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第45章 哥谭岁月[11]

小说:[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更新时间:2021-11-27 11: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哥谭某高级公寓顶层。

  长发男人摘下眼镜,轻轻放在桌子上,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扫向后方的不速之客。

  “进来之前,能不能先敲个门?”

  克劳斯从阴影里走出,不说废话,直接问:“你跟他说了什么?”

  “你的一些旧事。”玛蒙从容地回答,“怎么?你不喜欢我跟他说你的事情吗?”

  克劳斯瞇了瞇眼睛,声音带有警告的意味:“少管闲事。”

  契约的秘密,玛蒙自然是知道的,克劳斯发现他的主人来过这里之后,一定会来找他,因此他对克劳斯的造访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如今亲眼见到克劳斯,他才明白情况有多严重。

  看见他的眼神,玛蒙就知道他体内的两个人格正在融合。硬要说的话,其实“利维坦”才是他的主人格,属于“克劳斯”的意识是之后才形成的,在那之后“利维坦”的人格一直在沉睡,要不是克劳斯意外恢复本来的形态,牠应该会一直睡下去。

  一头没有智慧的野兽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这头野兽会思考。

  以他的立场,克劳斯变成什么其实都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七个魔王看似站在同一阵线,

  可是一位旧日支配者的完全苏醒会唤来什么?连玛蒙也不敢想象。

  一旦宇宙里的神秘存在地球降临,很可能会惊醒到祂……难道加百列打的就是这个算盘?

  天堂与地狱之间在多年来都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上,他们的父亲醒来后,毫无疑问会打破现有的平衡,两方势力很大机会会因此而大洗牌。

  啧,过了这么多年,加百列还是那么心狠手辣。

  玛蒙沉默了一会,又说:“你不必质疑他。”

  克劳斯扬眉道:“我质疑什么?”

  玛蒙一针见血:“他会否离你而去。”

  克劳斯沉默。

  他想反驳,他没有。

  嘴唇动了动,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看见他的反应,玛蒙眸里的光芒闪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他:“别小看了他,那少年比你想象中还要坚强。”

  “看样子,你比我更要熟悉他。”克劳斯牵动了嘴角。

  玛蒙:“……”

  嫉妒的男人真可怕。

  他说:“对他多点信心,就像拉斐尔对你的那样。”

  克劳斯淡淡的扫他一眼:“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名字。”

  玛蒙耸了耸肩,以示无辜。

  “还记得离开天堂时,你跟我说了些什么吗?”不等他回答,玛蒙又接下去,“你说,你不属于那里。”

  “……”

  克劳斯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些事情对他而就如昨日一样清晰。

  他对路西法跟加百列之间的斗争不感兴趣,他只是不想留在一个跟自己格格不入的地方。

  他想要找到自己的归宿。

  即使他拥有了跟天使一样的人形躯壳和翅膀,内心的他仍是一头丑陋的怪物,天生就拥有一切美好事物的天使们跟混沌之兽利维坦,是两个极端。

  美丽、善良、纯粹。

  黑暗、丑陋、残暴。

  于是,他追随了路西法,叛离天堂。

  良久,黑暗里响起了克劳斯的声音:“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找到那个属于你的地方——”玛蒙说,“那就,别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

  那之后,克劳斯和杰森的交流越来越少。

  杰森认清了自己的身分,刻意在两人之间建筑起一道高高的墙,不让克劳斯跨过来,自己也不跨过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克劳斯不会再喊醒午睡的他,在连续几次醒来之后他只看见餐桌上摆了一份刚做好的午餐,和一张便利贴,写着“趁热吃”。

  杰森不是一个会懒床的人,但莫名其妙的,克劳斯越喊,他越不想起来。

  在这种事情上会作出让步的往往都是克劳斯,他会把午餐端过来,让他在床上吃,还会开玩笑说可以喂他。

  不再有人叫醒他后,忽然间,好像没了懒床的理由。

  有时候,他们就像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明明知道对方的存在,却也不去交谈,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即使不再交谈,默契却依然存在。

  杰森根本不用说话,克劳斯就能洞悉他内心的想法,总是能完美地完成他希望他能做到的任务。

  如今,哥谭市内超过一半的黑道势力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犯罪率大大降低,证明他的铁腕政治是有用的。

