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22章 心理治疗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我开始慌了,一个月前才被外公千叮咛万嘱咐,不可招惹横滨的港口mafia,自己也做了保证,现在是啪啪的打脸了。

  不仅要担心自己现在身在虎穴安危,还要担心自己回去之后还要遭受什么惩罚。

  说真的,这不能怨我啊,我也是真的没有料到大晚上随便在东京的荒郊野岭还能碰到港口mafia。

  你们港口mafia不是都扎根在横滨的吗,怎么会出现在东京郊外啊?!

  这样随便跑出来,很让人担忧自己的生命安全的好吗?!还有政府的安全措施呢,真是不靠谱啊!

  我像孩子一般好奇着中也叔叔的别墅里眺望,其实观察着有多少扇窗户还有些房间的设施。

  中也叔叔也不管我,自己把帽子摘下来放在帽架上,上面已经有很多帽子了,但是帽架上有个一看就有些年代感却保养很好的帽子。

  在中也叔叔看过来之前飞快的移开眼睛,像是在寻找什么新鲜玩具。

  “哇!是洋房呢!很少见呢!我印象里洋房都是些有权有势大户人家的所才能居住的。”

  我已捧读的形式,拖着自己的高昂的声调让人感觉自己是相当的土鳖。

  今天晚上这绝对是我要深藏的黑历史最羞耻没有之一!

  我明明并不想做这种非常失礼的举动,但是既然演了就要演全套,还是要装作好奇奔跑于别墅里。

  这样也方便我探查地理位置。

  中也叔叔完全不管我,脱掉外套后,里面是标志正装西装三件套的马甲和白衬衣。

  中也叔叔在他的酒柜里拿出一瓶我只在某个宴会上看见的红酒。

  真是一种有价无市的红酒。

  中也叔叔把脚搭在茶几上,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神情有些惬意。

  我赶紧充满好奇的问道中也叔叔。

  “那个,中也先生似乎和我同名的‘太宰治’很熟?”

  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本来还挺开心的中也叔叔一下子就变脸了,一副无比嫌弃烦躁的表情。

  口吻也非常不爽的回道:“谁会和那个每日自杀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青花鱼熟啊?!”

  我咽了咽口水,太宰先生你的形象似乎在中也先生心里特别不好啊。

  “那个,你们什么关系啊?”

  中也先生本来是细细品尝红酒的,但似乎在我提到太宰先生后,他就像心中有怒火一样,一口闷了。

  在我继续提出问题后,中也叔叔的表情足以吓哭我这个年纪的孩子了。

  “哈?什么关系?是迟早让青花鱼死在我手里的关系!!”

  然后中也先生就沉浸在自己暴打太宰先生的幻想里了,手中空了的高脚杯都被他捏爆了。

  我对于中也先生的论充满了困惑,明明是非常危险的发,但是只有愤怒没有杀气?

  我对此表示不太理解中也叔叔的行。

  在中也叔叔去洗澡的时候,我小心谨慎的走到中也叔叔的帽架上,拿下那顶我从进门一直起就非常在意的已经过时了的旧帽子。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帽子上的名字却不是中也叔叔的,而是一位叫rimbaud的帽子。

  为什么别人的帽子会在中也先生这里?

  我暗自记下这个名字后,不动声色的把帽子返还在原处,开始查看还有其他可以调查的。

  结果是无功而返,虽然已经做好心里准备没有关于这位中也叔叔疑似港口mafia的线索,但还是有点小失落,我第一次冒着生命危险真正的像侦探一样在调查呢。

  想想还有些小兴奋?

  或许下次可以请教一下那位侦探社里的百分百破案招牌江户川乱步先生。

  我观察到客厅中有一部座机电话,我迟疑了一会,还是不打电话给羽生家打电话了。

  这里估计是港口mafia的一处房产也就是说,电线和电路电话线等等都可能被监听到,我还是不冒险了。

  我摸摸下巴,既然这样说不定这个屋子里的电话路线说不定是一条的?!

  这样说来,中也叔叔房间要是也有一部这样的座机,就等于我可以借助客厅的电话偷听中也先生讲话了?

  我走到主卧门口扭动门把手,果不其然被锁住了。

  我掏出从厨房顺手拿的小小的水果插,我耳朵靠着锁,听着锁声弹起的声音。

  我满足的拍拍手,虽然我只撬过一两次,但是我感觉还挺简单的嘛。

  在房间内的床头桌上就有一台一模一样的座机电话。

  我在座机电话的两边凹槽里,塞纸巾垫高了电话后就不会压着挂断按键了。

  锁上房间的门后,我返回客厅,趴在沙发上一脸很困的样子。

  这时的中也叔叔也洗完出来了,看见我一副眼睛要闭不闭的眼样子,嫌弃的打发我去洗澡。

  我眨眨眼问我没有我换洗的衣服的时候,中也先生有一瞬间的空白。

  好吧,我知道了肯定没有。

  随后,中也先生从他房间里拿出一件他的崭新的男士睡衣。

  只有睡衣,没有睡裤,因为他说我不需要)

  是的了,哪怕我在心里嘲讽这个混蛋神明是个矮子,但是现在他还是比我高。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中也叔叔靠在门外玩的手机,看见我穿着非常的宽大了,勾起嘴角嘲讽的用手在我脑袋上比了比我们之间的身高。

  我的头顶只到他的腰间部,我不开心的鼓起脸。

  随后中也叔叔蹲下来和我平视,细心的帮我把可以拖地的袖子一层层的折到的手掌露出来。

  走了两步路后发现太束手束脚了,我双手提起衣摆,像欧洲贵族女士们提着裙摆,这让我有些郁闷。

  我的后领子像被命运捏住的后颈皮,就被人提起来,我悬空后中也叔叔抱孩子姿势,抱着我。

  我把脑袋搭在中也叔叔的肩膀上,很明显感觉到中也叔叔姿势非常僵硬。

  我近距离观察中也叔叔的头发,我心里感叹,好好看啊,拥有如此鲜艳的色彩。

  母亲和太宰先生头发都是暗色的,我倒是非常喜欢中也叔叔和征十郎的头发,那么鲜活,那么绚丽。

  “小鬼,虽然没有太整理好客卧,但床是铺好的,你先凑合一晚上。”

  睡客卧?才不要,我费劲心思的安装简陋的窃听起是为啥?

  我鼓起脸像小孩子发脾气一样,扯了扯中也叔叔搭在肩膀上的头发,我不想扯痛如此好看的头发主人,只能引起下注意。

  “不要!我要睡客厅!我还没玩够呢!”

  “小鬼你不要得寸进尺啊!”中也叔叔不善的看着我,试图警告我。

  可是熊孩子怎么会听劝告呢,当然是一哭二闹咯。

  我似被大人的威胁吓坏了一样,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眼睛眨巴眨巴似雾水就要凝聚成泪珠了。

  中也叔叔被哽住了一样,眼睛看向别处,口吻有些不烦躁的说:“行了行了,你想睡哪里睡哪里!”

  我飞快的收起表情,对着中也叔叔笑的像个乖巧的孩子。

  中也叔叔对我无语抽了抽嘴角,无奈的叹口气。

  “先说好,睡客厅会感冒的,自己盖好被子,沙发不比床舒服。”

  我笑眯眯用力的点点头。

  中也叔叔是个温暖善良的人啊,就像他的头发一样柔软。

  我靠在中也叔叔的肩膀上,垂下眼眸挡住鸢色中的阴沉,中也叔叔,我不想你是港口maf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