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第 55 章 迷失纽约[7]

小说:[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更新时间:2021-11-27 11: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跟往常一样,哈利·奥斯本失眠了。

  他从床上撑起来,伸手去翻床头柜的抽屉,乒乒乓乓的弄倒了一堆药瓶才摸到了他的安眠药。

  倏然,哈利放下了他的安眠药,因为他看见黑发绿眸的恶魔出现在眼前。

  他把穿着红蓝紧身衣的家伙扔到地上,那人看起来已经不醒人事了,躺着一动不动。

  恶魔说:“我的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你要怎么处置他,是你的事情。”

  哈利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有个恶魔大半夜的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还带来了一个他做梦都想得到的人。

  ……他居然这么轻易就把蜘蛛侠给弄来了。

  克劳斯似乎不打算逗留,不等他给出任何回应便转身离开。

  “等等。”哈利叫住他。

  克劳斯动作一顿,回头以平静的眼神扫过少年的脸庞。

  哈利放下安眠药,赤脚踩在地毯上,深呼吸了下,才正视他说:“我要和你订立正式的契约。”

  克劳斯问:“为什么?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哈利说:“这不够。”

  克劳斯看着他半晌,忽然嘲讽性的勾了勾嘴角:“真是贪婪的人类。”

  “这就是我们的本性。”哈利并不觉得被冒犯,大方的承认,彷佛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人总是想要更多,贪婪是永无止境的。起初哈利只是希望能够治好自己的病,但是现在他却想要拥有更多。

  权力就像毒药,会腐蚀一个人的心,这种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掌握别人生死的感觉是会令人上瘾的。

  他孤立无援,他需要有人……不是人也没关系,站在他的身边,替他斩除一切障碍物。

  哪怕代价是自己的灵魂。

  哈利已经受够了这一切,别人的冷眼、尖酸的语、亲戚看他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可以任意摆布的木偶,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他的父亲……哪怕他再讨厌他的父亲,诺曼·奥斯本仍是他真正的父亲,即使只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诺曼·奥斯本也会保护他,给予奥斯本集团的继承人最好的栽培。

  随着父亲的去世,忽然间他站在了世界的对立面。

  如今的他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那么,如果灵魂能够为他换来一些好处,又有什么关系呢?

  克劳斯淡淡的重申:“我不会跟你订立契约。”

  “你不想要我的灵魂。”哈利自嘲地说,“我的灵魂毫无价值,是吗?”

  克劳斯停顿了下,方才道:“不是。”

  如果他跟哈利订立正式的契约,那么他跟杰森之间的契约就会失效。再退一步说,即便杰森不是他的主人,他也不会成为哈利的仆人。

  他只能是杰森的仆人。

  他淡然的语气让哈利明白到,他不想要他。

  “……我们的协议是,你要帮我弄到蜘蛛侠的血。”片刻后,哈利低声道,表情冷静得可怕,“而现在,我还没有弄到,在那之前我需要你留下来。”

  恶魔看了他一眼,接着走到他的面前,俯身凑在他的耳边低声细语:“你是在跟我讨价还价吗?”

  哈利浑身的血液都好像凝固了起来。

  那种感觉就如直接面对死亡本身,当它来临的时候,什么都做不了。

  这就是克劳斯给他的感觉。

  但是他没有退缩,他抬头看着这个比他高出半个脑袋、随时能要了他命的恶魔。

  “那我有这个资本吗?”

  少年的眼眸之中,浮现出要世界跟他一起沉沦的决绝,实在让人着迷。

  恶魔忽然收起了可怕的气场,抱着双手退在一旁,又低低地笑了一声:“那好,我等你。”

  哈利暗自松了一口气,刚刚他真的以为克劳斯要杀他。

  他走在蜘蛛侠旁边蹲下。

  蜘蛛侠……纽约的好邻居,那个受人景仰的英雄就这样躺在他面前,毫无防备,连他这个人普通人也可以轻易杀死他。

  哈利把心一横,一把摘掉蜘蛛侠的头套。

  看清楚头套下的少年的长相时,哈利愣住了。

  ……命运真是爱开玩笑。

  克劳斯注意到哈利不寻常的表情,但没有开口打扰。

  不知道是在对克劳斯说,还是在跟自己说话,哈利·奥斯本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眼神:“……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彼得·帕克。”

  在头套底下的这张脸,竟如此熟悉。

  这个事实对他造成的打击,甚至超越了听到父亲的死讯时。

  ——彼得·帕克,他最要好的朋友,明明知道蜘蛛侠的血液能救他一命,却拒绝了他。

  他曾经无比庆幸在这艰难的时期还有一位朋友陪伴他,然而万万没想到,扼杀他的希望的人,也是彼得。

  为什么?你是一位英雄,一位朋友。

  为什么要见死不救?

  哈利想到了,每次跟彼得见面时,他脸上的欲又止。

  彼得有过许多坦白的机会,却一直把他蒙在鼓里。如果彼得有什么难之隐,也许他会理解,也许他会体谅。

  可是彼得什么都没有说,就那么看着他受到遗传病的折磨。

  这就是被朋友背叛的滋味吗?

  对于这样出乎意料的发展,克劳斯无动于衷:“那你要怎么办呢?放弃吗?”

