不要把蝙蝠侠所教会他的一切扔弃,不要踏上这片土地。

  可是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陷阱,但至少在见到自己的母亲那刻,他是发自内心地感受到跟亲人重逢的喜悦。

  母子相拥而泣,一如杰森的想象里两人重遇的温馨画面。

  再怎么坚强的男孩,在亲人面前都会露出脆弱的一面。

  凯萨林在父亲入狱后的那几年里过得很混噩,没有担当起一个母亲的应有的责任,大部份时间都是他在照顾凯萨林,他本人并未从患有抑郁症和毒瘾的母亲身上感受过母爱,父亲就更不用说了,他的出生就是个意外。

  即便如此,她还是他在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亲人,跟他一起度过了九年的时光。

  母亲的态度让他松了一口气,她不排斥就最好了,他甚至已经想好了日后的打算——他要把母亲带回去给布鲁斯认识,然后给她安排一个不错的住处,最好离韦恩庄园不太远,这样他就能够经常去陪伴她。

  他们可以重新开始,去弥补以前的遗憾。

  对未来怀着满满希望的少年眼睛熠熠生辉,笑着说:“你要不要跟我走?”

  所有美好的幻想被一道尖锐的笑声打破。

  从天堂掉进谷底,只需要一瞬间的时间。

  小丑的出现让杰森内心一凉,宛如被迎头浇了一盘冷水。

  他太大意了——他早该预料到这是一场骗局,可是情感却将理智淹没,在查清凯萨林的身份和当年假死的原因之前,他只一心一意地想着要见到自己的母亲。

  然而这个被他视为母亲的人,在撬棍一下一下的殴在他身上时,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只哭着向小丑求饶。

  即使小丑是个没有任何超能力的普通人,但杰森也只是一个比普通人强壮一点少年。

  他会生病,会流血,也会感到心碎。

  杰森数不清身上有多少根骨头折断或者粉碎了,他痛得嘴唇都在发抖,却死死咬着唇,不发出一点声音。

  他真是,蠢透了。

  是啊,一个连在自己孩子的童年都没怎么照顾过他的母亲,又怎会爱自己的孩子?

  小丑并没有放过凯萨林。

  连在施虐下都没发出半点哼声的倔强少年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吶喊。

  “不!”

  砰——

  响亮的枪声掩盖了他的声音。

  小丑当着他的脸,杀死了凯萨林。

  母亲再一次在他面前死去。

  布满灰尘的地板被鲜血冲涮,凯萨林在死前瞪大眼睛,空洞的瞳孔映在少年绝望的面容。

  杰森一点一点的,爬到她的尸体旁边,地上被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他抱着母亲逐渐变得冰冷的身体,目光散涣,犹如失去了所有情感的人偶。

  罗宾制服的上衣本来就是红色的,经过鲜血的晕染,那片红更显得瞩目惊心。

  小丑和他的手下在离开前留下一个炸弹。

  还有一句话:“是不是在想你的蝙蝠侠爸爸会来救你?噢亲爱的,这次他不会来了。”

  蝙蝠侠……

  一个单词让杰森的眼睛重新焕发生机。

  是的,可能蝙蝠侠已经追着他来到中东了,只要他能撑过去……罗宾一咬牙,仅余的意志力让他支撑起这具残破不堪的身躯。

  叮一声,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掉到地上。

  定眼一看,竟是一枚泛着寒光的银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塞进制服的口袋里。

  破碎的意识一点点凝聚。

  杰森下意识就想去捡起来,可是当他一蹲下,就因为失血过多而双腿一软,失去了支撑自己的力量。

  他狼狈地倒在自己和母亲的血泊之中,然后就再没有爬起来的力气,就如当初那个因为盗窃被抓正,遭到一番毒打最后被扔弃在垃圾堆里的孤儿。

  到头来,他还是失去了一切。

  时间不等人,炸弹还在倒数。

  滴滴滴……

  每跳一秒钟,生机就逝去一分。

  连每吸一口气都在燃烧他的生命,可心脏的撕裂,却比这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少……至少再给他多一点的时间,让他对布鲁斯说一声对不起,或者,再见。

  生存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

  他不想死。

  他不想死。

  谁也好,天使也好,恶魔也好……

  那刻,有谁听见了他没能发出的声音。

  扣扣……

  一双擦得发亮的皮鞋出现在模糊的视线里。

  来的却不是天使。

  “你想要活下去吗?”

  上方响起一道有点熟悉的声音,不知道在哪里听过,但他只当这是临死前出现的幻觉。

  ——废话,他当然想啊。

  可是杰森没力气说出完整的话,只点了点头。

  “那么,要和我订立契约吗?”

  “契……约?”

  他费力地抬起脑袋,视野里尽是一片模糊,唯有一双猩红的眼眸尤其清晰。它的颜色,就像在夜里绽放的彼岸花,鲜艳美丽,却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低着头颅的恶魔说:“我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只要你愿意付出灵魂。”

  ——灵魂?

  出卖就出卖吧,反正他也没想过自己能上天堂。

  “那么。”恶魔再一遍轻声询问,“要和我订立契约吗?”

  他单膝跪下,垂着眼眸,向少年伸出手。

  杰森看着那只指骨分明的手,宽大的掌心悬在他眼前,没有再前进一分,耐心地静候着他的回复。

  来自深渊的邀请摆在面前,一旦他接受了,便再没有回头。

  杰森却没有丝毫犹豫。

  那就堕落吧,只要能活下去。

  少年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自己的手轻轻置于恶魔的掌心上,如濒死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两人的手心只触碰了一瞬间,他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手臂无臂地垂下。

  在他的指尖从恶魔的掌心滑落之前,恶魔反握住他冰冷的手。

  力度温柔,犹如在对待最珍贵的宝物。

  一个牢不可破的誓约,在无声中诞生。

  ……

  摩托车的引擎声响彻半夜,犹如野兽在呼啸。漆黑的披风被烈风吹得作响,好像随时就要从肩上掉下去。

  再快点,再快点。

  蝙蝠侠的目光由始至终都只聚焦在远处那立于山坡之上的仓库,距离越拉越近,仓库的轮廓越发地清晰——

  然后,黑夜被一道亮眼的火光划破。

  爆炸声打破宁静,附近正在休憩的流浪猫一下子惊醒,看向声音的来源。

  天花板被强劲的冲击力掀起,在半空翻了翻,直冲天际的火焰就如黑暗里的一盏明灯,那张牙舞爪之势似要把天空都吞噬。

  不——

  怀着一丝希望的蝙蝠侠冲进火苗尚末熄灭的废墟里,发疯似的以双手挖着破碎的铁皮。

  挖到一半,他整副身躯忽地一僵。

  也许是残存的高温的缘故,他的双眼被熏得通红。

  他看见,少年面目全非的尸体,静静躺在瓦砾之中。

  胸口上象征着罗宾的标志,蒙上了一层灰尘与鲜血。showbyjs('[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downbyjsleft;downby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