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33章 心理治疗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红砖仓库也是横滨标志性建筑物场所之一了,不乏有很多年轻人约会场所,既然有人,那必定有消费的场所。

  看着鲜艳的红色,我满足的笑着感慨:“这个颜色看上去让人觉得好好看呢。”

  太宰先生低头看我:“神无月觉得红色好看?”

  我点点头回答:“绚丽多彩的颜色我都喜欢,中也叔叔和尾崎红叶姐姐的头发也非常好看。”

  我们围着红砖仓库附近转了转,太宰先生突然对我说:“说起来,神无月这一身衣服到是有些mafia的感觉呢!”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中也叔叔挑了好久的衣服。

  也还好吧?有点正式又不乏休闲,整套下来只有颜色倒是有些偏暗色。

  我迟疑的回答道:“有吗?我觉得还好吧……”

  太宰先生蹲下一副非常肯定严肃的表情:“也不是知道是谁挑的!品味真是不好!真巧这边有童装店,我们去买新衣服吧,神无月!”

  说完就不等我回答拉着我就进了童装店里,我满头黑线站在一旁看着,太宰先生非常高兴的挑着和中也叔叔不同审美的衣服。

  我算是知道了,你就只是想贬低下中也叔叔的衣品而已。

  我叹了一口气,伸手拉了拉太宰先生的外套说:“太宰先生,你还记得你还在咖啡店里赊着账吗?而且今天我身上可没有带钱哦。”

  太宰先生低头眨眨眼,然后笑的非常灿烂的告诉我:“谁说用我们买单了?”

  我一脸困惑的望着太宰先生,我们不付账,难道还有傻子给我们买单吗?

  “自然是中也这个做叔叔的买单啦!”

  我表情三秒钟空白,我吓得眨眨眼,有些艰难的开口问道:“太宰先生说中也叔叔?中也叔叔买单?”

  太宰先生还是笑眯眯的,无比肯定的回答我:“的确是中也哦!”

  我咽了咽口水,缓了下自己的心情:“太宰先生,你还记得我们刚刚做了什么事情吗?”

  “当然,不就炸了蛞蝓的爱车嘛。”

  “……”中也叔叔,你曾经是怎么得罪了太宰先生的?

  我神情无奈呼出一口气,叹息的说:“太宰先生,中也叔叔不可能买单的。”

  “我黑了蛞蝓的黑卡。”

  “……”

  太宰先生,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你知道你在说啥吗?你在用港口mafia的干部的卡给我买单啊!

  我瞬间瞳孔地震.jpg。

  看来我必须要加强保镖的人手了,不然哪天中也叔叔越想越气带着一大批港口msfia就杀过来了,我一点防备都没有。

  我舒缓了一下心情后,带着一丝好奇心比划一下了一个数字询问着太宰先生:“那中也叔叔的卡上有这个数了吗?”

  太宰先生笑眯眯回答了我的问题:“不要小瞧了mafia干部的工资啊,神无月。”

  所以说,超出了这个数吗?!

  我再次震惊了下,还好我没有开口让中也叔叔来当我保镖的事情,不然他的一个月工资里就是我一个月的零花钱和生活费了!

  先别说森先生肯不肯,我反正是雇不起了!

  我又把目光投向了眼前的人,疑惑道:“太宰先生,您之前也是港口mafia干部之一吧,所以您的工资呢?”

  太宰先生一副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在叛逃之前花光啦!”

  “……”您是在一夜之间买了价值十多亿日元的上市公司吗?!

  我默默的算了下自己存的小积蓄,和自己投着玩的理财……

  我要抓紧时间赚钱啊,以太宰先生的速度,我起码要一个月赚个十亿日元啊,才能养活太宰先生,但是我好像做不到啊!难道我真的要和港口mafia同流合污了吗?

  外公会气的把我扫地出门的!

  太宰先生给我买了一件跟他身上外套同色系的外套,我和太宰先生俩人同时出现在镜子里时,乍一看到像是穿了亲子装呢。

  于是太宰先生立刻敲定了这件外套,用中也叔叔的卡付账。

  我想了想拉拉太宰先生的外套,让他蹲下来,他十分也配合我蹲下来,我凑到太宰先生耳边用一只手遮住嘴巴,悄悄的跟他说:“太宰先生,我也想学如何黑中也叔叔的卡。”

  说完我对着太宰先生眨巴眨巴眼睛。

  估计刚刚对着太宰先生耳朵说完导致他耳朵有些痒,他揉揉耳朵。

  他笑着问我:“想学?”

  我有些兴奋迫不及待的点点头,太宰先生就带我出了童装店后,一边给我教学一边带着我逛街。

  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太宰先生看见有卖可丽饼的,他跟我说:“你看上去很热的感觉,我给你去买个可丽饼冰激凌?”

