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神录 第98章 易恨水的算计

小说:木神录 作者:规白寒橙 更新时间:2022-01-06 12:36: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似是同一时间,水生门和仙居的各个小战场都是停滞了一瞬。这一刻,无论是花眠长老,恨水护法,还是伊佑,沈楠等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去。甚至于后面那激斗着的六人,都是从柯雨那两道青光破上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我弟弟这碰到的这新生都是啥啊……这家伙和那凉辞都是这么变态的吗……看来,找个机会得和他们都切磋切磋了!”那伊佑和沈楠一击之后,二人都是身形退开。旋即前者便是看着远方的青色光芒,喃喃道,眼中战意愈是迸发。

  那沙敏也是美目中有着光芒闪烁。本来英姿飒爽的一位女子,此时竟是有些柔情起来。这在仙居之内若是被熟悉的人看到,肯定以为是认错人了。

  秦逸则是看了看自己的肌肉,随即皱了皱眉,摇了摇头。显然,他对自己的肉体即便颇有信心,但恐怕还是不认为自己能够承受柯雨刚刚的那一套,令人目不暇接的连招!

  此刻若是要求他们正面硬接下那两道威力可怕的青光破……那除了伊佑和沈楠两位七级巅峰之外,恐怕剩下四位即便是能够撑住,怕也是要落得个重伤下场!

  纵观全场,最冷静之人,恐怕莫过于凉辞了。

  “嘿嘿……这家伙最恐怖的一击,终于是用出来了啊……这下那两个家伙,怕是要倒霉了。既然如此,那我没什么好藏着掖着得了。看着吧,我一定比你柯雨解决得更快!”

  罢,其本身的修为压制也是随着狂暴的火属性行气外放而转瞬之间灰飞烟灭。一股真真切切的源行境八级的实力,一时间展露无遗!

  而原本还在不断追赶着凉辞的那两位源行境五级巅峰的水生门弟子脸上已是充满了难以置信,和空前的怖意!

  这一下子,又是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去,包括伊佑等仙居弟子在内,还有沈楠,李博等人。因为,他们也都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凉辞,一直是隐藏着的一个大杀器!尤其是正在和花眠长老激战着的恨水护法。因为,这次,凭借着他的人行境十级的实力,竟也是看岔了一个小辈!

  “此子……怎么会有源行境八级的实力?这青莹难不成,是收了两个亲传弟子不成?可另外一位,也只是差不多如此啊……”

  “噗嗤!”

  但正当恨水护法想着些什么的时候,花眠长老的眠蝶扇一收,直接是趁其不备,一击击在了胸膛之上。也是让得恨水护法的沧澜枪掉落在地。双手颤抖着捂着胸口,还有些许的鲜血从口中喷出。

  “这句话还给你。打架的时候,可别分心!”此时,花眠长老眼神犀利地直视着恨水护法,语间毫无感情,全是冰冷地道,“我分心尚且无大碍。但你,分心一次,我便让你尝一次大苦头!”

  恨水护法咬着牙,还不断有着血液从牙龈的缝隙中溢出。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花眠所说不假。刚刚那一瞬间的分神,确实让他吃了结结实实的一击,也是为此受了不轻的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下,失去了行兵,还不及全盛时期七分实力的他,也确实是脱不了花眠多久了。

  只是不知道,此次的反转竟是来得如此之快。仙居这次的准备,是大大地超乎了水生门的意料。

  甚至是钰木神宫的意料。

  钰紫乾的身旁站着神情紧张的钰晓晓,后者的眼神在柯雨那边尚未散去的光芒和凉辞那边来回转动着,面露复杂的神色。而那钰紫乾也终是捋了捋胡子,朝向凉辞的方向喃喃道:“果然啊……”

  不过也是最终没有明其意,想来只是在自己心里想想罢了。

  ……

  但是,反观此时的恨水护法也是没有惊慌。此刻,他的眼神不断飘忽着,一眼看去,柯雨那边的战场余晖已是渐渐散去。青色光华之下的身躯显露出来之后,也是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两位水生门的弟子,已是全身染血,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柯雨这两道青光破的威力,所说都是仓促之下汇聚,还分散了力量,可居然依旧恐怖到了这一步!

  不过木神经的这第一技,也是讲究能量的汇聚。本就是要以最强的蓄力,来汇聚出一次性最猛烈的攻击!

  反观另一边,穆瑶当然是毫发无伤。不过此时她的目光也是心疼地看向面容苍白的柯雨。毕竟这一次的消耗,不可谓不大。四张底牌起初,这怕是上次和伊佐对战的凉辞,都是未体验过的精疲力竭。

  而且,或许是因为青光破冲击力太大和其余波的缘故,双方都是被反冲出去很远。而柯雨现在的位置,竟是距离那遗迹的中心地带,那座地底空间的入口很近!

