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第39章 哥谭岁月[6]

小说:[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更新时间:2021-11-27 11: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37“在《圣经》的故事里,一个名为拉萨路的凡人因生病而死亡,耶稣向神祈祷,复活了拉萨路。”拉尔斯·奥·古说,“《圣经》是由人撰写的,不是因为里面有一个叫拉萨路的人物死而复生,这池子就叫拉萨路;而是因为拉萨路之池,《圣经》里面才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人物。”

  塔莉亚愣了愣,她从未听说过这个故事。

  “多年前我意外发现这口池子时,它是有主人的。那是一个天使——真正的天使,他警告我,这拉萨路之池是上古时期天使与恶魔大战之后遗留下来的东西,因为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池水的性质出现了变化,令使用的人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副作用,那是灵魂受损的表现。”拉尔斯·奥·古慢慢回忆着,“我说我不在意灵魂是否受损,然后他就把拉萨路之池交给了我,只要我保证不会让其他人滥用它。”

  塔莉亚:“……”这天使怎么听上去就很不靠谱呢?

  “那么刚刚的男人是……?”

  “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总会有人跟恶魔做交易,这些恶魔对金钱、权力、美色通通都没有兴趣,只觑觎着人的灵魂。”刺客联盟的首领加重了语气,“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不要尝试去招惹他们。”

  一阵脚步声中止了他们的对话。

  两人回头,只见黑发男人抱着失去意识的少年从洞口出来,两人全身都湿漉漉的,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他们刚刚的谈话,只说:“我需要一个房间。”

  拉尔斯·奥·古向塔莉亚点点头,示意她去办。

  塔莉亚还在艰难地消化着刚刚听回来的故事,在接收到父亲的眼神那刻便收起所有思绪,对男人说:“这边。”

  不知道为何,她看見男人的脸色好像苍白了不少。

  ……

  为了参加杰森的葬礼,迪克向局长申请了早退,赶回哥谭去。

  说实话,接到阿尔弗雷德的电话时,他是不相信的。

  ——上次见他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怎么会这么突然呢?

  成为义警的那天起,他就做好了他或者布鲁斯可能随时会在某个任务之中丧命的心理准备,却没有料过,率先离开的会是年龄最小的杰森。

  十六岁,他的人生才刚刚展开,而他现在却躺在冰冷的棺木里。

  说实话,他和杰森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在杰森成为罗宾的时候他早就不在哥谭,没什么时候跟他好好相处。

  虽然关系一般,但杰森给他留下的印象是深刻的。

  葬礼只有几个人参加。杰森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不多,连记得他的人也寥寥无几。

  布鲁斯、迪克、阿尔弗雷德和芭芭拉·戈登穿着漆黑的衣服,立在崭新的墓碑之前。

  天在下雨,世界一片灰茫茫。

  杰森的棺木还没下葬就被雨水打湿,迪克手里攥着一把泥土,往棺木上洒。

  他看见,布鲁斯的眼神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却又比任何时候都要可怕。

  从那天起,迪克在接下来的一连几天都没有见过克劳斯。听局长说,他因为家里有事请假了,不确定什么时候会回来。

  因此也没能告知他,那个跟他有过几面之缘的男孩已经离开了人世。

  失去了罗宾之后,哥谭并没有发生什么显著的变化。唯一不同的是,罪犯们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蝙蝠侠的愤怒。

  他下手重了很多,那双即使在面对着什么样的危机都不曾泛起波澜的眼睛,覆盖着黑暗而冰冷的情绪。

  蝙蝠侠差点就踢断一个曾为小丑做事的佣兵的脊椎,要不是阿尔弗雷德在最后一刻唤醒了他。

  小丑达到了他的目的,他几乎就击溃了蝙蝠侠。

  ……

  达米安很不高兴。

  他家最近混来了一个很讨厌的男人,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确很强。

  那天被绑在柱子上三小时后才有人发现他,把他放下来,不然他怕是要在柱子上吹一整晚的风,直到太阳晒到他的头顶。

  达米安从出生起都没受过这么大的耻辱,很自然就记恨上克劳斯了。

  达米安找到在庭园里吹风的克劳斯,理直气壮的对他说:“喂,陪我打。”

  “不要。”男人正眼都没看过他,“你太弱了,没意思。”

  达米安:“……”

  既然说话没用,那就直接动手吧。

  于是克劳斯惊讶地发现,这一次这小子竟然在他手上撑了四回合,比上次多了一回合。虽然他只是跟这孩子闹着玩,但达米安的确天赋禀异,从上次吃到的教训里进步,让他有些另眼相看。

  为了让达米安知难而退,这次克劳斯下手重了点——他揪着人家的裤子,在那小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一声响亮而清脆的“啪”在刺客联盟的上空响起。

  达米安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瞪他一眼,好像恨不得把他吞下肚,就提着裤子跑了。

  克劳斯以为达米安不会再来骚扰他,结果第二天,这小子又跑来干架。

  他每来一次,克劳斯就打他屁股一次。

  在第七次被打屁股之后,达米安满腔愤怒,红着脸的吼他:“你这个恶魔!!”