  无论布鲁斯承诺与否,他都做到了布鲁斯做不到的事情。

  红头罩这个名字无人不知晓,风头甚至跟蝙蝠侠比肩。

  哥谭还流传着一个这样的传说,指红头罩的身边总是跟随着一个鬼魅般的身影,他戴着白色的面具,穿着整齐的黑西装,只会执行红头罩的命令,他所到的地方尽是血海尸山,连丧钟遇见他都得退让三分。

  相信和不相信这个传说的一半一半,因为见过他的,大多都死了,令传闻得不到证实。

  但活着那些,相比红头罩,他们更畏惧这个鬼魅。

  杰森做恶梦的情况一直持续。很多时候,梦里的怪物在追赶他,他跑啊跑,身后的怪物都紧紧的追着,直到他从梦里惊醒。

  他没有跟克劳斯说。

  因为在梦里追他的怪物,是利维坦。

  他不说,克劳斯也知道他最近睡的不太好。

  情况甚至比杰森刚从拉萨路之池里复活不久的那段时间更严重。这意味着,利维坦给他的心灵造成的创伤,很可能比杀死他的小丑更深,哪怕杰森没有丝毫表现出来。

  以前,克劳斯总会守在门口陪伴到他入睡为止。

  现在他却做不到。

  因为他的靠近,只会加深杰森的恐惧。

  现实就像对他的无情嘲笑,作为一个仆人的他,连陪伴在主人身边这种最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到。

  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抑制内心的欲望。

  每一次杰森靠近,克劳斯就想要吃掉他,就如在饥饿的流浪汉面前摆一碟香喷喷的意面,需要极强大的自制力控制自己不要乱来。

  恶魔不需要任何能量来维持生命,唯独人类的灵魂,对他们有致命的吸引力。

  他清楚杰森在疏远他,但克劳斯知道,他必须循序渐进。

  一旦他着急了,可能会吓跑了主人,那猎犬只能小心翼翼地收好利爪和獠牙,在主人面前露出乖巧的一面,先让他放下戒心地接近自己。

  没关系,他有时间。

  到最后,杰森会接受这样的他。

  ——克劳斯如此对自己说。

  他会接受自己的。

  ——克劳斯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

  ……

  当杰森看见小丑越狱的新闻,他就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距离小丑杀害他并且被蝙蝠侠扔进监狱里已经过去了快两年。在前半年,小丑越狱了一次,几天后又被蝙蝠侠抓了回去。

  重新把小丑关在阿卡姆之后,蝙蝠侠以布鲁斯·韦恩的名义给阿卡姆捐了一大笔钱,聘人升级安保系统,以及大大增加人手。

  但是,再坚固的防守,小丑都总能抓到它的弱点。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漏洞。因为人性是充满弱点的,而小丑最擅长的,就是把人性的弱点揪出来。

  小丑出来不到两天,哥谭就被他闹得鸡飞狗跳。

  他向戈登所在的警察局送了一份大礼。他在gcpd一名警员的妻子身上绑满炸弹,也绑架了他们的孩子,威胁妻子,让她带着炸弹走进警察局里,最后造成七死十几伤。

  彷佛在向全世界宣告,他回来了。

  不仅那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失去了双亲,许多家庭也失了他们的亲人。

  整舍gcpd都人心惶惶,生怕自己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这就是你想要的和平吗,布鲁斯?

  即便这样,你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狗屁底线,不愿意杀了他是吗?

  那么,是时候来个了断吧。

  杰森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会以气用事的少年,他越是愤怒,就越是冷静。

  小丑是一个非常狡猾的敌人,他绝不轻易露面,但每当他一出现,就会有大事情发生。所以杰森不打算在他引起下一次骚动的时候才动手,他必须在小丑之前杀害更多无辜的人之前阻止他。

  从安插线人到找出小丑的藏身之处,前后花不了几天。

  如果这次成功的话,他和克劳斯的契约,也就此完结。

  完成契约后,就不用再遭受这种折磨了。不再需要在想要接近克劳斯及远离克劳斯之间挣扎,让他的灵魂连同那份卑微的感情,一同消失在世界上,克劳斯也能得到他一直渴望的东西。

  一个两全其美的结局。

  可是为什么,他会为这样的结局感到如此悲伤呢?