  “……不。”少年死死盯着好友的脸庞,眼里的偏执近乎疯狂,“我不能放弃。”

  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他不能放弃,不然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家人、朋友、性命。

  在这一瞬间,他的灵魂坠入了黑暗。

  克劳斯张了张嘴唇,倏然感觉到什么,看向窗外。

  下一秒,落地的玻璃窗被爆破,一个红与金的影子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带来一阵阵劲风。

  “嘿,我有允许你把这孩子带走吗?”

  玻璃屑被克劳斯的魔法墙挡了下来,西装上连点灰尘都没沾上,只有衣摆被强风掀起。

  他手插裤兜,气定神闲的看向这个不速之客:“难道我还需要你的准许?”

  钢铁侠的掌心炮亮起炫目的光芒,就如弦上的箭那样蓄势待发。

  蜘蛛侠战衣内置的人工智能凯伦在侦测到彼得失去了意识反应后,立即把坐标和彼得昏迷前的战斗录像传送给钢铁侠。

  克劳斯没在他面前露过脸,但单凭录像里他的外型、声音以及他用来击倒彼得的红色能量——跟旺达的混沌魔法几乎一模一样,甚至更加强大,托尼·斯塔克猜出了他的身分。

  旺达的魔法来源、曾经以复仇者联盟盟友的名义跟他们在多玛姆之战里一起战斗过的恶魔,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而消失了两年。

  “我们还是盟友吗?”托尼语气轻松,但面罩之下的表情可算不上是轻松,因为他清楚真的打起来了,他几乎没有胜算。

  黑发绿眸的恶魔微笑道:“你认为呢?”

  “那我只能遗憾地宣布,我要把那小鬼要回来。”

  克劳斯扫了一眼哈利,说:“带上他,离开这里。”

  還沒從打擊中恢復過來的哈利迷迷糊糊的点点头,扛着彼得离开房间。

  他无比庆幸他要求克劳斯留下来,不然他无法独自一人面对钢铁侠。

  托尼看着哈利带走了彼得,未有追上去。

  他知道哈利为什么要对彼得下手,因为彼得曾经跟他提过哈利的病。但是令他不解的是,这个恶魔是怎么跟哈利·奥斯本走到一块去的?

  托尼扬眉道:“你现在跟这个奥斯本小子好上了?”

  克劳斯把裤兜里的手抽出来,松了松领带:“没有,我可是很专一的。”

  托尼知道他所指的“专一”的对象是谁,不过见鬼的,他才不相信。

  两年前,红头罩以暴力的手段收揽了哥谭大大小小的地下势力,虽然哥谭的事不由他管,但托尼一直在追踪着恶魔的行踪,这让他无法忽略那个时常在红头罩身边出现的戴白色面具的鬼魅。

  毫无疑问他就是那个恶魔,他帮助红头罩只能说明他们之间有交易。

  哪怕托尼不清楚恶魔跟人类的交易是怎样运作的,但以他所知交易的代价是灵魂,而红头罩现在还活蹦乱跳的,证明恶魔没要他的灵魂。

  那只有一个解释,他们的交易中止了。

  如今,这个恶魔转头就抛弃了红头罩,跟哈利·奥斯本好上,还说自己很专一,呸。

  哦可怜的红头罩……不,现在是绿头罩了。

  ……

  找到彼得那小鬼了吗?

  找到了。你们猜猜是谁绑架了他?旺达的老爸!

  ……他不是我爸。

  那个恶魔?他不是很久没有出现了吗?

  嗯哼,而且小鬼的朋友哈利·奥斯本也在。

  嘿,能不能关心一下我?难道没人听见我刚刚说我正在跟红头罩打吗?红头罩耶!

  复仇者联盟的通讯里频道里,全体一起沉默了一秒。

  其后,黑寡妇娜塔莎悠然的声音传了出来:噢克林特,我们相信你能处理好的。

  ……

  克林特·巴顿差点就徒手把箭掰断了。

  他快要吐血了,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任务,却没料到会遇上红头罩这条疯狗。

  他不是只在哥谭的范围里活动吗?为什么跑到纽约来了??

  而正在跟鹰眼来来回回的用子弹和箭招呼对方的红头罩有些心不在焉。

  他在想克劳斯。

  ——他赶克劳斯走的时候会不会太狠了?可那是他活该。

  没错,克劳斯活该,杰森理直气壮的告诉自己,所以他不应该因此而感到内疚或者什么的,要内疚也是他内疚去。

  当他愤怒的时候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就像他成为罗宾的那段时间常常无法控制他的拳头,把罪犯打个半死,然后惹布鲁斯生气。

  克劳斯离开后,杰森根本睡不着,躺上床没多久就接到了一通电话,说神盾局盯上了那批从哥谭运送到纽约去的外星武器。

  怎么说他也算是这些□□们的头头,这种事情他要出面管的,因此二话不说便骑上摩托车从哥谭一路奔驰到纽约郊区,然后碰上了鹰眼。

  即便心里在想着别的事情,红头罩的动作依然快得不可思议,鹰眼出色的动态视力捕捉到他,箭却追不上。

  红头罩正在一点点的跟他拉近距离,鹰眼明白一旦被他近身了多半要有危险,而他可不敢说自己能在肉博战上赢红头罩——瞧瞧他那身肌肉,为什么他还能跑得这么快?!

  鹰眼知道自己要打不过了,为了争取一点时间,于是用嘴遁扰乱对方:“嘿,你知道你的恶魔有了新的主人吗?”

  果然,青年的动作停下来了,眸色一沉,隐藏在头罩之下的眼神变得极其危险。

  “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