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10章 病的不轻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中岛敦越走越慢小心翼翼的观察背上的小少爷。

  太宰治见逗中岛敦差不多了,自己也看戏看开心了,出声安抚解释中岛敦。

  “安心啦,敦君,神无月可是一个好孩子哦,不然他也不会阻止我自杀。”

  中岛敦恍然大悟。

  “对啊!太宰先生可是让羽生大小姐生下孩子都活的好好的人呢,太宰先生,羽生君的母亲是不是非常好看?”

  太宰治又收起表情,平静道:“我也不记得羽生小姐长什么样子了,我也很奇怪,明明我搭讪的女性我都不会发生关系的。”

  “欸——”

  中岛拖着声调,一脸不可信的样子。

  “敦君~你这么不相信我,我可很伤心的!”

  中岛敦还是一脸不信甚至理直气壮道:“那是因为太宰先生又太多前科记录了!我是不会上当的!”

  “诶——怎么这样!?”

  在小打小闹的路上终于回到了武装侦探社。

  可能在路上耗费的时间太长了导致让太宰治先行一步的国木田都回到了侦探社。

  “混蛋太宰——你又去哪里胡闹了!!?”

  在回到侦探社的国木田没有看见太宰治,瞬间火冒三丈。

  一看见太宰治进入侦探社就怒气冲冲走到太宰面前恨不得现在就把太宰治送上西天。

  然后看见敦背着似乎睡过去的羽生神无月,猜测他们是不是遇到了敌袭,倒是拖到现在回来。

  国木田松开太宰治,一脸严肃的表情询问太宰治:“你们遇到了港口mafia?不然你也不会打电话让敦去接你们吧,”

  在敦背着羽生神无月被太宰治挡在身后想要给国木田解释的时候就被太宰治打断了。

  “是那个……”

  中岛敦弱弱的发出声音,然后就被太宰治强硬大声的声音掩盖了。

  “不愧是国木田君!不愧是侦探社的一员!一眼就看出了事情的真相呢!我们先是这样这样然后那样那样……”

  中岛敦只能静静的看着太宰治表演欲爆发有声有色的欺骗着国木田。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主要是国木田被太宰治蒙骗的一愣一愣的。

  然后在国木田完全相信了太宰治的说法后,原谅了太宰治拖到现在才回来耽误的时间。

  坐在主桌上的乱步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着太宰治是如何欺骗国木田的。

  乱步看的差不多了后出声解开了这个破绽百出的谎。

  “国木田,你被骗了,太宰身上湿哒哒的以及他那个还在敦君背后昏迷的儿子也是湿淋淋的,没有海水的味道那就是河水。”

  国木田他们看着乱步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给他们推理太宰治的破绽。

  而太宰治还一脸微笑的看着乱步推理也不上前阻止。

  “依照太宰的性格应该是在路上看中了某条河流,然后跳下去自杀,既然是回侦探社的路,那就是我们经常遇到的沿着河流的地方了。”

  乱步本来眯着眼睛的,在看向中岛敦背后的羽生神无月后睁开眼睛观察了一会。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太宰,虽然不知道他是否打动了你,但是这件事你做得太过分了。”

  国木田皱着眉望着太宰治,太宰治还无奈笑着挠挠头。

  “啊咧啊咧。”

  “那小鬼是看见太宰当着他的面自杀受到了刺激,去救太宰的时候,发现自己力气太小了,导致和太宰一起掉进了水里,差点导致这小鬼和太宰一起自杀了,随后因为不想自己背孩子打电话叫敦君当苦力。”

  乱步又重新眯着眼睛吃了一片薯片总结道:“太过分了,太宰,你还把自己孩子弄哭了,差劲。”

  坐在办公桌上与谢野晶子附和一句:“人渣。”

  宫泽贤治笑眯眯的点头道:“太宰先生,做错事了呢。”

  听完事情结尾,国木田觉得自己可以把太宰大卸八块了。

  “太宰——!!!你今天完了!”

  国木田然后一脚把太宰治踢进了幽暗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前嘱咐敦照顾好羽生神无月。

  “敦,把那个孩子放到会客室的沙发上吧。”

  “是!”

  中岛敦被国木田的气场吓了一跳。

  敦把背上安静的羽生神无月放到沙发后,所有人社团的人都来围观‘小太宰’了,然中岛敦吓了一跳。

  “好可爱!哥哥大人是不是啊?!”

  谷崎直美捧着心,一脸兴奋询问旁边的谷崎润一郎。

  谷崎润一郎只能点头附和自己妹妹的话。

  “啊!是啊是啊!”

  连与谢野晶子都手抵着下巴仔细看着羽生神无月表示赞同:“明明和太宰那个人渣这么像,却觉得这孩子出奇的可爱呢。”

  宫泽贤治选择揉揉和太宰治一样微卷蓬松的头发,一脸满足的笑着说:“像小动物一样呢。”

  泉镜花好奇的看着羽生神无月的睡相,嘴角微微扬起:“像小弟弟一样。”

  乱步则看着在睡梦中都神色不安的羽生神无月一边吃着点心说:“这小孩要是乖乖上供零食给乱步大人的话,我倒是考虑和他做朋友呢。”

  与谢野晶子感到有点吃惊比较不是哪个人都能让乱步成为朋友的。

  “乱步先生和羽生君可差距十多岁哦!”

  “说起乱步先生的年龄比太宰还要大吧。”

  乱步眉头一倒一脸不开心说:“谁说年龄大就不能交朋友了,我才不要成为大人呢。”

  与谢野晶子的关注点和别人不一样,毕竟和乱步认识这么久了多多少少能理解点乱步的想法了。

  “乱步,你为什么想和这孩子成为朋友?”

  乱步不开心反驳的道:“才不是乱步想和他成为朋友呢!只不过是看他比较可怜罢了。”

  “诶——”

  与谢野晶子没有继续多问,虽然不知道这么大财阀的继承人哪里可怜了,但她也不继续多问了。

  中岛敦在侦探社一段时间了他还是觉得这群人挺厉害的,背景音乐都是太宰治的惨叫声没一个人去阻止的。

  在大家回到自己岗位上继续工作后,太宰治的惨叫终于停止了,鼻青脸肿的倒在地板上。

  国木田出来后,看着还在睡的正香的羽生神无月,问着侦探社的大家:“有人联系了他家里吗?”

  宫泽贤治从委托人联系中抽出来回答国木田的问题:“没有哦,这不是有个现成的家长吗?”

  国木田摇摇头:“太宰这家伙不靠谱,而且这孩子的抚养权和监护权都不是太宰,太宰除了是他生父什么关系都没有,羽生家也不是一般家,要是突然恼火了侦探社也要吃点苦头的。”

  乱步摆摆手说:“我倒是觉得这小鬼的教养相当不错,不会有这种无理取闹的事情,既然国木田不放心,你就去搜下他的手机吧,看看有没有进水还有用嘛。”

  国木田在羽生神无月身上搜到手机后,看见未接来电三个正打算拨回去的时候羽生神无月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