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 77 章 心理治疗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浮空于羽生家空中之上。

  拥有极好视力

  安静到无事发生,佣人们依旧干着自己事情,外公也在书房里看着财务报表,外婆依然是在佛堂中拨弄香灰。

  “……”

  我本想重新挂起往常般的微笑,却怎么都抬不起嘴角,也抑制不了心中蔓延开来失落。

  宛如,神无月是这个家中多余存在。

  在上天吹了会冷风,平复了下心情,我选择不动声色进入屋中。

  至于花开院家布下的结界……

  开玩笑,放到之前我还只能硬闯,现在做为半神的我想要不惊动任何进去简直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得到的事。

  无声无息降落在自己房间外。

  拉开房门,里面黑暗被突然起来的月光照进一块光亮,显得很突兀。

  我竟有一丝恍惚,之前我的房间有这么空荡吗?会让人觉得这个房间充满寂寞、孤独。

  走进去,里面什么东西都没丢,佣人把物品都规整的很好,是我的东西太少了才对。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未点亮灯,并不想有人发现我回来。

  我独自在幽暗房间里,放空思想,直到好一会,突然冒出个念头。

  要是离家出走怎么样?

  我被这个想法惊了一下,我是个不愿别人为我担忧烦恼的人,离家出走肯定会麻烦很多人……

  但是……

  我立即行动了起来,从衣柜中翻出我的帆布包,装了一身换洗的衣服,把身上学校的制服换成休闲卫衣,带好为数不多几张较大面额现金证件,准备出发。

  在出门一瞬间,把迈出去的腿又退了回来,转身往剑道场走去。

  拉开障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墙面上放架着的萤丸的刀鞘,它精致的刀鞘上多了很多划痕,那是之前战斗的痕迹。

  我把它拿下来,用长布把它包裹起来,横放到背包下,带走。

  它不属于羽生家。

  它是属于我的,它是我的刀,我在哪里它就该在哪里。

  出去和进来一样,没有任何人发现我。

  走出很远才发现大晚上的,我去哪里过夜啊,离家出走有必要披星戴月吗……

  一时的冲动,被浇了一杯冷水,令人无奈、叹息。

  我一个人站在马路灯光下,思索着能去的地方,未察觉到慢慢在我周围散开黑色浓雾。

  “神无月。”

  我听见有个女人唤我,轻柔温和声音和她人一样,我才恍然记起已经许久没有再听见她唤我得名字了。

  我抬头看去,前面不远处灯光下站着位女人,面容美丽到令人怜爱,身体单薄会让人心疼。

  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此时我无比清醒又无比朦胧,即务必厌恶这种把戏又对于内心感情有些感慨还能再次见到她。

  我仔仔细细看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对我微笑了起来,多了几分生动,微风拂过,带动了她到腰有几分微卷的发尾。

  她轻声开口。

  “到妈妈这里来,让我看看神无月是不是更像太宰先生了。”

  “……”

  这句话是她常对我说的。

  其实整体来说我确实很像太宰先生,但是还是有几分像她的,只是她看不到,也不在乎。

  “怎么了吗?神无月。”

  “……”

  我一动不动就看着她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她与我的距离也只不过只有二米之远,见我不过去,她有些担忧的走了过来。

  她一米六多的身高对于我来说还是要仰视的高度,她捋了捋长裙蹲下来和我平视,黑色眼眸带着亮光如温婉动人,举手投足间都有依稀可见外婆培养出来大和抚子的风范。

  一只修长白皙的纤纤玉手轻柔举起,想要抚摸上我的脸庞。

  我静静的看着她细眉间的忧愁,黑眸中真的出对我的担忧,就像我真是她的孩子一般。

  可惜……:

  “啪!”

  在她手挨住我之前,我用力的把她的手挥开。

  她的手僵硬的保持被打开的姿势,表情难以置信还带着几分伤心。

  我终于开口了。

  我冷静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别碰我。”

  她艰难扯开一个笑脸:“神无月你在说什么啊……”

  “别装了,我母亲都过世都快一年了,还有你身上那股掩盖不住的狐狸味该收一收了,妖怪。”

  我毫不留情指出来。

  “……”

  她哼笑了一声,用这个张脸配上一股懒散娇娆,怎么看怎么违和。

  现在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爽。

  左手一伸,妖刀在手心中慢慢具化,用力一握,白光一闪,刀锋直面挥向她!

  本来近若咫尺的距离在她千钧一发之际闪躲出十几米开外。

  待她站稳,她还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对我笑了笑,面对调皮孩子一样的态度。

  “怎么?不开心见到母亲?或者说个更想见到你的——良美姐姐呢?”

