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NPC 003 长生?

小说:我不可能是NPC 作者:启封的秘典 更新时间:2022-05-07 12:13: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晚的墓园更显寂静,墓园旁边的庭院自然不必多说。

  从模糊的玻璃中透出的摇曳昏暗光芒,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墓园显得还要更加恐怖一些。

  庭院中只有一个房子,从中一分为二,朱利安和死灵老头两人各占一半。

  两人并没有直奔那个死灵老头的房间,毕竟他们其实也不算特别熟,更多的是以朱利安为媒介才认识。

  所以艾琳带着李文先找到了朱利安,隔了一段时间不见,朱利安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从她的身上,完全看不见最初相见时那种枯瘦、偏执的疯狂研究怪人的样子。

  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像是一位传承百余年的名门出身贵妇。

  气质恬静而优雅。

  “嚯~”

  艾琳冲李文笑了笑解释道:“我师父的心愿达成,现在她也认清了自己没有太多天分的事实,与其追寻那些虚妄的东西,不如好好享受一下余下的人生。”

  朱利安睿智而又苍老的眼睛从李文的身上扫过,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之前对于天分的向往,而只有某种澄净的祝福。

  “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

  艾琳凑到朱利安身边。

  “师父您才是,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您不是说过要好好休息保养好身体的么?”

  朱利安慈祥的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我在听我内心的声音。”

  李文拉了张椅子坐到了她的对面,好奇问道:“什么声音?”

  “生命的声音。”

  李文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嗯?”

  眼看着李文忘记了初心,似乎又要和她师父说一些令人听不懂话,艾琳在朱利安身后连忙给李文使着眼色。

  李文装作浑然没有看见。

  朱利安眼睛看着窗外不洁月光,漆黑瞳孔中微微出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了,这两天总是在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比如呢?”

  “比如我们的血液中是不是蕴藏了我们大部分的生命力量?”

  来到这个异世界,有些生物的血液中确实蕴藏着奇特的生命力和力量,这一点是事实。

  李文可不敢说人的生命纯粹由什么dna组成,这种类似的知识应该是由那些死灵派系的法师们研究才对。

  现在朱利安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个?

  “还有什么别的想法么?”

  “你们说如果能长生,人应该做些什么才有意义?”

  朱利安的语气中听不出来任何情绪,只有着如水般的沉静。

  她该不会是年纪大了以后开始想要转修死灵派系了吧?

  还是因为整天和那个死灵老头住在一起,被耳濡目染带坏了?

  艾琳在师父身后听着,只感觉到毛骨悚然。

  这也是她找到李文的原因。

  这样子的师父,总让她感觉到陌生和害怕。

  还是以前那个疯疯癫癫的学术疯子更加让人喜欢并熟悉。

  这几天来,不仅仅是那个死灵老头,师父看起来也有些不对劲,所以不知道李文住哪的她已经在图书馆等了好几天了。

  李文没有理睬艾琳的各种小眼神,只是看着朱利安的脸问道。

  “所以你想长生么?”

  据他所知,修为到了高阶,亦或者是一些奇异的高阶法术效果,都可以让人获得更加久远的生命。

  但长生……没听说过。

  只要是生物,就逃不过死亡的这一关。

  即便是平均年龄七八百年的精灵,也有步入死亡的一天。

  或许成神可以。

  但是神职有限,成神,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发生过那次几乎毁灭了一整个时代的奥法事件之后,就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正常人,一般不会把主意打到长生上。

  一时口嗨没什么,但眼下……说起这些话的朱利安看起来并不像是纯粹口嗨的样子。

  一定是他们的身上发生了什么自己不了解的变化。

  而眼前,面对李文的问题,朱利安微微一怔,有些迷茫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

  越听越怪。

  李文受不了艾琳在朱利安身后的疯狂颜艺表演,还是问出了他们来此的初衷。

  “我听艾琳说那个老头买了不少鸡鸭,放了血又不吃,全扔在那堆在一起,与其让那些尸体腐烂,不如让他送我点?”

  朱利安瞥了眼隔壁的方向。

  “你们自己去找他呗,又不是不认识。”

  艾琳都发现不对劲了,她没理由没发现啊。

  好怪哦……

  李文和艾琳退出了朱利安的房间,艾琳有些迷茫。

  “怎么辦啊……”

  李文對着老頭的房门努了努嘴。

  “直接去找他呗。”

  死灵老头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变化,见到李文和艾琳深夜来找,只是嘴巴嘀嘀咕咕地叨唠着些不太中听的话。

  然而……房间中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和些许的尸体腐败味让艾琳和李文都是一瞬间皱起了眉。

  “你这……”

  话没说完,艾琳就“呕”的一下,忍不住一转身逃到了外面去。

  “不敢面对真理的懦夫……”

  老头嘴里发出鄙夷的聲音。

  李文也好不到哪去,他大致打量了下老头的房间,发现也和过去没啥区别,只是……在他的工作台边,似乎随手扔了几只鸡鸭的尸体。

  “我听说你买了不少鸡鸭又不吃,杀了以后堆在那,不如送我点让我回去煲汤给我妈喝?”

  “哦哦……随便拿随便拿,都堆在外面院子里呢。自己去拿。”

  “行。”

  最后扫视了一眼老头的家里,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而老头也没有任何心虚的表现。

  在院子里堆成了一座小山的尸体中随便捡了两只,李文和艾琳便离开了庭院。

  “发现什么不对劲了没?”

  李文掰着手中鸡鸭的尸体,发现致命伤都在脖子处。

  看着痕迹,李文挑了挑眉,蓦然把鸡鸭尸体的脖子往艾琳面前一送,“来咬一口试试。”

  艾琳嫌弃地远远避开,“我才不要。”

  “不要算了……”

  “那你到底有什么发现没?”

  李文睁着眼睛说瞎话,“没有。”

  “哦~”

  艾琳应了声,也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

  与其说是担心师父,还是说为了找个借口来找李文,究竟哪种比例占的更大一点,艾琳自己也不知道。

  于是转而又小声地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我刚才听说……你要拿鸡鸭回去给你母亲煲汤喝?我……我也会煲汤的……”

  李文撇了撇嘴,一口回道:“我没妈。”

  回到家里,李文只觉得身上像是有蚂蚁在爬。

  太怪了。

  实在是太怪了。

  鸡鸭尸体上的伤势,和人牙齿留下的痕迹不能说十分相似,只能说一模一样。

  再结合朱利安的话……

  是的!

  朱利安的话!

  李文知道还有哪个地方怪了。

  回过来头看,从说话的内容和语气中可以发现,朱利安似乎笃定她能够长生,只要她想……

  s..book538392598170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不可能是n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