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19章 被治愈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山藤被警察带回局里后,因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犯罪,只是警告并罚款后,便可自行离开。

  而这笔罚款为四十万日元是山藤一个多月的工资,当从银行卡扣除后,里面的钱也寥寥无几了。

  山藤咬牙离开,心里恨极了羽生一家,发誓要好好报复他们的时候,公司打来电话。

  通知他被公司开除了,领导告诉他说至于原因他自己心里清楚。

  山藤回到自己的贷款买的房子后,坐在玄关,双手抱着脑袋,眼睛瞪得非常大。

  他不停的告诉自己只不过是想生存下去,一切都是羽生家的错,明明这么有钱为何不留后路给自己。

  他几乎把所有人都咒骂了一遍,又想起还有一笔新闻社的钱还没到手,急忙拿出手机的拨打新闻社的电话。

  声音态度也不像在大街上这样无赖了,打电话的时候都尽可能卑微,打电话的时候都点头哈腰。

  可是得到的答案就是没有这篇新闻,所以更别说还有钱给他了。

  山藤听着电话里的挂断的嘟嘟的声音,无力的倒在地板上,天色都暗下来了,房子里黑乎乎的,手机屏幕闪了闪提示他要及时还房贷。

  他气的把手机扔出去了。

  随后电话突然响了,他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再打击他的了,他浑浑噩噩的接通了电话,是他朋友,说可以借钱给他度过下难关。

  山藤又像是找到了新的生活反向,他暗暗的告诉自己不能这样颓废下去,难关迟早会过去的,于是他第二天早上去找朋友借钱,签了份借款字据后吧,把刚拿到的钱还房贷,汇给父母,买了些食物,在一切都似乎没有大不了的时候。

  可他接到了陌生的来电说自己欠了一笔mafia的高利贷记得每月还,他震惊的从应聘的公司冲出去,颤抖的询问道。

  “不可能!我没有欠高利贷!”

  “我们每一笔高利贷都是有收据的,和借款人的签名,就在你几天前借的一笔。”

  山藤整个人都在颤抖,崩溃的对着电话低吼:“那是我朋友借我的!不是什么高利贷!”

  “别逃避了,还没有谁能欠了我们的钱还能跑的,你不换这笔钱就会沦落到你亲人身上哦。”

  随后电话被挂断,山藤疯狂的找到借他钱的朋友,抓着他的领眼睛都是红血丝的问他,为什么这样害他。

  他朋友惊恐的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借他钱,而且那天他在上班也没有去见他。

  山藤慢慢的松开手,摇摇晃晃的离开,走到办公楼高层的大楼上想要跳下去,可是又闪过自己年迈父母的面孔,又退了回去。

  绝望的跪在天台上哭喊,他的人生完了。

  远在横滨的太宰,神不知鬼不觉刚从港口mafia底层出来,愉快的哼着调子。

  明明是阳关明媚的早晨,却觉得太宰身上一丝让令人寒战的冷意。

  人生最难忍受的就是,刚从绝望中出来看到希望却又掉回了深渊,甚至不能死。

  所以啊,人类是如此可悲的生物。

  太宰回到武装社的时候,又变回那副不着调温和的样子。

  太宰围在骚扰正在办公的国木田身边,不停的念叨什么时候再去东京,而国木田已经开启了免太宰骚扰模式,手中飞速的处理这文件。

  好奇的侦探社成员们,讨论着为何太宰刚从东京回来,总的想去东京。

  刚从杀人现场案件处理完回来的乱步,有气无力的把脸贴在冰凉的桌面上搭着话。

  “东京能有谁啊,东京有太宰那宝贝儿子呗,去东京能见到小一号的太宰叫他爸爸呗,唉,太宰就不能再成熟一点嘛,幼稚。”

  “……”

  “……”

