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第 86 章 心理治疗

小说:如何当好太宰的儿子 作者:妄西 更新时间:2021-12-02 23:39: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侦探们走了,以意想不到的方法赶走了。

  我微仰着头不懂神色打量了下太宰先生,得出一个结论。

  他是个戏精。

  “太宰先生!”警员气喘嘘嘘的跑来,大喘了一口气:“不出您所料,还有一颗炸弹在旋转木马顶端,已经叫专业人员拆卸了,真是太谢谢您了!”

  太宰先生微笑的摆了摆手:“没什么,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带着孩子离开了。”

  刚走没几步,就被背后笑的非常客套的警员叫住了。

  他笑眯眯道:“这个有点抱歉,可能还得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比如您刺伤犯人的做下笔录。”

  这下轮到太宰先生僵着脸干巴巴苦笑着。

  ……

  我见太宰先生老老实实去写笔录了,有些无聊到处看看。

  此时已经进入黄昏了,我从背包中拿出御守兜进口袋里,路过的警察对我笑了下:“不要乱跑哦,小朋友,万一你跑丢了你爸爸找我们要人,我们可惨了。”

  说着他眼睛瞟到我横放在背包下用绸带缠的严严实实的刀鞘。

  他收敛了笑容,有点严肃的问道:“小朋友,你是不是带了什么危险用具?看这个长度……给叔叔看看可不可以。”

  说罢他就想来搜查我的包。

  我避开他的手,我抿了下嘴沉默的站着,警官也不好意思对我这个小朋友用硬的,转身想要去找太宰先生问话。

  我实在是不想总麻烦太宰先生了,赶忙出声。

  “等等。”

  警官也配合的站住耐心等我坦白。

  我无声的从背后的抽出,慢慢解开绸带让做工精美的刀鞘暴露在人们视野中。

  “真是漂亮啊……原来是刀鞘吗,我还以为你带了把刀呢哈哈哈日本可是有明确规定不能携带刀具哦,是我误会了,不过这种呃……该放进博物馆里……”

  我又慢慢把绸带缠回去沉着声音;“不!这是我的!”以强硬语气对警官说。

  警官估计看出我不开心了,有点把小朋友惹恼的无措感,连忙弯腰我讨好说:“没、没人说不是你的啊哈哈哈,叔叔不抢你的,真的!”

  “警官可真是悠闲啊……现在连小孩子都要盘问了吗?横滨军警们要是有这种严格形势估摸着拿下横滨港口mafia指日可待了。”

  太宰先生不知何时出来了,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到我身边跟警官说着略带嘲讽话。

  这下子警官只能原地站着尴尬苦笑的打哈哈。

  我扯了扯太宰先生的衣袖让他算了。

  太宰先生看了我一眼,把我扯他衣袖的手,握进他修长的大人手心中,对警官语气冷淡道:“要是没什么事情了,那么我要带着这孩子先行告辞了。”

  还没等警官说话,太宰先生就牵着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下班期间街道上人来人往都是西装笔挺上班族,每个人都面容上都疲倦写满,夕阳渲染的天空也洒在地面上。

  我不动声色微微想抽回手,但很遗憾太宰先生的手非常有技巧的用力抓住我的手又不会弄痛我。

  抽手的动作被太宰先生注意到了,可他还是当作什么事情都发生,向我侧侧头温和说:“神无月君,感觉到有冷吗?”

  我怔了一下,沉默的摇摇头。

  “是嘛,可是神无月手心有些凉哦,即将进入深秋了,要注意保暖。”

  我默然垂眼,已经要深秋了啊……

  “黄昏时刻来了,要找个地方避开吗,最近的神社让我找找在哪里嗯……”

  什么时候太宰先生会在意起我的体质了……

  我有些好奇抬头观察太宰先生拿手机细心查找的模样。

  就在太宰先生要拦的士带我去附近神社,赶紧用另一只手拉扯太宰先生的手。

  太宰先生眨了眨眼回望我,俩人站在川流不息街道边。

  我松开手,但我那只手还被太宰先生紧紧包住在手心,暖呼呼的。

  我低着脑袋眼睛看向地面微弱轻声道:“没关系,我拿了御守,只要不出意外,弱于我的发现不了我的气息。”就算来了,我也能击退!