  恨水护法自然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花眠长老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恨水护法的身上,自然也是没有发现柯雨的位置,不过也不怕恨水护法耍什么花招。

  恨水护法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随即也是轻叹一声,身形一转,转向花眠长老,恰好挡在了柯雨那处与花眠的中间。但后者并没有放松警惕,旋即便是听到易恨水有些遗憾的声音传来。

  “花眠,这次,是我水生门失算了。我想要的东西未尝如愿,需要的东西又是不尽如人意。无论是我,还是我水生门的弟子们,都是技不如人。看来这一次的遭遇与碰撞,你们青卉仙居,又是胜了一头。”

  “青卉仙居本就常年压过水生门一头。这倒也不让人意外。”花眠长老的眠蝶扇仍持在手中,声音冰冷地道。

  “但……你们仙居这次带来的弟子让我感到很意外。我在想,这是不是你们仙居近些年来又是秘密培养着的人才,这次才是放出来呢?不过,会不会太早了一些?我觉得若是在下次的五宗汇典上亮相,会更让人吃惊。”恨水护法也是摊了摊手,毫不设防地笑着道。

  “这就不需要你们水生门关心了。另外,关于我仙居弟子的信息,无可奉告。”花眠长老依旧是淡淡地道。但旋即,她却是看到面前的恨水护法嘴角又是勾起一抹冷笑,随即身形微微一偏,便是露出了身后的画面,其也是回头自语,有着低沉的冷笑声响起:

  “终于是想通了。那若是真将那小子解决了,倒也不算亏得太彻底。这也算是你能继续在水生门待下来的唯一有效贡献了。”

  于是花眠长老便是脸色大变地看到,此刻,一位蓝黑斗篷遮盖下的身影正全速奔向柯雨的方向。而此人,也分明是先前包围柯雨的水生门三位弟子之一,但始终是未出手的那一位!

  也正是水生门八人中,始终站于最后方,最卑微,也是最沉默的那个!

  而也正是因为容易被人忽视,就连花眠都是被先前恨水护法的一番话给引开了注意力去。

  虽说她从未放松对面前之人的警惕,但却是忽视了场外之人!

  “混蛋!易恨水,你刚刚是趁着和我说话之隙,给你水生门的人传了音!!”花眠长老在此时也是反应过来,怒声道。但显然,恨水护法的目的已是达到了。

  罢,花眠长老也是管不了太多,直接试图掠过易恨水。毕竟,柯雨现在已经算是仙居的核心弟子了。虽说还是一位新生,但其所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甚至是有着赶上仙居里“七小仙”的态势了!柯雨,一定不能有事!

  “想过去救他吗?那还是得先过我这关啊……”易恨水也是将面庞转回,随即手印一边,那原本摔落在一旁的沧澜枪,突然是迸发出了一道数丈高的水幕。虽说此刻已是无法对花眠造成多大危险,但要破除,闯过,总归要花去一些时间。

  “易恨水,柯雨若是出了事,我青卉仙居,不会善罢甘休!”花眠长老声音低沉地吼道,眠蝶扇不断地在那水幕上划出一道道缺口。

  “我们两宗,本就没什么好生商谈的余地。这个叫做柯雨的弟子,他的这条命,也算回了我水生门一个本吧。毕竟,最少见的,可就是天才呢。”此时,易恨水满脸狰狞地还在向水幕中不断灌输行气。而也就是他最后的倔强,终是止住了花眠的步伐。

  那位水生门的弟子,此时已是到了柯雨的面前。

  柯雨此时满脸惨白,无力地看向前方,但眼神依旧犀利。也正是他想要呼唤小明,这张最大的底牌之时,穆瑶,却是毅然决然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穆瑶一不发,眼神却还是这般坚毅。

  “小瑶瑶……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

  那水生门的弟子也是出拳极快。但奇怪的是,这位弟子本身修炼的,似乎也是木属性的行气。

  但也就是与此同时,那一直隐藏于蓝黑斗篷帽檐之下的面庞终是有着一抹震惊涌现,随即有着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喃喃声响起:

  “穆……穆瑶?他,他真的是柯雨……”

  不过既然已是一拳轰出,那也是无可挽回。不过那人最终也是收回了三分的力道。随即一击,便是巧妙地绕过了穆瑶,精准地打击在了柯雨的身上。

  花眠长老,伊佑,沙敏,秦逸,穆瑶和凉辞的目光都是惊讶地看来。

  “不!”

  穆瑶转过头,含着哭腔道。却是看到柯雨身形已是倒飞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箭。而那落点处,恰好是遗迹中心,那地底空间的入口啊!

