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第 61 章 末日审判[3]

小说:[综英美]恶魔的千层套路 作者:半只肉球 更新时间:2021-11-27 11: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在通住异维度的隧道里,三个身影不徐不疾的走着。

  “前面就是了。”

  刚说完,拉斐尔回头一看,发现走在身后的杰森和旺达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在加百列宣布审判结果、在混沌魔法改写现实的那刻,魔法在整个地球的表面构成了一道墙壁,不让任何人进去,也不让任何人出去。

  当拉斐尔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被挡在外面,无法进入人界。唯一的办法就是里应外合,所以他跟里面的旺达——唯一一个仍然清醒的人联系。

  至于为什么他说到一半忽然没了下文,那是因为他再不中断通讯的话,就会被利维坦发现。

  找到旺达和杰森后,他立即带着两人在利维坦的眼皮底子下跑路。

  正面跟旧日支配者交手的话,拉斐尔的胜算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但如果只是带人跑路的话,利维坦倒是没办法拿他怎么样。

  还好他没有发现,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在杰森身上,不然他恐怕会追到天涯海角。

  这也是拉斐尔要旺达去找杰森的原因。

  “即使是混沌魔法也不能无中生有,利维坦不能凭空捏造一个人出来,必须建构在已有的东西之上。”拉斐尔顿住脚步,“那些被复活的人,都是有灵魂的。”

  一直垂头看地的杰森猛然抬头。

  “所以,你的父母的确听见你的话了。”天使温柔地笑着,“你做得很好了呢。”

  ……他们能听见。

  他的父母听到了他的话。

  杰森一直紧握着的拳头终于松开了。

  他并非想要责怪父母或者什么,他只是想要他们知道,有别的人取代了他们,关心他、照顾他。

  你们曾经抛弃了我,所以我也不会在你们身上留恋。但我很感激,你们带给我的一点温暖,满足了他对家庭的一切幻想——即使那不是真的。

  更重要的是,令我明白到什么对我而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真正爱我的人。

  他无可取代。

  看杰森似乎稍微打起了精神,拉斐尔又望向旺达。

  旺达不清楚自己是否做了正确的事情。那个世界是假的,但人们的确幸福地活着。

  只要开心的话,是真是假都没关系吧?就像说谎是一件不对的事情,但要是这个善良的谎能够让人感到好过一点,它是被容许的。

  ——至少旺达是这样认为的。

  “旺达,你也是。”天使走到她的面前,微微俯身,与她平视,“你做得很好。”

  那双琥珀石般晶莹剔透的眼睛直视着她的灵魂,一点一点的抚慰着她的不安。

  天使歪了歪脑袋,像对小孩说教那样,温柔但不容拒绝:“打个比方好了,虽然理想中的男朋友很美好,但如果他存在的话就更美好了。哪怕现实中不存在那么完美的人,不过就算真实的男朋友有一点缺点,也总比只存在于幻想里完美男友好吧?”

  旺达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她需要肯定,而拉斐尔给予她无容置疑的肯定。

  三人再走了一段时间,终于看见了出口。

  拉斐尔率先穿过光幕,杰森与旺达对视一眼,也一同走进光幕之中。

  随着刺眼的光芒褪去,杰森一点一点的睁开眼睛,被眼前的景色惊艳了。

  天空是澄澈的蓝,在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间,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川向边际伸延,折射着光线的河水宛如布满了细碎了熠熠生辉的钻石,被那飘浮在河上的薄雾柔和了光辉。

  旺达彷佛猜到天使把他们带到哪里去:“这里是……?”

  拉斐尔微微一笑:“欢迎来到天堂。”

  他看见旺达脸上的半信半疑,又问:“怎么?很失望吗?”

  “不是。”旺达忙否认,“只是跟想象的……”

  这副景像彷佛是旅游杂志上被修图调色过后的照片如实呈现在眼前,美的确是很美,但地球上像这样的世外桃源也不是没有。

  “不太一样?”拉斐尔失笑,“天堂对你们来说是一个灵魂的安息之所,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居所。”

  杰森再三向拉斐尔确认:“克劳斯没有死,是吧?”

  利维坦说克劳斯死了,他手背上的契约纹章也消失了。

  在没有主动解除契约的情况下纹章消失了,只能是因为契约的其中一方已经不在了。

  但当他向拉斐尔求证时,拉斐尔的眼神是平静的,像暴风雨过后那第一缕照耀大地的光芒,令人知道最坏的部份已经过去了那般安心。

  杰森知道拉斐尔不会骗他或者给他假的希望,所以跟随他来到这里。

  “人的记忆、思想、性格都被灵魂盛载着,我们也一样。”天使说,“父亲把他的灵魂里属于克劳斯的那部份抹杀了,因此那副身躯里已经再也没有克劳斯的存在。”

  杰森虽然着急,却也没有打断拉斐尔的话。

  “但克劳斯曾经把他部份的灵魂分裂出来,那片灵魂碎片上有着他的意识,只要把它找出来然后重新融合到利维坦身上,克劳斯就能再次‘活’过来。”

  杰森目光灼热,接着问:“你知道他的灵魂碎片藏在哪里?”

  拉斐尔看着他的眼睛,伸手一根手指在青年心脏的位置上点了点,声音轻了几分:“他的灵魂,一直都在你的身体里面啊。”

  ……什么?

  青年错愕的微微瞪眼:“我的身体里面……?”

