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神录 第99章 易止水

小说:木神录 作者:规白寒橙 更新时间:2022-01-06 12:36: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柯雨!”

  在遗迹的这几处战场中,几乎是同时有着声音响起,就连那远处的钰晓晓,也是不自觉地惊呼出声,随即快步赶去,想要一看究竟。钰紫乾也只得无奈地跟了上去。但是,距离实在太远,可能等到了,柯雨也已是掉入那地底空间了!

  “柯雨!”

  花眠长老在此时似是疯了般用着眠蝶扇砍破了沧澜枪的层层水幕,也是飞奔而去,甚至是把那易恨水狠狠撞倒在地。后者虽说躺在地上,不太好看,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看着远处那即将落下的少年人影,嘴角也是缓缓勾起。

  “柯雨!!”

  凉辞见状,反应最为激烈。他的眼睛在一瞬间就是变得通红,随即周围的火焰行气也是一阵强烈的紊乱,将先前就是击败倒地的那两位源行境五级巅峰的水生门弟子,身上再是添了一把火。任他们如何催动身上的水之行气,都是无法浇灭。

  只有经历过生死的边缘,才能够更加珍惜兄弟之情的珍贵!

  凉辞也是顾不了太多。只见他竟直接是不知从身上哪出掏出了一颗通体赤红的丹药,一边催动着奇异的手势一边便是将其丢入口中。随即他一口鲜血喷出,身上的气息,竟是在以恐怖的速度攀升着!

  源行境九级!源行境十级!源行境十级巅峰……

  砰……

  最终,凉辞的实力竟是短暂停留在了大行境一级的地步!何等的不可思议啊……

  但,从面前的一大滩血迹也是可以看出,他这一切的付出有多大。

  此丹,凉辞共有三颗,皆是其娘亲先前留予他。其名曰“破火丹”,据说能够让得修炼者在人行境之下短时间内随心所欲地提升一定等级。但随着提升的等级越多,代价也是呈几何倍数增长。现在的大行境一级,已经是凉辞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不过已经够了!凉辞此举,也只是为了施展一道他之前已经习得,但一直碍于等级不够,无法施展的中下品绿色空间行技:火焰跳跃!

  空间行技,尤为罕见。其可以看做身法行技的进阶般。凉辞先前使用过的“火遁”,也是属于此类。这次的“火焰跳跃”之功效,相当于短距离的空间穿越。但效果,却是比上次的“火遁”,好上了太多。

  而此时,凉辞也算是离柯雨最近之人。他一切准备完毕,已是看到柯雨身形落地,在那入口向内的洞口,附近的陡坡之中,不受自己控制地缓慢滚动着……

  柯雨本就油尽灯枯,被先前的一拳击中,能够保持生机不涣散已是不错。若是还要求他有知觉和意识的话,那是真的太过分了。

  失去了一切感知的柯雨,也就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

  “火焰跳跃!”凉辞已是一声低吼,随即身形便是直接消失!

  几个瞬身过后,其便是和花眠长老一同到达了那地下空间的入口处。众人看去,只能看到路径上两道青色和红色的拖尾残留!

  “柯雨!”

  二人几乎是同时出手,拉向双目已是紧闭的少年的手。

  可是,就一点点距离。近在咫尺,但在二人看来,却又是那么遥远……

  一个瞬间之后,洞口二人的手掌已是距离柯雨的身躯越来越远。而柯雨,也是最终掉落到了那天王遗迹的最中心处,地底空间。也就是那里,有着那位天王强者的大部分遗物残留。

  但,其危险程度,对于一位只有源行境二级的少年来说,可能是十死无生……

  “不!”凉辞崩溃地大喊出声,双手将洞口的黄土都是抓得深深嵌进了每个指甲之中,还是一边吐着鲜血。

  其双目无神地看向无尽黑暗的地底空间深处。没想到,刚从地蝎后毒下走过一遭的柯雨,如今又是落入到了更为险恶的境地之中。

  花眠长老也是双目紧闭,牙齿在不断打战着。

  此时,钰晓晓也是跑了过来,钰紫乾紧随其后。这洞口的旁边,还是站有那位水生门的弟子和已是泪眼汪汪的穆瑶。

  “柯……雨哥哥……你……为了……保护我……你……自己……居然……”穆瑶一边大声啜泣着,一边也是缓缓地瘫倒在了地上,一时竟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钰晓晓想要出安慰,犹豫了一下竟也是自己转过身去。钰紫乾也是叹了口气。从大局考虑,水生门这般作为,倒也是让得帝国损失了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但既然保持了中立,钰紫乾也是打算让钰晓晓缓过一会儿过后,召集钰木神宫的队伍,起身返回皇室。

  花眠长老此时终是忍不住地出声,其声音都是让得众人耳膜一阵刺痛。她直直看向那位水生门的弟子,含怒地道:“你……你既然害了我仙居的弟子,那么也就得要偿命……就算是易恨水,也是保不下你!”

  “呀!”