  一想到这个结局,心脏宛如被狠狠捏住,不再鲜活地跳动。

  明明一早就已经预料到这个结局,从订立契约的那天起,他一直在为这一天准备,然而在旅程即将划上句号之前,为什么还会感到不舍呢?

  不是因为知道自己快要死去。不仅仅是肉体的死亡,连灵魂也会一同消失。

  而是因为,这里是克劳斯和他之间的终点。

  不,他没有时间想这些了。杰森强迫自己分散注意力。

  再退一步说,就算克劳斯愿意陪伴他一辈子那又如何?人类的寿命跟恶魔相比,不值一提。

  他的一生,对克劳斯来说不过是非常短暂的时间。当他年老迈衰的时候,克劳斯不会有任何一丝的改变。

  就如当初他们在布鲁斯海文车站相遇时。

  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渗入多余的感情,既然来到最后一步了,他应该重回原本的轨道,完成自己最初的愿望,亲手杀死布鲁斯和小丑,让哥谭恢复秩序。

  这是他复活的原因。

  这是他的命运。

  从他迈上复仇道路的那一刻起,便再没有退路了。

  ……

  要潜入一个地方,无声无色地带走一个人,对克劳斯而简直是易如反掌。

  他出现在小丑的居所时,把对方吓了一大跳。

  惊是真的,但喜也是真的。

  “哇哦,这可真是个稀客啊。红头罩身边的‘歌剧魅影’先生。”小丑像观赏戏剧的观众一样拍手欢呼,“我猜,你不是特意过来跟我聊天吧?嘿嘿,不过我也十分乐意跟你聊。”

  克劳斯用谈论天气般的口吻说:“重获自由的感觉如何?”

  “还有比自由更棒的事情吗?”小丑说,“我一直很好奇,红头罩到底给予你什么,让你如此死心塌地的给他卖命呢?别说是金钱或者权力,我会很失望的。”

  “金钱和权力,的确很令人着迷。”克劳斯漫不经心的说,“却也千篇一律,容易捉摸,也容易粉碎。”

  他答复让小丑很是满意,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戴面具?弄得像个超级英雄似的。”

  克劳斯摘下了面具。

  小丑真没想到克劳斯会爽快,愣了愣,随即发出来自内心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这才对嘛,恶人就应该以真面目示人,因为我们没什么好隐瞒的,不是吗?”

  小丑又举起双手:“事先说明,如果你要绑走我,请轻手一点,我不会反抗,我怕痛的。”

  “本来的确是这样的,但是我改变主意了。”恶魔看着他,“我不会杀你,也不会把你交给红头罩——暂时。”

  小丑满脸兴致:“哦?”

  “我需要你活着。”恶魔说,“没了小丑的哥谭就不再是哥谭,你和蝙蝠侠的多年斗争给这座城市留下了你们两人的烙印,缺少了你们其中任何一个,这座城市也不再完整。”

  就这样让杰森杀掉小丑,多可惜。他的仇恨因小丑而起,小丑让他的灵魂变得如此丰富,如此美味,仇恨让他不惜踏入地狱。

  杀死小丑后,这份恨意也不复存在了。

  在他享用杰森的灵魂之前,他要亲手调教,小丑就是最好的磨刀石,他的灵魂肯定会变得更加美味。

  让恶魔都为之悸动的味道。

  倏地,他心里冒出了一把犹疑的声音。

  ——不,你不能这样做!

  恶魔的本性就该如此,何必压抑自己的本性?你不是最讨厌天使的虚伪么?

  ——你在折磨他。

  是啊,那又如何呢?从他出卖自己的灵魂那天起,这就是他的命运,这不能怪你。而且契约完成之后,你就再没有理由留在他身边吧?

  恶魔眸子里的幽光变幻不定,最终归为深沉的平静。

  小丑的双眼几乎是在他声音刚落下的同时就并发出痴迷的光芒。

  “你是个疯子。”小丑狂笑,“我们都是疯子,因为我们与众不同。那些可悲的平凡人,循规蹈矩地过着日子,为了那么一点薪水而贡献上自己的一辈子,哦——多无趣啊,还不如把灵魂出卖恶魔。”

  他面前的恶魔勾了勾嘴角:“当所有人都疯了,只有你是正常的那个,你就变成了疯子。”

  世界正在堕落。

  而世人却选择无视。

  ……

  当杰森看见两手空空的克劳斯出现时,眉头皱了皱。

  克劳斯对他摇摇头:“非常遗憾,我们的情报出了错误,小丑不在这里。”

  杰森“啧”了一声,烦躁的他摘下头罩,抓了抓头发。

  恶魔静静的看了他一会,诱惑说:“要不要,就这样算了呢?哥谭现在的稳定都是你的功劳,这样一来,你的愿望也算完成了大半吧。”

  杰森动作一顿,定定的看着他,久久不动。

  青年说:“你这是在试探我吗,克劳斯?”

