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1章 判断病情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望着带着年代感的老旧办公楼下有家普通的咖啡馆。

  看来就是这里了。

  在反复确认过地址,怎么看都符合地址上的建筑标志,提了提背在右肩跟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小提琴包,走进了咖啡馆。

  听见推门的铃铛声,上了年纪的店长张口就是:“欢迎光临。”

  然后抬眼一看,疑惑道:“小孩子?”

  我把对于我来说比较重的小提琴放在灯脚下,爬上了凳子上。

  “我可不是走失儿童哦,请给我一杯玛琪雅朵,谢谢。”

  店长听不是走失儿童就放下心了,毕竟横滨可不是一个安全的城市,但是这个眼前怎么看都只有六七岁的男孩子也实则然人担忧。

  我从小提琴包里拿出一本一看就头皮发麻的纯文字心理书。

  翻开书签的标记的书页,文中的知识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有点晦涩难懂,但已经尽量在理解了。

  拿好笔,标记好自己不会的知识,准备回家问问这块领域的学者。

  店长做好咖啡,由店员端过去。

  露西把咖啡放在书的旁边,扫了一眼书上的文字,不免有点吃惊,现在的小孩都这么聪明了吗?

  “你还真是很厉害呢。”

  露西本来不是多话的人,难得想搭话。

  听到感叹的语气我从书中抽离出来,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有人夸奖,但还是要礼貌回话。

  “我并不是很厉害,现在我还是有很多知识不理解。”

  露西又打量了下眼前的男孩还是说道:“我不知道你是炫耀还是谦逊,但是从普通人角度来说你已经非常厉害了。”

  我回想了下身边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我还是觉得自己还差得远呢。

  “并不是炫耀,我身边很多男孩比我厉害的太多了,有点落差。”

  “欸——那现在的小孩都这么了不起了吗?对了,总觉得你和谁挺像的,你……”

  “露西,过来帮忙。”

  “来了,来了。”

  那个姐姐还没说完就从我身边离开,到里面帮忙了。

  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是家里人来找我回去了,看看时间也不早了。

  看来今天是等不到了……

  就在我这么想着准备结账回家的时候,一群人推开店里的大门。

  “店长我们来了——”

  每个人都很不一样,有带着草帽的农家少年还有学生、侦探……

  等等,我好像等到要等的人了。

  那就在坐一会吧,不能在坐久了,虽然远住东京,夜晚的横滨多少有几分听闻。

  咖啡也见底了,看了今天晚上要难入眠了。

  “不好意思,再来一杯咖啡。”

  在众人点完自己要喝的后,我在单子上加了一杯。

  “再加一杯的话晚上要睡不着的哦。”

  我拍拍精装版硬壳纸砖头一样的书,表示我为能看完我可以。

  店长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我继续翻着我未看完的书,听着那群奇奇怪怪的人说话。

  耗费了半小时我得到的信息就是各种奇怪的自杀方法,以及自杀的人給周围人带来各式各种的麻烦。

  病人已经有自杀的念头以及自杀的行动。

  病情极其严重。

  治疗手段的话,吃药?划掉划掉,病人怕是会藏药然后把要堆起来一起服药自杀。

  旅游?不行不行,不能爬山,怕是会跳崖,不能看海,怕跳河。

  病人危险性极高,只剩……

  口袋的手机再次震动,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马上黄昏了。

  结完账,把书放进小提琴包中,准备离开的时候。

  那群人还在没有营养的讨论,其中穿着侦探服的人突然出声。

  “那边的小孩,你的目的还没达到吧,现在就离开?”

  所有人都停下讨论目光都望向我。

  “你在说什么啊?”

  我把头歪向一边脸上还带着点迷茫。

  那个侦探带着得意的笑容座位上站起来,手指着我。

  “名侦探是不会看错的,你的目的就是我们中的一人。”

  那个穿着正式头发还带着小辫子看上去很严肃的男人,皱着眉打断了侦探的发。

  “乱步桑,这个小孩真的是冲着武装社来的?”

  “不,国木田,他只是冲着一人来的,他对其他人不感兴趣。”

  突然头上带着蝴蝶头饰的女人诺有所思看着我,满脸写着看好戏。

  乱步?武装侦探社团?我想大概知道是谁了,被同龄好友提到过的一位破案百分百名侦探。

  “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

  我不想在被傻子一样被他们讨论来讨论去了,我手已经准备推门了。

  “你,是太宰治的孩子吧。”

  我被这句话定在门口,手收回来,我的计划被不懂得看气氛的名侦探破坏了。

  “欸——!!!”

  “这个绷带精居然有孩子!?”

  “太宰先生居然有孩子!!”

  我在各种惊呼惊讶不可置信中无奈的转过身。

  “我叫羽生神无月。”

  “太宰桑这是真的吗?!这是你的孩子吗?!”

  一个一看就很傻白甜的白发少年激动的对着从看见我的脸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太宰治说。

  然后太宰治拿出嬉闹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呢,毕竟我是大众少女的情人呢。”

  说完他身边那个名叫国木田的男人就暴起,对着太宰治的脖子猛掐。

  “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知道,你这个混蛋!!去死吧!”

  一位黑发穿着水手服的女生走到我身边蹲下来仔细的看着我。

  “真的很像呢,这双眼睛和太宰先生一模一样呢。”

  是呀,我第一次看到太宰治的照片就觉得我们,真的很像呢。

  我觉得我再不出声,我的生父就要被戴眼镜的男人掐死了呢。

  “请不要这样对太宰先生,他的确是不知道我的存在。”

  我说完,本来一片混乱的场面按下了暂停键一样,齐刷刷的盯着我。

  “母亲她是没有征求太宰先生的同意,她只是的想为单方面他生下个孩子而已。”

  我背着小提琴包走到太宰治面前,即使他坐着我还是没有他高。

  在其他围观众人来说真的就是大一号的太宰和小一号的太宰互相对视。

  “这样看根本不要做亲子鉴定,太宰桑和羽生桑站在一起明显就是父子……也可以为兄弟?”

  “嗯嗯嗯!!”

  众人纷纷附和。

  戴眼镜的男人推推眼镜皱着眉严肃道:“小鬼,你今年几岁?”

  “唔,好吧,刚满六岁。”

  “太宰桑快23了,也就是17、18岁的时候太宰先生已经当爸爸了!!”

  “好厉害!”

  “不可置信!”

  “没想到,太宰还有这本事。”

  在其他人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那个严肃的男人继续发问。

  “你的母亲多少岁?”

  “母亲和太宰先生同岁的。”

  说完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猛地一脚把把还在悠闲喝咖啡的太宰先生踹飞了。

  “太宰!你这个人渣!居然祸害人家无辜少女!”

  太宰倒在地上扶着腰,戴眼镜的男人单手提起太宰先生的衣领,准备好揍他一顿。

  一边的同事们也不管,还在谈论的津津有味。

  啊啊,怎么回事啊,这群人真的很怪啊!

  在人生中没有看过如此混乱的场景,有点超出我的人生观了。

  见没人阻止,我赶紧扔下小提琴包,双手用力扯着眼镜男的衣服,试图阻止他的暴行。

  戴眼镜的男人,看见我阻止,停下拳头,望着还没他腰高的我。

  “请,请不要这样,并不是太宰先生的错。”

  闻的众人都看了过来,似乎是有点新奇还有人太宰先生说话。

  我深呼吸一下,鼓足勇气,平息下我的混乱。

  “不是太宰先生的错,太宰先生才是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