  “柯雨……对……不……起……”也是与此同时,一道本不该存在的,带着一丝后悔和歉意的声音,从那斗篷下之人的口中,缓缓吐出。

  似是同一时间,水生门和仙居的各个小战场都是停滞了一瞬。这一刻,无论是花眠长老,恨水护法,还是伊佑,沈楠等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去。甚至于后面那激斗着的六人,都是从柯雨那两道青光破上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我弟弟这碰到的这新生都是啥啊……这家伙和那凉辞都是这么变态的吗……看来,找个机会得和他们都切磋切磋了!”那伊佑和沈楠一击之后,二人都是身形退开。旋即前者便是看着远方的青色光芒,喃喃道,眼中战意愈是迸发。

  那沙敏也是美目中有着光芒闪烁。本来英姿飒爽的一位女子,此时竟是有些柔情起来。这在仙居之内若是被熟悉的人看到,肯定以为是认错人了。

  秦逸则是看了看自己的肌肉,随即皱了皱眉,摇了摇头。显然,他对自己的肉体即便颇有信心,但恐怕还是不认为自己能够承受柯雨刚刚的那一套,令人目不暇接的连招!

  此刻若是要求他们正面硬接下那两道威力可怕的青光破……那除了伊佑和沈楠两位七级巅峰之外,恐怕剩下四位即便是能够撑住,怕也是要落得个重伤下场!

  纵观全场,最冷静之人,恐怕莫过于凉辞了。

  “嘿嘿……这家伙最恐怖的一击,终于是用出来了啊……这下那两个家伙,怕是要倒霉了。既然如此,那我没什么好藏着掖着得了。看着吧,我一定比你柯雨解决得更快!”

  罢,其本身的修为压制也是随着狂暴的火属性行气外放而转瞬之间灰飞烟灭。一股真真切切的源行境八级的实力,一时间展露无遗!

  而原本还在不断追赶着凉辞的那两位源行境五级巅峰的水生门弟子脸上已是充满了难以置信,和空前的怖意!

  这一下子,又是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去,包括伊佑等仙居弟子在内,还有沈楠,李博等人。因为,他们也都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凉辞,一直是隐藏着的一个大杀器!尤其是正在和花眠长老激战着的恨水护法。因为,这次,凭借着他的人行境十级的实力,竟也是看岔了一个小辈!

  “此子……怎么会有源行境八级的实力?这青莹难不成,是收了两个亲传弟子不成?可另外一位,也只是差不多如此啊……”

  “噗嗤!”

  但正当恨水护法想着些什么的时候,花眠长老的眠蝶扇一收,直接是趁其不备,一击击在了胸膛之上。也是让得恨水护法的沧澜枪掉落在地。双手颤抖着捂着胸口,还有些许的鲜血从口中喷出。

  “这句话还给你。打架的时候,可别分心!”此时,花眠长老眼神犀利地直视着恨水护法,语间毫无感情,全是冰冷地道,“我分心尚且无大碍。但你,分心一次,我便让你尝一次大苦头!”

  恨水护法咬着牙,还不断有着血液从牙龈的缝隙中溢出。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花眠所说不假。刚刚那一瞬间的分神,确实让他吃了结结实实的一击,也是为此受了不轻的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下,失去了行兵,还不及全盛时期七分实力的他,也确实是脱不了花眠多久了。

  只是不知道,此次的反转竟是来得如此之快。仙居这次的准备,是大大地超乎了水生门的意料。

  甚至是钰木神宫的意料。

  钰紫乾的身旁站着神情紧张的钰晓晓,后者的眼神在柯雨那边尚未散去的光芒和凉辞那边来回转动着,面露复杂的神色。而那钰紫乾也终是捋了捋胡子,朝向凉辞的方向喃喃道:“果然啊……”

  不过也是最终没有明其意,想来只是在自己心里想想罢了。

  ……

  但是,反观此时的恨水护法也是没有惊慌。此刻,他的眼神不断飘忽着,一眼看去,柯雨那边的战场余晖已是渐渐散去。青色光华之下的身躯显露出来之后,也是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两位水生门的弟子,已是全身染血,瘫倒在地,不省人事。

  柯雨这两道青光破的威力,所说都是仓促之下汇聚,还分散了力量,可居然依旧恐怖到了这一步!

  不过木神经的这第一技,也是讲究能量的汇聚。本就是要以最强的蓄力,来汇聚出一次性最猛烈的攻击!

  反观另一边,穆瑶当然是毫发无伤。不过此时她的目光也是心疼地看向面容苍白的柯雨。毕竟这一次的消耗,不可谓不大。四张底牌起初,这怕是上次和伊佐对战的凉辞,都是未体验过的精疲力竭。

  而且,或许是因为青光破冲击力太大和其余波的缘故,双方都是被反冲出去很远。而柯雨现在的位置,竟是距离那遗迹的中心地带,那座地底空间的入口很近!