  “……”

  太宰先生身体正对我,在我的视野中太宰先生微微膝盖弯曲,随后头顶处一只大手在我头发上揉来揉去。

  “喜欢落日的颜色却要带着担忧欣赏,神无月君以前真是辛苦啦,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打听好御影神社位置了,想必那位人神大人总会有建议帮你解决问题的,以后就不会再担心落日时分了。”

  我抬起头嘴因为惊讶微微张开。

  太宰先生见我表情温和一笑:“这不该是你一个孩子该面对的,这些事情是做为大人该给于你帮助的。”

  我回神赶紧收住丢人的表情,但眼神还是飘忽四处乱看转移下注意力,可还是没憋住带着几分急切问道:“太宰先生什么时候找到神社位置的?还有我招妖怪体质、还有……还有嗯……”说到后面我都不知道我要问什么了,太宰先生加重揉我头发,招来我的怒视。

  “抱歉,抱歉!只是看到神无月这么可爱的一面,就忍不住先多揉俩吧。”

  我感觉他根本就没尊重的我问题,用力挥开他的手。

  他毫不在意的一笑:“世上哪里有这么为什么呢,人类本身就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硬要找理由的话……”

  他支起身体,放开我的手,双手放进大衣口袋中,太阳光线把我和太宰先生的影子拉长,而我的影子慢慢融进太宰先生的影子。

  “借用你之前的话,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存在大的枷锁,不,应该换一个词,羁绊。”

  这可不是太宰先生能说出来的话啊,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对我说出这番话啊,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太宰先生说完见我痴痴看着他。

  他半垂眼帘柔声道:“直白来说,我们是父子,我有责任和义务。”

  我捏紧拳头我能感觉到指甲掐进手掌疼痛可使我平复我内心复杂情绪,清了下嗓子冷静道;“我不是说了,你可以不用再做我的父亲,我不会缠着你了,你根本不需要做多余的事情。”

  “不是的,你对于我不是多余的事情,你降生于世界上以后你我之间就紧密相连,活着血脉相连,死后人们记录也会以文字形式存在着。”

  “……这个对话,还真是似曾相识呢,太宰先生。”

  我抬了抬嘴角讽刺一笑,可我身心疲惫。

  “就是怎么说怎么处理都解不脱关系对吧这点我知道了……但请不要在对非人世界再调查下去了,你这份关心我收下了,已经够了,你不明白危险程度,它本身就不是人类能接触的,这不是身为‘父亲’就能一腔热血解决的。”

  我抿了抿嘴,沉默半响继续说道:“你那晚也看见了该明白那不是异能也不是人类能解决的怪物,我与你,处于俩个世界,我是一个危险非神非人非妖的怪物。”说完我才觉得语气似乎带着几分落寞。

  人流逐渐减少,路灯亮起,万家漆黑的窗户亮起灯火,光线逐渐消失,夜晚降临。

  “哪有如何?你还是我的孩子。”太宰先生眼神没有对我的话产生动摇,神色也是完全满不在乎。

  “……”

  什么如何啊,你眼前的我,是个怪物啊……

  我眼眶红了一圈,泛起湿意死死要咬住下嘴唇,掩盖自己哽咽声对他狼狈大声喊道:“难道你是笨蛋吗啊?!父子关系能解决问题吗啊?!不要再强调了!你到底清不清楚我多危险啊!”

  太宰先生眼神认真的看着我,坚定不容反驳道:“父子关系不能解决问题,但能陪你解决问题,你不必一个人面对可怕的妖怪,你也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样求助自己的父母。”

  我睁大眼睛,眼眶兜不住泪珠顺着脸庞滑落。

  太宰先生蹲下伸出手给我擦拭眼角上的泪痕,带着几分无奈叹息:“你在我面前似乎总是在哭呢……”

  细数下来我确实似乎在太宰先生面前哭了好几回。

  我赶紧回神挥开太宰先生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拉远点距离,吸了吸鼻子眼神转移到别处逞强道:“眼眶进了灰尘,眼泪只是清洗而已。我要一个人走走……不准跟过来!”

  说完我立刻从太宰先生身边跑开。

  现在不能再呆着太宰先生身边了,不然我无法控制我情绪,说不定我会把我忍耐的委屈如洪水溃堤一涌而出。

  “我在市中心那家酒店定好了房间,记得回家。”

  脚步一顿,但很快我继续加速往前跑,就像是想快速摆脱自己无法掌控陌生的情感。

  太宰治站在原地目送羽生神无月奔跑的背影,有些烦躁的用力挠着自己微卷的头发,最后般认输了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叹了一口气。

  “真是饶了我吧,这孩子怎么比十个芥川还难教啊!简直就是天生克我的小魔头。”

  太宰治真的认真思索了下是不是自己整人太多遭报应了。

  ……

  我应该是跑到市中心了。

  吵闹人群和车鸣声中,我听见与喧嚣格格不入的轻柔悠长小提琴曲调,我顺着音乐找到前方一个高中男生在一家咖啡店橱窗前拉着,过往行人中无人为他的音乐停下脚步,他也没有停下他的演奏。

  我仔细上前才发现这个人我认识,而他肩膀上还停留一个猫耳猫尾的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