  其实我没有热,甚至还有点冷,但是我还是在太宰先生面上表现的非常高兴的点点头。

  在太宰先生去排队给我买可丽饼的时候,我望着天空,脑袋有些昏沉。

  完蛋了,这下真的感冒了,明明中也叔叔也提醒过我睡客厅是会感冒的,等等还是早点回去吧。

  我坐在公共长椅上,疲倦的揉揉脑袋,准备闭目养神一会,就听见有细微的猫叫。

  我背后的草丛中有个估计还没断奶的小猫,母猫却不知去哪里,而且它浑身脏兮兮的,虚弱的呼唤有人救它。

  我冷漠的对着小猫自自语:“你也生病了吗?你也没有母亲了吗?”

  它一个劲的对着我唤,可是我无动于衷,甚至想着觉得要是我们俩个就这样病死了,会不会更幸福一些呢?

  然后跑来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也看见这个病弱的小猫咪,她天真的问我:“你不救它吗?它看上去快要死了!”

  我面无表情诚实的回答她,我真实的想法:“我不想救它,你也不知道它会不会觉得就这样死去会更好呢?”

  小女孩一皱眉生气的反驳我说:“小猫咪怎么可能不想活下去呢?所有人都想活下去,只是没人救它而已!”

  女孩子小心翼翼把小猫咪抱进怀里生气的对我说:“坏人!”

  然后匆匆的带着小猫跑走了,大概是去找她的父母了吧。

  我是坏人吗?大概是的吧,正常人都会选择去救那个猫咪吧,而我觉得那个只猫说不定和我一样呢。

  我有些阴暗的想,那个女孩子家里要是不同意,她到最后还不是要扔下它,她也会不会也成了个‘坏人’呢?

  就在我出神发呆的时候,窜出只三花猫,也不怕人端坐在我的腿上,一双竖瞳直盯我的眼睛。

  我也不赶它,还对着它说话:“刚刚那只猫是你的孩子吗?也把它扔下是不是也觉得死亡才是最好的选择吗?”

  它又扭头看了看远处的女孩,她把小猫高高的举过头顶,笑吟吟的跟她父母说什么,最后她的母亲揉揉她的头,女孩也是非常高兴的表情,小猫也舔了舔女孩的脸。

  看来那个女孩成为了一个好人,真是令人羡慕的家庭啊……

  我伸手揉揉我腿上这只大猫猫的头:“看来那只小猫是会幸福的,看来它更想活着,这是所谓的‘这个世上总要被什么牵绊住嘛’?”

  我不知道啊,母亲,我到现在我还没找到应该拼命活下去的理由,但是我还是会听您的话,努力活下去的。

  我意识有些涣散,对着大猫疑惑的嘟囔着:“我好像见过你?”

  我腿上的大猫猫就毫无征兆的窜走进我身后的灌木丛中了。

  这时候太宰先生也拿着一份可丽饼回来了,他坐在我身边把可丽饼递给我,我吃了一口中间的冰激凌,冷意让我意识有些可以集中了。

  我望着手中好看到特别引起食欲的可丽饼说:“太宰先生,广阔无边的海洋能留住你吗?”

  太宰先生好看的鸢色望着前方的太阳高照的广场上肯定的回答我:“不能。”

  “延绵不绝的山峰呢?”

  “不能。”

  “还没亲眼见过的沙漠呢?”

  “不能。”

  我问了好多地方,太宰先生都不感兴趣,我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

  我睁开眼睛说:“港口mafia中有人能留住你吗?”

  太宰先生他没有立即回答我,他停顿了下:“不能。”

  “武装侦探社呢?”

  太宰先生似被阳光刺到眼睛,他半垂眸说“大致也是不能吧。”

  手中的可丽饼有些融化了,我手微微捏紧,冰激凌就流下到我手背上了,我扭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太宰先生的侧脸说:“……那我呢?”

  “……”

  太宰先生扭头看着我,他眼睛直视我,似要看透我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想,我没有丝毫的退缩。

  太宰先生慢慢的弯下腰,他的额头贴着我的额头,我们俩对视,他带着笑意的说:“我不知道。”

  我用我现在明显不够用的脑袋想了想,声音没有起伏的说:“看来,这个答案是最好的了。”

  太宰先生支起背来,表情所有所思的说:“你不是太热了点?”

  我没有搭理太宰先生这句话,语气有些兴致不高的说:“我在mafia太宰先生之前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副你的自画像。”

  太宰先生笑着问我:“是不是被吓到了?”

  我摇摇头,摇完后我觉得我脑袋有些像浆糊一样了,我撑着意识继续说:“没有被吓到,既然太宰先生认为那是自画像,我就擅作主张的在你的画像边添加了个漆黑的小孩子。”

  我睁大眼睛仰头看他:“这样我也是个小怪物了,太宰先生就不会觉得这个世上只有你一个怪物了。”

  太宰先生表情有些惊讶:“你……”

  我把头扭回去敷衍的吃了俩口可丽饼的外皮,擦了擦手和嘴笑着对太宰先生说:“太宰先生我们回去吧,今天我玩的很开心。”

  我率先从公共木椅上站起来,但是我一下子脑海里失去了意识,眼前一黑,身体往前的地面上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