  象征着危险的光芒在恶魔的眼眸里闪烁了一下。

  如果他说“是”,这个灵魂对他的吸引力便会大大减少,缺少了仇恨的灵魂枯燥无味,他也不必继续花时间在他身上。

  以前的克劳斯,大概会笑着说“怎么可能呢?”,然后轻轻的把话题带过。

  而现在,他什么都不说,只以平静的眼神注视着他,把纯粹的欲望展现在他眼前。

  ……不对。

  杰森徒角意识到什么,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你放走了他。”

  克劳斯重复:“我说了,我们的情报出了错误。”

  他的神情在这一刻变得陌生至极。

  “为什么?!”杰森充耳不闻,愤怒地上前扯起克劳斯的衣领。

  恶魔缓缓拉开他的手:“你想多了,杰森。”

  杰森如同被迎头浇了一盆冰水。

  如果说克劳斯之前杀人时暴戾的举动,以及不经意的占有欲,只不过是属于利维坦的野性的一丝泄露,但总体而,他的性格还是以克劳斯为主。

  可是现在,眼前的克劳斯却好像已经完完全全成了另一个人。

  杰森徒然想起玛蒙说的,人格。

  如果他的理解没有错误,克劳斯的人格是后来才形成的。最初的利维坦,是一头暴戾无情的凶兽。

  当“利维坦”与“克劳斯”融合之后,他会变成什么?

  利维坦的无情和冷酷将会取代克劳斯的温柔和体贴,而他一直以为这就是克劳斯本来的模样,后者都是他的伪装。

  但是这一刻当他看着恶魔的眼睛,他看见了冷漠之下的挣扎。

  那样深刻,那样实在。

  杰森选择相信他的直觉。

  他斩钉截铁:“你不是他,怪物。”

  ——怪物。

  是他做得还不够好吗?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眼神?

  其实,他想说的是,我不是这样的。可是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又无力反驳。

  恨我吧,他想。

  利维坦几乎无所不能,是神一样的存在,唯独无法控制别人的恐惧。

  于是他明白了。

  他不可能控制别人停止对他的恐惧,但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恐惧。

  ——只要将自己变成恐惧的化身。

  七宗罪的嫉妒,利维坦。

  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情绪,任何生物在嫉妒的时候会做出可怕的事情。

  “你是不是在想,要怎样才能从我身边逃走?”恶魔逼近他,温柔的声线令人毛骨悚然,“不,你已经逃不掉了。”

  为什么要抑制欲望呢?无论如何,人们还是会怕他,不是吗?

  既然如此,那就让它释放吧。

  在杰森错愣的目光里,男人低头封住了他的嘴唇。

  恶魔接着将他按在墙上,死死的扣住他的手腕,让他无处可逃,犹如任人鱼肉的猎物。

  当一声,他松开了手指,手里扣着的头罩掉在地上。

  同时,狂暴的吻落在他的嘴唇上。

  利维坦撕咬着他的唇,粗暴的动作彷佛要把他吞噬般,杰森脆弱的嘴唇一下子被他咬破,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间弥漫。

  他的后背抵着冰冷的墙,即使有一层衣服作抵挡,背脊仍然被压得生痛,可想而知利维坦的力度有多大。

  吻他的男人完全就是一头野兽,不懂温柔,所有挣扎和反抗在他面前都显得那么的软弱无力,倒不如说,他享受着杰森的无力挣扎,他害怕的眼神在他看来是多么的赏心悦目。

  恐惧。

  这种情绪正在无限放大,因为杰森看见,那张属于克劳斯的脸上浮现出冰冷的鳞片,他的瞳孔变得尖锐,就如爬行动物的竖瞳;他身后长出了八根触须一样的尾巴,末端是锐利的尖刺,它们就如毒蛇一样爬上他的四肢,将他绑在墙上。

  ——吻他的野兽正在吸慑他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