  其实侦探社里最幼稚的是乱步先生你啊……

  就算太宰再想去东京,也不可能的,比较因为上次组织的事件,中岛敦上了报纸后,侦探社的军事委托可以翻了几翻,大家都挤着时间休息。

  太宰去不了,但是别人去的了啊,比如最近并没有什么大事件需要这个战斗天花板出马的中也。

  就在中也需要代表港口mafia参加一个东京宴会的时候,听见底层属下苦恼的工作。

  一个对于中也也就顺手的工作,于是中也就帮应下了。

  似乎是一个在东京欠了港口mafia的高利贷不还的家伙。

  一个月后,中也开着他的跑车一路从横滨飙车到东京,当然在进入东京管辖区域的他放慢了车速。

  东京是一个各个关系复杂紧密的城市。

  在东京对任何方面一个人都是要保持警惕,即使掌控横滨的夜晚的森鸥外也不例外。

  中也找到了拖欠mafia利息的人,可这个男人明明才二十多岁却邋遢的跟三十四十岁的中年人一样,头发也有些白头发。

  神经兮兮嘴里死死念叨着他没有欠mafia的钱。

  中也看到这个人也有点于心不忍,但是要是这种事情有了先例随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别人的欠mafia不还,都是往死里打,要是开了先例,别人也会学样子。

  让mafia的颜面扫地,所以无论怎样中也永远是mafia为第一,中也按照mafia的方式,把人打了一顿,翻出他的钱包,把卡钱拿出后警告他下次按时还钱走人。

  中也走远后,叹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底下的人来做吧,自己不适合。

  另一边的神无月,在按照惯例向外公回报自己的情况后,听外公训导教一下公司管理的东西。

  虽然我才六岁,但是按照老一辈想法是要早些熏陶,早期教育,于是我懵懵懂懂的学着大学金融系的知识。

  外公无视了神游天外的神无月,说着自己交代的事情:“我明天有个特别的宴会。”

  肯定是要我下去准备东西,明天好带我去见人。

  “这次的宴会我就不带你去了,你好好在家看书,明白了吗?”

  嗯?!

  居然不带我去?看来这次宴会非同寻常啊。

  我虽然心里好奇但是表面上还是要垂眼恭谨的对外公肯定的答应道。

  可就在宴会的夜晚,我在羽生府邸练习挥刀的时候,一只明显不同往常一样可以轻易打到的妖怪闯入羽生府邸。

  家中的佣人有些被吓到躲在房间里有些经验的男佣人拿起武器对准妖怪。

  也不是第一次了,毕竟羽生家的妖气还是挺足的,让家中的佣人也能习以为常谨严有序的躲的躲打的打。

  我在以妖化的形态出现众人面前时候,显然大家都找到了主心骨松了口气。

  “已经通知了巫女和除妖师了吗?”

  “是!少爷已经通知下去了,正在赶往羽生的路上。”

  我从空中一握一把大太刀出现在我的手里,十分警惕的盯着庭院中巨大妖怪。

  “派人保护外婆了吗?要是除妖师来了,让他们先优先保护好外婆。”

  “是!已经把老夫人的房间放满了符咒以及法师的结界宝物。”

  听到安排后,我心里放心多了。

  看看月色,我暗自想着,起码要在外公回来前收拾掉不然又会有一顿训斥。

  大家看见我会扇动翅膀后,抱住柱子起码不会被我的妖力扇走。

  既然体型巨大,那就有很多不灵活的地方。

  这是我战斗后总结出来的经验,在交手后一个多小时后,除妖师等人终于赶来了。

  妖怪见势不妙趁机溜走,现在让它跑了,可能会祸害他人。

  我急忙挥动翅膀跟着它飞去,害怕别人发现自己就把腰间上的大天狗面具戴在脸上。

  就算是被人拍照了,起码不会被认出来是自己。

  在追了很久后,外公的宴会都估计结束了,我都在想要不要放过它后。

  它似乎被一个人类擒住了?!

  我瞪大了双眼,眼睛里满满的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一个橘红发色看上去并不是很高的男人,单手就把它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