  花眠长老此时全身行气的突然爆发甚至是让得那钰紫乾都是一惊。显然花眠已是处于激怒的状态。

  此等威压下,加上受伤到底的易恨水还是不在场,那位水生门的弟子可以说是动弹不得。不过看起来,他好像,也是没有着反抗的意思?

  而正当花眠长老亮出眠蝶扇,准备出手之时,又是一道强横的气息出现,出现得毫无声息。甚至就是连钰紫乾,都是一时没有察觉。

  而花眠长老的眠蝶扇,竟也是被这道气息生生止住,已使用不上半点力气来。

  而那道人影缓缓从一道蓝黑色的水幕之中走出之时,看着那张和易恨水同样有些熟悉的书生笑脸,在场之人脸色却皆是一变。

  “易……止……水……”

  冰冷到极点的字眼从花眠长老的牙缝中一个一个蹦出来。

  “正是在下。”那位被称作易止水的男子笑着点了点头。虽说只有他一人,但其气场,却是连钰紫乾都无法小觑。

  其正是水生门左护法,易恨水的亲生兄长,易止水,修为,同样是地行境一级!

  不过其应该也是前段时间才刚刚晋入的地行境。因为,观其身上的行气波动,可还没有钰紫乾这般稳定。但其,已是明面上,水生门的最强者了!

  同样,也是实实在在的掌权者。

  这一方帝国的强者,今天倒是被这些弟子们看了个许多!

  “我的弟弟说这边他有些麻烦难以收拾,便是通过捏碎我水生门独有的‘水音石’告诉了我。现在看来,你好像还真的是要对我水生门的弟子出手呢?”那易止水笑着道,语淡淡,听着却是让人感到一丝心悸的意味。

  “你……你竟然突破了?”花眠长老在此时不敢相信地道。不过想来,上次见面看到易止水,他也已是停留在人行境十级巅峰很久了,此次突破,倒也是不可能。

  只是……易恨水此次将止水护法叫来,那仙居,可能是真的做不了什么了!

  “花眠。今天,让我把人带走,我也不取你仙居收获之物。这笔账,便一笔勾销,如何?”此时,止水护法笑着道。虽说听起来是谈判,但语间却隐隐有着安排好的意思。若不是其忌惮于青莹宗主的实力,恐怕连那小小的让步,他都是不会做出了。

  花眠长老咬着牙,手上紧紧握着眠蝶扇,竟是一时说不出话来。

  “很好。”此时,止水护法又是突然道,两眼都眯成了一条线,“那我就先将我水生门之人带走了。遗迹之争,本就有着意外。想要得到更多,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我水生门的弟子,不也是伤了四个吗,啧啧啧……回去还得好好料理他们一番。所以,花眠啊,请节哀顺变。”

  花眠长老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易止水,后者也是没有立即离开,还是对着钰紫乾打了个招呼道:“紫乾副宫主,久来未见啊。下次若是有时间,来我水生门做做客可好?最好也是将您的兄长带上……”

  “止水护法心意我领了。但神宫之事繁琐,兄长实在是抽不开身。还望见谅。”钰紫乾此时也是淡淡地打断了易止水的话。因为先前的一切,已是让得水生门在他心中的形象,再度掉了一大截。

  “无碍。”易止水对于钰紫乾这般语气,却仍是儒雅地回应道。随即便是将斗篷的帽子拉下,就欲带着那位水生门弟子离开之时,那弟子,却是还留在原地。

  “怎么,你这次做的不错。我会继续让你留在宗门。可还是有其它之事?”易止水将一条传音包裹在蓝色的行气之中,随即送入了那人耳中。

  那位弟子的拳头紧紧地攥着,片刻后,终是手一松,头一低,跟着易止水走了。但总感觉,他的心里似是被什么东西压得喘不过气来。

  “柯……雨……我真的很后悔……我真的对不起你……我一家,做了太多……对不起你的事了……”

  一边走着,那位水生门弟子还是一边喃喃着,情绪甚是低落的样子。曾作为一郡的天才,今天竟是落得如此。其原因,也是难以追寻。其决定,谁也难说对与错。

  待得易恨水和易止水将水生门之人尽数带走后,那钰紫乾也是一抱拳,随着花眠长老说道:“花眠长老,节哀。此地……以不宜多留。日后,我会提议,让皇室出动力量,来此地探查一番。”

  “无妨。替我谢过皇室,谢过神宫这次的贡献……我带着这几个小家伙,还是想在这边再待上些时日。”花眠长老看到钰紫乾又欲出,便是马上接上道。“放心,若是有变故,马上离去。”

  “那便多保重了。”钰紫乾也是最后说了一句,便是带着还是有些失神的钰晓晓和神宫之人,离开了去。

  于是,这片本就荒凉之地,也是在几天的热闹之后,再度恢复了往常该有的样子。

  那巨大的洞口旁,虽说里面就是恐怖至极的地下空间,但仙居几人还是选择留在此地,等着有没有奇迹的出现……

  花眠长老怅然叹气,伊佑等人也是面露悲戚。穆瑶的眼泪早已哭干,喉咙发不出来声音。凉辞更是因为先前药力的过于猛烈透支及悲痛攻心,在一旁昏了过去……

  s..book424012404897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木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