  黑雾把她包围,散开便是已经离开羽生家许久的良美模样。

  “……”

  我沉下脸来,怒火在心中沸腾,杀意达到了顶峰。

  她脸上的笑意更盛,又变换了一副黑发黑瞳少女身穿黑色高中生制服的模样。

  “神无月,我无意害你,我很了解你,我可照顾你近一年了啊……你到我身边来如何,成为我孩子。”的一部分。

  知道一个妖怪蛰伏在身边近一年,我还没发觉,胃翻来覆去的恶心,沉了沉声:“滚!”

  “给脸不要脸的小鬼!羽衣狐大人,容我们杀了他!”

  那个名为羽衣狐少女身边聚集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妖怪,在混乱的气息中还混杂着一丝神性的气息。

  我皱紧眉头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们这些堕落的神明还没有一点自尊?!居然和妖怪为伍,你们让信仰过你们的信徒……”

  “闭嘴!要是他们还信仰我们,我们就不会变成这幅模样了!!!”

  “……”

  见完全被染黑他们神情疯魔的样子,我把未说完的话全吞下去了。

  “黑羽!凭什么你失去神明身份后还可以重新回到这个身份上!凭什么?!”

  对于这番话质问我产生疑问。

  忽然想起之前那个跑到羽生家的滑头鬼,我对‘黑羽神明’的所有谜团在意了起来。

  眼前的堕落神明显然知道些我想知道的,他们也绝对不会轻易把消息乖乖奉上。

  “我接触过唯一一位神明,姑且成为老师吧,他告诉我过,只要把人揍打趴想知道什么自然就知道了。”

  我支起我懒散的身体,把右手从口袋中拿出来,左手举着妖刀,刀尖指向羽衣狐杀意尽显。

  “完全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的态度,真是不知所谓的小鬼啊!!!”

  妖怪们在咆哮。

  我内心不屑的哼了一声,我这还不认真?要知道中也叔叔揍我的时候双手放在兜里就没拿出来过。

  我高举着妖刀冲向他们,用力一挥,他们便化成黑雾,让我落个空。

  被黑雾包围完全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只听少女的一串轻笑空灵声,忽远忽近。

  在我察觉我身后到羽衣狐气息,从我左肩探出个少女脑袋,脸上也被少女修长的手掐住脸蛋两侧,脸转向她。

  她对我笑了几声,是轻蔑的笑:“神无月,我都说了我无意害你,既然你想知道,那么就由我告诉你吧——”

  我还尚未理解她的意图,她便撤了黑雾,带着她的属下离开。

  “好好回忆一下你做为人类诞生之前的记忆,若有朝一日你改变心意,我随时欢迎。”

  声音在周围慢慢消失,连带妖气一起散去,夜晚又重回平静,秋风吹响路边的树叶,薄云朦胧盖住残月。

  “……”

  我不掩厌恶,用袖口用力擦拭脸颊。

  收了妖力,准备迈出步伐,大脑却被谁用力敲打了一番,疼的我灵魂震出残影。

  控制不了身体,无力摔落在冰冷水泥地上,眼皮打落下来,陷入黑暗中。

  ……

  我是从人类祈祷中衍生出来的神明,是保护孩子们健康成长的神明。

  那天我和往常一样,在夜晚时分解救了个被妖怪盯上睡梦中的孩子后,跳跃上屋顶,寻找下一个需要我的孩子。

  有个人类少女在楼下仰着头,看见了我,她说……

  “晚上好呀,这位小小的神明大人。”

  我有些诧异有人类能看见我,毕竟就算极少数看得见,也会因神与人地位而深感敬畏。

  其实我当时应该离开,更不应该回话的……我应该听大国主的建议,做为神明尽可能无情一些。

  我还是没能管住嘴,站到人类外围墙上,回应了她,发现她却把我当成倾诉对象了。

  我沉默的听着少女的烦恼,我很少听到这种祈求,毕竟我接收的愿望全是关于孩子的安危之类的。

  她的烦恼我并没什么兴趣,等到即将结尾我就打算离开,可就在她说。

  “要是和太宰先生有个孩子会不会好一点呢,那我一定会是个好妈妈,太宰先生也会是个好爸爸,他的外公外婆也一定会爱他,大家都会幸福的!”

  可能被她的哪个词触动了一下吧。

  我迟疑问道。

  “这样会幸福吗?”

  她还尚未脱离少年感的脸庞笑起来,她向我肯定。

  十几日后我都有些恍惚出神,直到再次见到她,她不再那么高兴,她显得有些憔悴焦虑,我再次听了她的烦恼。

  她似乎犯了什么错,眼睛有些黯然,眼神不停躲闪,话也含糊其辞,只是在强调有个孩子就好。

  我沉默了一会,再次向她问道。

  “这样,真的会幸福吗?那个孩子真的会被所有人爱着吗?”

  她不再利索的肯定,而是迟疑了一会,向我抬起眼睛回道。

  “是!”

  我相信了她,我向大国主辞别,毅然决然脱离了神明身份做为个人类诞生于这个世界。

  相信羽生神无月会成为个幸福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