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26章 心理治疗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事情大概发生在我三岁的时候吧。

  我当时和其他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喜欢听完睡前故事后,追问很多问题。

  因为母亲查出疾病身体不好,不会天天讲故事给我听,所以这个每日要完成的任务就留给照顾我的女仆了。

  啊——说起来,我到现在都很清楚的记得她的脸呢,明明其他孩子都会忘记年幼时候的事。

  我还和母亲住在洋楼里,因为是欧式的,所以母亲让从羽生家调派过来的女佣们换上黑白色的女仆装。

  给我讲睡前故事穿着女仆装的女仆很年轻大概也就二十出头吧,娃娃头,很活泼开朗,是个长的漂亮爱笑的姐姐,棕色的眼睛里像是闪着光。

  “……之后呢,他们一同分食了那个被诱惑的女生。”

  坐在我床边,念完妖怪故事的女仆姐姐一脸无奈的合上那本厚厚的妖怪故事。

  她很是无奈的说:“真是的,老爷,夫人居然会让人给小少爷念些这样的故事,我一个大人听完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少爷他更会……”

  她抬起头看见我一脸兴奋的脸,汗颜的把未说完的话咽回去了。

  “呐呐,姐姐,我能不能见见那个叫什么什么的童子啊?”

  我穿着卡通幼儿睡衣坐在可以睡三个大人的四柱床边上,兴奋挥舞着我短短的小手奶声奶气的说。

  三岁的时候我的脸就是个小包子,带着很明显的婴儿肥,鸢色眼睛在脸上占比也是比较大。

  女仆姐姐抑制住想掐掐我脸的冲动,掩饰的咳两声。

  “咳咳,小少爷,是酒吞童子啦。”

  我当时念音还是非常的不熟练,我含糊其辞的念着:“那个酒唔什么吞童子,我想见见它!”

  女仆姐姐她好笑的说:“为什么要见这种恶鬼呢?小少爷不害怕吗?”

  我不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了,我只记得她回答我的话。

  “好好好,小少爷赶紧去睡觉吧,要是酒吞童子不忙的话,会来梦里见你的。”

  我当时还有很多不能理解的东西,比如什么是梦。

  我困惑这个说:“它只会在梦里见我吗?”

  女仆姐姐好笑的回答我:“是的,只会在梦里。”

  “要是我不想见它了,怎么样让它消失呢?”

  女仆姐姐替我整理好枕头,在离开我房间之前她揉揉我的脑袋。

  “要是小少爷做恶梦了就想着这都是假的,等天亮梦就醒了,它也消失不见了。”

  梦里都是假的……

  我应该是在做梦,身体觉得轻飘飘的,我像是感应了什么,我下床走到走廊上,透过窗户看见小庭院。

  这个梦境很像现实啊,我想着。

  夜深人静,12月份的东京已经下了厚厚的雪,我看着庭院白茫茫的一片,没一会又开始下起小雪了。

  有人打破了这份宁静。

  是给我念故事的女仆姐姐,她还牵着一个俊美的男子。

  我歪着脑袋,想破头也对不上,女仆姐姐身边还有这样的一个的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是怎么进来的,明明外面有很多保镖在值班。

