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9章 病的不轻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我死死的环住太宰先生的脖子。

  我被河水呛得难受,拼命的在水里睁开眼睛,河水刺激着眼睛。

  我看到的是一片模糊的。

  最后还是缺氧到了极致,眼前发黑,不由的松开环绕在太宰先生脖子上的手。

  我要死了吗?

  这样也好,和太宰先生一起死去,母亲也就不忍责怪我了吧。

  耳边的声音都是‘咕噜咕噜’水泡声。

  在彻底失去我手缠上了太宰先生在水中冲散的绷带。

  这样大概不会和太宰先生冲散了吧。

  我这样想着,彻底失去了意识等待死亡的降临。

  太宰治觉得这样死去也不错,可是怀中的这个孩子并不是自杀,而是被他牵连下来的。

  可惜违背了自己不给别人添麻烦干净利索地自杀的信条。

  太宰治在水中睁开眼看见的羽生神无月安静的像极了一个乖巧精致的娃娃漂浮在水里,和他一样蓬松的微卷发在水里散开。

  他滑动手臂,把头露出来,脚下也踩实了。

  什么嘛,这跳河只有一米七多深,站起来就淹不到脑袋了。

  太宰治现在非常嫌弃这条河了,在心里狠狠的打上一个打叉。

  下次自杀绝对不选这条河流了,太浅了!

  太宰治单手抱着昏过去的羽生神无月慢慢的划上了岸边。

  羽生神无月的脑袋靠着太宰治的肩膀上,太宰治环住腰部,固定住不让他滑落。

  爬上岸的时候,太宰治把羽生神无月仰卧平躺在一边。

  太宰治把湿漉漉的大衣脱下摊在身边。

  他坐在地上支起一脚,冷静的打量羽生神无月,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儿子呢。

  牵绊嘛……

  太宰治回想到落水前羽生神无月带着哽咽细微喊着自己‘爸爸’的时候。

  现在本来都已经平静下来的心脏又似乎不听使唤的猛地跳动。

  “所以我之前会不自主的关心他,想去保护他一切来源于血缘嘛?”

  太宰治冷静的自我分析。

  当时在他身上放窃听器只是想知道他是不是谁派来或谁用异能伪造出来的假象。

  在耳机里听见中也的声音,不由的想去救他。

  会担忧他被中也带去见森先生用来要挟自己,即使知道中也不会这样做,但港口mafia的称号也不是说说而已。

  有人叫自己爸爸好像也挺好……

  太宰治在心里这样想着,而这个想法越想越烈。

  真是败给他了。

  现在的场景感觉是不是挺眼熟的?

  在哪里见过?

  太宰治手指低着脑袋,忽然恍然大悟。

  是敦!在捡到敦的时候,也是在河里自杀呢!

  太宰治于是二话不说从大衣口袋中掏出防水功能极好的手机打电话给敦,让他过来接人。

  接到太宰治的电话的中岛敦一脸懵逼。

  太宰先生不是和国木田先生一起去处理用炸弹捆绑太宰先生孩子的炸弹威胁了嘛?

  为什么会让他去经常往侦探社路过河边接人啊?!

  挂完电话的中岛敦出门往太宰先生的指定的地方赶去。

  他然后看见太宰先生站在河边岸一脸微笑的跟他挥手,让他过来。

  “太宰先生你们这是遭到敌袭了?!羽生君没事吧!?”

  中岛敦看见躺在地上的羽生神无月,以为他受伤了,赶紧检查有无伤口。

  太宰治还微笑的跟中岛敦解释。

  “其实……是我入水的时候不小心把神无月带下来了。”

  “太宰先生!!!你过分了!”中岛敦也一脸不赞同。

  中岛敦一直都太宰治在大事上有绝对的话语权,可在日常里不着调到非常离谱了。

  这次太宰先生太过分了。

  中岛敦这样想着,他虽然是孤儿院出生,但是他还是能感受到亲生父亲在孩子面前自杀是多么伤害孩子心灵的。

  中岛敦把羽生神无月背上背时候才反应过来:“诶,太宰先生喊羽生君叫神无月?”

  太宰治深深看了一眼还在中岛敦背上昏迷不醒的羽生神无月。

  转头又对中岛敦嬉皮笑脸:“没错,神无月!”

  中岛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太宰治会忽然对羽生神无月增进感情,但是这不妨碍他替这对父子高兴。

  在走了几步路的时候羽生神无月嘴里念念道:“书,书包……”

  太宰治戳戳羽生神无月的脸,一脸惊奇:“这个孩子还挺爱学习的,昏过去了都念着书包。”

  “太宰先生……”

  中岛敦有声无气的喊住太宰治想别在玩他自己儿子的脸了。

  “羽生君的书包在哪里呢?不会被水冲走了吧?”

  中岛敦有些担忧的问,毕竟小孩子失去某样东西总会哭闹不止,他不认为即使礼貌有加的羽生会被排除。

  太宰治歪头的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在桥上来着。”

  在桥上如愿的找到了羽生神无月的书包后,中岛敦一脸庆幸。

  太宰把书包挂在自己手臂上,一边慢悠悠的闲走一边找中岛敦闲聊。

  “说起来,敦君你似乎没有上过学呢。”

  “是,孤儿院里的孩子们识字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孤儿院里的院长教学。”

  “是这样啊,现在看上去我们在接孩子放学呢。”

  “……太宰先生,请务必不要这样打比喻,因为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中岛敦听着这番话都打了个颤,一副被恶心到了的表情。

  “敦君好过分,明明我如此深受少女们的喜爱,居然惨遭嫌弃。”

  太宰治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

  中岛敦觉得现在的太宰先生才是比较正常的,刚刚到的时候,太宰先生站在羽生君旁边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比较陌生。

  中岛敦瞟了一眼靠在他肩膀的羽生神无月。

  真的很像呢,父子原来会如此相像啊,仔细看看羽生君好像更加精致,比太宰先生的睫毛还要长点,皮肤好像更白点。

  中岛敦想着,又盯着太宰治看看。

  “敦君在想什么?”

  太宰治一脸微笑温和的提醒敦君他的眼神太直白了。

  中岛敦像做贼心虚一样,一副被吓到慌张手无足措刚回过神来的样子。

  “是!……我是觉得父子之间真的会长得很像呢。”

  太宰治声音也比较温和的,鸢色的眼睛眺望前面映照不出光色:“是呢,我第一次发现父子会如此像,我在咖啡店里第一次见神无月的时候也被吓一跳呢。”

  “那太宰先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中岛敦比较能敏锐的感受到别人情绪的波动,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敦君,觉得横滨安全吗?”

  “并不安全。”

  “神无月跟我长得如此像,他一定会被港口mafia盯上的。”

  “是的了,太宰先生是前任叛逃的干部……羽生君这不就很危险了吗?!”

  中岛敦突然特别觉得羽生神无月身在危险之中。

  太宰治微笑的安抚中岛敦说:“神无月也并非池中之物,而且羽生的姓氏,敦君没有听说过吗?”

  中岛敦诚实的摇摇头。

  “那敦君你应该多看看报纸,羽生财阀的老爷子可是羽生的外公,而唯一的继承人就在你的背上睡着呢,无价之宝呢。”

  中岛敦顿时觉得自己背了个易碎物一样浑身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