  恨水护法自然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花眠长老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恨水护法的身上,自然也是没有发现柯雨的位置,不过也不怕恨水护法耍什么花招。

  恨水护法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随即也是轻叹一声,身形一转,转向花眠长老,恰好挡在了柯雨那处与花眠的中间。但后者并没有放松警惕,旋即便是听到易恨水有些遗憾的声音传来。

  “花眠,这次,是我水生门失算了。我想要的东西未尝如愿,需要的东西又是不尽如人意。无论是我,还是我水生门的弟子们,都是技不如人。看来这一次的遭遇与碰撞,你们青卉仙居,又是胜了一头。”

  “青卉仙居本就常年压过水生门一头。这倒也不让人意外。”花眠长老的眠蝶扇仍持在手中,声音冰冷地道。

  “但……你们仙居这次带来的弟子让我感到很意外。我在想,这是不是你们仙居近些年来又是秘密培养着的人才,这次才是放出来呢?不过,会不会太早了一些?我觉得若是在下次的五宗汇典上亮相,会更让人吃惊。”恨水护法也是摊了摊手,毫不设防地笑着道。

  “这就不需要你们水生门关心了。另外,关于我仙居弟子的信息,无可奉告。”花眠长老依旧是淡淡地道。但旋即,她却是看到面前的恨水护法嘴角又是勾起一抹冷笑,随即身形微微一偏,便是露出了身后的画面,其也是回头自语,有着低沉的冷笑声响起:

  “终于是想通了。那若是真将那小子解决了,倒也不算亏得太彻底。这也算是你能继续在水生门待下来的唯一有效贡献了。”

  于是花眠长老便是脸色大变地看到,此刻,一位蓝黑斗篷遮盖下的身影正全速奔向柯雨的方向。而此人,也分明是先前包围柯雨的水生门三位弟子之一,但始终是未出手的那一位!

  也正是水生门八人中,始终站于最后方,最卑微,也是最沉默的那个!

  而也正是因为容易被人忽视,就连花眠都是被先前恨水护法的一番话给引开了注意力去。

  虽说她从未放松对面前之人的警惕,但却是忽视了场外之人!

  “混蛋!易恨水,你刚刚是趁着和我说话之隙,给你水生门的人传了音!!”花眠长老在此时也是反应过来,怒声道。但显然,恨水护法的目的已是达到了。

  罢,花眠长老也是管不了太多,直接试图掠过易恨水。毕竟,柯雨现在已经算是仙居的核心弟子了。虽说还是一位新生,但其所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甚至是有着赶上仙居里“七小仙”的态势了!柯雨,一定不能有事!

  “想过去救他吗?那还是得先过我这关啊……”易恨水也是将面庞转回,随即手印一边,那原本摔落在一旁的沧澜枪,突然是迸发出了一道数丈高的水幕。虽说此刻已是无法对花眠造成多大危险,但要破除,闯过,总归要花去一些时间。

  “易恨水,柯雨若是出了事,我青卉仙居,不会善罢甘休!”花眠长老声音低沉地吼道,眠蝶扇不断地在那水幕上划出一道道缺口。

  “我们两宗,本就没什么好生商谈的余地。这个叫做柯雨的弟子,他的这条命,也算回了我水生门一个本吧。毕竟,最少见的,可就是天才呢。”此时,易恨水满脸狰狞地还在向水幕中不断灌输行气。而也就是他最后的倔强,终是止住了花眠的步伐。

  那位水生门的弟子,此时已是到了柯雨的面前。

  柯雨此时满脸惨白,无力地看向前方,但眼神依旧犀利。也正是他想要呼唤小明,这张最大的底牌之时,穆瑶,却是毅然决然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穆瑶一不发,眼神却还是这般坚毅。

  “小瑶瑶……快走……你不是他的对手……”

  那水生门的弟子也是出拳极快。但奇怪的是,这位弟子本身修炼的,似乎也是木属性的行气。

  但也就是与此同时,那一直隐藏于蓝黑斗篷帽檐之下的面庞终是有着一抹震惊涌现,随即有着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喃喃声响起:

  “穆……穆瑶?他,他真的是柯雨……”

  不过既然已是一拳轰出,那也是无可挽回。不过那人最终也是收回了三分的力道。随即一击,便是巧妙地绕过了穆瑶,精准地打击在了柯雨的身上。

  花眠长老,伊佑,沙敏,秦逸,穆瑶和凉辞的目光都是惊讶地看来。

  “不!”

  穆瑶转过头,含着哭腔道。却是看到柯雨身形已是倒飞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箭。而那落点处,恰好是遗迹中心,那地底空间的入口啊!

  “柯雨……对……不……起……”也是与此同时,一道本不该存在的,带着一丝后悔和歉意的声音,从那斗篷下之人的口中,缓缓吐出。

  s..book424012402881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木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