  他们走到庭院中间后事情就像我的睡前故事一样,而我像一个观众一样,看着故事从头演到尾。

  我看见女仆姐姐眼睛里似乎没有往常一样,眼睛是神采奕奕的,而是死气沉沉,表情微笑像痴迷于眼前的男人。

  我感觉哪个怪怪的,想要出声又不知道怎么办。

  那个男人向我望过来,远远的就直盯我的眼睛,不是人类的眼睛,是妖怪的眼睛。

  他是酒吞童子。

  我心里有种莫名肯定的感觉,我想要大声叫醒被酒吞童子诱惑的女仆姐姐,却像是被什么抑制住了一样,只能当个观众。

  再他们似乎就像恋人一般,即将在小雪飘飘浪漫亲吻的一刻,酒吞童子变回它狰狞难以被人类接受的外形。

  它用它的利齿咬住了女仆姐姐纤细的脖子,尖尖长长的利齿一大把都没入了血肉中。

  就像是我从动物频道中看见肉食动物咬着猎物的气管一点点让它断气。

  血从酒吞童子的牙齿滴落在雪地上,染出鲜红的色彩。

  女仆姐姐的头歪向我这边,她的眼睛在死亡的那一刻恢复往常一样眼睛闪着光。

  她看见了我,是的,她在望着我,她在死亡的最后一秒,流下了眼泪。

  没有惨叫,连再踩雪地上沙声都没有,这是一场没有声音的哑剧。

  酒吞童子和故事中一样,它叫来它妖怪属下,一起分食了那个被诱惑的女孩。

  我默念着,这是梦,都是假的,等醒过来了我要和女仆姐姐说这个梦。

  我扭头回到自己的大床上,闭眼睡觉。

  可是我被叫醒后,别人告诉我,女仆姐姐消失了,庭院也没有她的血迹,也没有人走过的痕迹。

  还是一副美丽的雪景,雪似乎帮忙掩盖了发生的故事。

  我膝枕在母亲的腿上,对母亲所说这我看见的梦境。

  母亲还是那么美丽,看我的眼睛中是透过我看向我未曾谋面的父亲的迷恋和对我的关爱。

  “都是一场梦。”

  可是有一就有二,有三,每个消失的人都是给我念故事的人,而我也看了一场场真人版的故事,已经没人敢给我念睡前故事了。

  当时还在中年的外公,因为这件事情跑来看我和母亲,住了三天后,就找到了源头。

  在我印象里那次是我觉得外公最有压迫感的见面。

  “他们会消失或者说被妖怪吃掉都是因为你啊,羽生神无月!”

  因为我吗?是因为我吗?是我的错吗?

  外公找来了一个男人给我念床头故事,每次念完他后,妖怪都找不见他,在第二个夜晚那个讲故事的男人有会给我来念故事。

  为什么我会知道妖怪找不到他呢,因为我发现我可以透过妖怪的眼睛看东西了。

  第三次念完故事后,男人没有离开,他就站庭院中,妖怪也着急的想要吃掉他的时候,埋伏在暗处的除妖师和阴阳师,巫女们一起把妖怪消灭了。

  我睡梦感也解除了,我就站在窗台边看着,我明白了。

  我是杀人凶手……我用妖怪杀死了好多人。

  “这是你的异能,神无月,你要控制好它!”

  后面我就再也没有去过幼稚园了,一切都变成一对一的启蒙课。

  对了,那本启蒙书叫什么来着?啊,好像是叫帝王学……

  我还要上心理学课和治疗,我的思维模式从普通幼稚的幼儿像打激素了一样飞快的成长。

  面对母亲担忧的眼神,我学会了伪装我自己,在母亲面前我永远是个开朗活泼爱笑的孩子。

  我在母亲面前可以玩着我之前玩的不亦乐乎的,现在不屑一顾的智力积木,那怕我早就看出母亲的眼神不是给我的,我也可以装成像什么都不懂得孩子。

  我在这类似拔苗助长的学习后,心智也的确成熟多了,可我逐渐对很多东西都不太在乎了。

  这种方法也的确让我的掌握了我的异能,我在书房一个人看书的时候,心里一动,再次让酒吞童子出现。

  它讥笑的看着我,我看了大量关于它的故事和一些注解,它越来越可以鲜活的出现。

  它会和故事中一样开口嘲讽我了,它会说它想喝酒吃人了,我开始只能控制它的行动随后我可以让它闭嘴,让它思维消失,像一个傀儡一样按照我的命令来。

  我用我的太刀砍死了它——

  每次它出现它都在告诉我,我是个杀人凶手,是我杀了那个一直照顾我的姐姐。

  我还能再次召唤,故事人物是虚构的,也是永远存在的。

  后面我才知道那个一直给我讲故事的男人是日本异能处的人,也就是说我在国家监控范围内以及我的异能已经备案了。

  难怪还会让我继续听故事,到头来是因为我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处会被强制使用异能。

  我睁开眼睛,甩甩脑袋,自嘲的笑了笑。

  怎么会想起这些陈年旧事了?羽生家早就和异能处谈判好了,他们禁止监控我,我也会在需要我的一天帮他们,全当还帮我掌握能力的人情了。

  我出了这个昏暗的巷子,我现在还在横滨街道上,我站在路牌边想找去武装侦探社的路段。

  “爱丽丝酱~拜托啦,还有几家洋装店,去嘛,去看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