  克劳斯笑得不怀好意:“我就是。”

  让他不解的是,明明每次都输得一塌涂地还被打屁股,可达米安还是锲而不舍地来挑战他,像颗牛皮糖一样甩不开。

  ……这小子是抖m吗?

  半个月过去了,杰森还没有醒。

  一次,达米安在无意中从门缝看见克劳斯站在床边,目光落在床上少年的脸庞上,眼神专注又认真,彷彿在凝视一件宝物。

  男人一看就是好一段时间。

  床上的少年呼吸平稳,似乎只是睡着了,半张脸被阳光照耀着,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安静得没有一点动静。

  男人伸出手,想触碰少年的臉,指尖卻在即將碰到他之前頓住了,然后收回來。

  那个少年不知道是他的什么人,宝贝得很,不让任何人进去,发现他在门外偷看就毫不留情地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扔出去。

  搞得那少年像个睡美人一样——达米安在被撵出门的时候不屑地想。

  警局那边不能长时间请假,所以克劳斯恢复了上班,下班之后就过来刺客联盟看几眼。

  他倒也不怕拉尔斯·奥·古对杰森做些什么,他还没那个胆子。

  拉尔斯·奥·古能不像侍候祖宗一样侍候杰森吗?瞧瞧克劳斯离开之前是怎么说——“如果我回来见到他掉了一根头发,就让整个刺客联盟陪葬。”

  拉尔斯·奥·古:“……”所以刺客联盟的存亡就指望在罗宾别有脱发危机上面吗。

  在迪克沉重的跟他说杰森的事情时,他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因此只说了句:“节哀顺变。”

  心里却想着,这个小朋友什么时候会醒来。

  ……

  死灵之书的下落终于有了眉目。

  某日晚上,克劳斯如常到刺客联盟看杰森,顺便跟达米安“玩玩”,然后他就接到旺达的电话。

  “出状况了。”旺达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一股无法分析的能量在曼哈顿扩散,不知道跟死灵之书有没有关系。”

  “侦测到能量的来源了么?”

  旺达报出了一个地址,克劳斯一听,就知道那是纽约的圣殿。

  “我现在就来。”克劳斯平静地说,“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普通人直视死灵之书的结果不堪设想,我不想见到整个复仇者联盟都变成了疯子。”

  另一边,纽约的曼哈顿。

  整座城市都被笼罩在阴影之下。

  如果从天空看下去,就会看见曼哈顿的上空形成了一大片黑暗的、黏稠的物质,看似静止不动的湖面,却又蕴酿着不明的危机,像极了暴风雨前夕的平静。

  途人纷纷驻足,不约而同地抬头仰望天空,生出一股不安的情绪。

  他们想起四年前,曼哈顿的上空出现了一个虫洞,邪神洛基带着一支外星军队侵略地球,造成无数死伤,把城市弄得千疮百孔。

  至今,那场纽约大战仍是纽约人民心中无法触及的伤痛。

  钢铁侠悬浮在复仇者大厦的正上方,凝视着黑暗的天空。

  他尝试让星期五分析这些黑暗物质的成分,却无果,这跟地球上一切已知的物质都不一样。

  似乎是来自另一个维度的物质。

  频道里传来各复仇者的声音。

  这里是史蒂夫·罗杰斯,东边并无异常。

  我是娜塔莎,克林特在我身边,我们在能量来源地遇到几个自称是法师的人,他们说这里是圣殿,现在被一个叫卡西利亚斯的人强行占领了,他手上拿着疑似一本书的东西。

  托尼刚想说话,就听见星期五向他报告:“boss,东岸各城市发生异常情况,包括纽约、大都会、哥谭、布鲁德海文、中心城……”

  钢铁侠听完,眼皮一跳:“……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什么叫多个墓地的尸体从坟墓里爬出来攻击人??这是在拍生化危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