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34章 心理治疗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太宰治在羽生神无月接触地面前,接住了羽生神无月。

  太宰治把他面部朝上,看见这个神似他的孩子,双目紧闭,面色潮红,一看就是生病难受的症状。

  这下即使没有带过孩子的太宰治也明白这孩子在发高烧。

  太宰治苦恼的叹了口气,既然生病了就说出来啊,他还给这孩子买了冷饮,他一声不吭吃了。

  太宰治抱起羽生神无月放在平躺在公共长椅上,让羽生神无月脑袋靠在他的大腿上。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国木田君的电话,果不其然在太宰治还没有说话,对面的男人已经怒火冲天的对着电话狂吼。

  太宰治把手机拿远些,等对面声音小点后才把手机靠近耳边:“国木田君,你知道横滨哪里有儿科医院吗?”

  本还在生气的国木田君听见太宰治的问题一愣,思考了一会说:“儿科医院?大概只有横滨医院才有儿科吧,怎么了吗?”

  太宰治用手摸摸羽生神无月的脑袋,烫的似乎都可以烧开水了,对国木田君说:“神无月这孩子在发高烧,我马上带他去医院,要是他家里来侦探社接他,就告诉他们医院地址吧。”

  国木田君略有些担忧太宰是否能搞定好,但是还是应下了这件事。

  太宰治挂完电话,抱起羽生神无月就路边拦下一辆的士,两人坐在后排后,太宰治让神无月坐靠着他身上。

  太宰治时不时用手摸下神无月的额头,观察是不是他特难受,这样坐着会不会舒服。

  前排的中年大叔司机从镜子上看看太宰治这个样子,笑着说:“那是你儿子吧?”

  太宰治没想到司机会跟他搭话,一愣了下停顿了下回答道:“啊,是我孩子。”

  中年大叔司机稳稳的开着车,语气有些感慨说:“你这个样子让我想起我以前带我儿子的时候啊,他头一次生病,吓得我闯了好几个红灯,你也不要太担心啊,小孩子生病也是常识,不过担心孩子也是父母天生的本能啊。”

  太宰治低头看了看靠在他身上的神无月,所以这也是身为父母的本能嘛?

  当太宰治抱着神无月进入医院时,有很多家长都小心的抱着孩子看病,时不时有有小孩子的咳嗽声。

  当护士和医生测量好神无月的生命体征和体温后,医生非常严肃的皱褶眉头跟太宰讲神无月的身体状况。

  “这孩子体温都快40摄氏度了!你们做家长的要多观察孩子身体情况啊,再迟点这孩子脑子都要烧糊涂了!”

  医生语气稍微有点重,但看在太宰实在是太年轻的份上就没有多加批评,他叹了口气,打开病历卡手里拿着水性笔询问太宰。

  “这孩子以前打过什么预苗?对什么过敏吗?还对什么药物过敏没有?”

  太宰治被一堆问题砸懵了头,他对着医生无的眨眨眼。

  医生没有听见太宰治的回答,抬头看向太宰治语气不善的说:“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太宰治咽了咽口水苦笑的说:“这孩子之前一直都是跟着母亲生活的,这几个月我才见他几次。”

  医生皱眉头不耐烦的用手中的笔点点病历:“那孩子的母亲呢?人呢?孩子生病了,她总该赶过来吧?”

  太宰治叹口气说:“孩子母亲已经过世了。”

  “……行了,我也不问了,但是我作为儿科大夫还是得提醒做你这个家长的要注意孩子身体情况啊。”

  可能医生在这块领域的气场太强了,太宰治只能连忙点头。

  待医生安排好神无月的床位后,太宰治才缓了一口气,他才发现带一个孩子居然要这么操心的,当年他带芥川可没这么多耐心。

  果然亲生的和捡的就是不一样吗?

  太宰做在床边看着神无月难受的小脸,烦恼的挠挠后脑勺。

  给羽生神无月安排的病房也不是一人一间的单人间,而是有些很多小朋友的普通病房,所以可以说这间病房,不,整个科室都充满着哭声。

  “妈妈——!我不要打针!呜哇——!”

  “痛死了——我不要打针!”

  “我不要吃药——!”

  在众多孩子哭闹家长满地追,太宰治站在病房就显得格外的画风不符。

  但是谁也逃脱不了中年大妈的问好,太宰先生也不例外。

  一位身材有些臃肿的大妈面带笑容的走来跟太宰先生搭话:“啊,真的是位很年轻的家长呢!病床上的是你弟弟吗?”

  太宰先生一向对女性很温和,他微笑的回答道:“不是的,那孩子是我的儿子。”

  中年大妈单手遮挡了下自己惊讶的嘴,眼睛有些不相信的来回在太宰先生和羽生神无月的脸上比对。

  “那……那还真是位年轻的爸爸呢!”中年大妈似有些尴尬的笑着打圆场。

  太宰先生也不在意的笑了笑:“嗯,恋爱谈的比较早。”

  估计是难得有太宰先生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来医院给孩子陪护,而病房里的家长大多数都是家庭主妇,大家都新奇的围住太宰先生,搭话的内容都是没营养的聊家常。

  因为家长都围着太宰先生了,小孩子就解放自我了,在病房里打闹活力的根本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一个小孩子见所有小孩子都起来玩,就羽生神无月在床上躺着,男孩拿着手里的玩具车,调皮的想拿玩具车在羽生神无月身上走一圈。

  可刚把玩具车放在羽生神无月身上,在一瞬间小男孩视角突然翻天覆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下子手都被人擒住强势的压在床板上。

  小男孩楞神的盯着那双明显不是人类的鸢色竖双瞳,手里握紧的宝贝玩具车吓的松开,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男孩想起自己母亲给他讲的床头妖怪故事,一下子恐惧的起来,嘴巴颤抖的张了张,大声哭喊了起来。

  开始掉下来的玩具车的声音并没有引起大人们的注意,但是随之而来的孩子害怕的哭声引来大人们的目光。

  本来还昏昏沉沉的羽生神无月,一下子被哭声惊醒,才发现自己擒住的只是个屁大点的小屁孩,并不是可能在夜晚偷袭他的妖怪。

  他闭上眼睛,疲惫叹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了?!好好的怎么打架了?”

  “好了好了,小孩子打架正常行为,快放手,这个小弟弟都有痛了!”

  大人们都努力的和稀泥,羽生神无月也慢慢松开这个被他吓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的小男孩。

  小男孩赶紧跑向他的母亲身边哭着大声的说:“妈妈——!那个人不是人,他是妖怪,他的眼睛和我眼睛不一样的啊!”

  大人们一下子被吓住了,都不动声色的望着羽生神无月,等待他慢慢转过身来,紧张的盯紧了他。

  羽生神无月也配合的向众人转过去,强行压着自己不适的生病反应,对着家长和小孩子们笑的和太宰先生如出一辙的笑容。

  眼睛自然是和太宰先生一模一样正常人类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