  杰森的脑子一向转得很快,但拉斐尔的话几乎让他的大脑停滞了好几秒。

  这一刻,他想通了很多以前想不通的事情。

  ——人死而复生,打破自然的定律,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你的灵魂完整无缺,只是渗入了一点邪恶的东西。

  ——你的灵魂之中,有一部份并不属于你。

  大种姓的达珂拉,卡玛泰姬的古一法师,她们发现了他的异常,但当时他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也不曾在意。

  ……原来是这样的啊。

  因为透过拉萨路之池起死回生的人,灵魂必然会受到损害,缺失了某部份。没有完整灵魂的人,其神智会受到影响,变得疯狂。

  然而杰森并没有变疯。

  那是因为恶魔从自己的灵魂分裂出一部份,给他填上缺失的地方。

  恶魔跟人类的灵魂,融合在一起。于是杰森的灵魂再次完整起来——带着克劳斯的部份。

  克劳斯早就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了他。

  ——为什么?

  震惊过后,杰森被淹没在名为迷茫的海洋里。

  明明他们那时才认识不久,为什么要为他做到这个地步?契约完成后,他的灵魂就会交给克劳斯,那填补的意义在哪里?而且为什么要向他隐瞒这件事?

  除非克劳斯救他、跟他订契约有着别的目的。

  杰森立即便想起了那所谓的“真相”——克劳斯说等他醒来就会告诉他的“真相”。

  ……混蛋,至少先说清楚再走啊。

  自从克劳斯回来后,好像每一天都在打破杰森以住对他的认知——当杰森以为他并不在乎自己时,他就紧紧的抱住了他;当杰森以为他随时都会离去时,他就看着他的眼睛说想要亲近他。

  那家伙真的是恶魔吗?不是吧。

  他是天使。

  属于杰森·托德的天使。在某天毫无预兆的降临在他身边,将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捧到他的眼前,让他头一回知道被爱着的感觉。

  哪怕内心有很多疑问,但杰森却觉得他的人生里没有一刻像现在坚定。

  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那就是,把克劳斯带回来。

  杰森从不轻易相信别人,但当他决定把所有信任托付给别人后,就会毫无保留的向那人敞开。

  就像二度被遗弃的恶犬理应戒备地跟人保留着距离,以免再度受伤,可是在看见有人愿意给他一个家、给他温暖时,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上去,向那人露出柔软的肚皮,期望再一次被爱。

  他问:“能取出来吗?”

  “可以的。”拉斐尔点头,“但灵魂分裂之痛……”

  杰森果断道:“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看见他的表情,拉斐尔便知道自己已经无须多:“我明白了。”

  是啊,这两人又怎么会愿意放弃对方呢。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不是吗?

  况且他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利维坦随时都能发现灵魂碎片的位置。

  在开始之前,拉斐尔布下了隐匿魔法,但以防万一他还是对旺达叮嘱道:“请暂时不要使用混沌魔法,那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旺达凝重的点点头。

  “那么,开始了。”

  拉斐尔抬手,复杂的魔法阵在杰森的脚下展现。

  当灵魂开始剥离的那刻,杰森险些昏了过去。

  “啊——!!!!!”

  青年的膝盖沉沉的撞上地面,他以双手撑住自己的身体才没让自己倒下去。深入骨髓的痛楚令他的衣服被冷汗打湿,他死死的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了血骨之中而不自知,整个掌心都被染成鲜红一片。

  旺达不忍心看下去,于是闭上了眼睛。

  虽然她跟这个青年并不认识,但听着他的嘶叫,她好像也感觉到对方的痛苦。

  很快,他连支撑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迷迷糊糊的倒了下去,像个新生婴儿一样卷缩着自己的身体,肌肉不断地抽搐,整个人都在颤栗,乍看很是可怕。

  有好几次,杰森都以为自己痛的要昏了。

  ——不,昏过去也许更好,不用活活承受这熬人的痛楚。

  身体承受剧烈痛楚时会让大脑暂时休克,但现在痛的是他的灵魂,大脑可清醒得很。

  杰森是那种吃不了苦头的人吗?肯定不是。

  但也太他妈的痛了吧?!像是内脏都被撕裂,而且不是局部性的,他压根感觉不出到底哪里在痛,只觉得头脑被这浪潮般的痛楚冲昏,无法好好思考,整个大脑里只剩“痛”这一讯息。

  可是他现在承受的痛苦,克劳斯也承受过。

  他刺穿了克劳斯的心脏,所以他也让子弹贯穿自己的胸膛;克劳斯把灵魂分给他,所以他现在也要还给他。

  如果决定论是真的话,那么早在克劳斯分裂自己的灵魂时,便种下了“果”。

  因果的链条,将他们紧紧的系在一起。

  又过了一会,青年的嗓子像被辗过一样,喊得声音都嘶哑了,只能发出微弱如初生幼猫般的低鸣声。

  看杰森似乎失去了意识,只剩下哽咽的本能,彷佛由灵魂发出了悲鸣,旺达满目担忧的看向拉斐尔。

  拉斐尔安慰道:“没事的,他成功了。”

  ……

  再次睁开眼睛时,杰森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站在山崖上,一个小小的、像放大版蒲公英的光团悬浮在眼前。光团给他一种好熟悉的感觉,像是在看着另一个自己。

  这是他的灵魂吗?

  白色的光团里混入了一个特别显眼的小红点,红点缓缓从光团上分离,并且越发的耀眼起来。

  克劳斯的灵魂碎片。

  杰森定定的看着这个小红点,它灿烂得有如从天上掉下来的星星,令青年的蓝眸被彻底染成着迷的红。

  他屏了息,伸出手——所有的答案,都藏在这片碎片里。

  掉入凡间的星星,被他温柔地抓在手里。

  在指尖触碰到灵魂的那刻,杰森的意识被瞬间抽离,被扔到不知名的旋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