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NPC 009 克洛克珊的大发现

小说:我不可能是NPC 作者:启封的秘典 更新时间:2022-05-09 12:24: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狂野猎犬步伐:面对即将到来的攻击,以原始的本能短暂地借用以太位面进行一次快速的闪避。你可以选择出现在消失地点10尺以内的任何一处未曾被占据的地点,并且这个地点是需要在10尺圆球范围内与消失地点物理连通的。每个战斗阶段不限制使用次数,但每2次使用,都会提升一层“力竭”状态。

  力竭等级:1:进行任何属性检定时具有劣势;

  2:速度减半;

  3:攻击检定和豁免检定具有劣势;

  4:生命值上限减半;

  5:速度降为0;

  6:死亡。

  高级力竭等级兼并低级力竭等级的一切效应。

  (每经过一次长于8小时的自然休息,或者从“死亡”状态复活后,力竭等级可降低一层。)

  拿到了新的种族特性,李文止不住心中的喜悦,当场就想到大街上裸奔一圈以示兴奋。

  面对很显然来自于血液之中的冲动,李文再次稳住心神。

  不行。

  不能拿了点好处,就放松了对于自身的戒备。

  从《大陆史观》中看到的有关于兽人帝国的那部分已经证明了被血月所影响的个体确实会比未被影响的个体稍微强大那么一些。

  但代价便是他们的神志完全被汹涌归来的远古野性和本能所征服。

  成千上万年积攒下来的陌生野性,不是区区几十年生涯的人类记忆、情感能够抗衡的。

  不过幸好这个世界对于这次的血月之灾有了令人放心的应对,可以容许自己更加自由大胆地去浪。

  在血月之灾过去之前,或许……可以让玩家帮助自己收集到更多有关于人类血脉之中的传承天赋?

  从“远古本能”中,李文得知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特点。

  或许其他人的血脉能够给自己更多别的惊喜也说不定?

  一念及此,李文立马更改了全胜将军等人的任务信息。

  在血月远离之前,尽可能地薅它羊毛!

  ……

  应召而来的全胜将军三人看到了李文发布的……

  又一个传说任务!!!

  尼玛的!

  波比大人牛逼!

  传说任务——调查真相(可共享):因为未知事物的扰动导致盖亚大陆部分居民的心智受到了蛊惑,如今这部分居民的行为异于常人,找到他们!在不伤害对方身体与灵魂的前提下制服他们!并将所收集到的具体消息汇报于委托者,协助委托者知晓未知事物的真相!任务奖励:大量委托者好感度、大量灵魂能量、种族天赋(可选:狂野猎犬步伐(点击查看天赋详情)、???、???)

  种族天赋!

  又是一种独立的强化职业者的手段。

  前脚发布了有关于精灵与矮人那些特殊天赋的信息,后脚就补上了人类这边于天赋上的短板。

  接了任务的三人麻溜地跑开,准备立刻执行任务。

  然而却对语焉不详的任务描述犯了难。

  这就是盖亚大陆中唯一的不好。

  无论是波比大人发布的任务,还是其他那些npc发布的任务,他们往往并没有提供一个准确的目标或者地点,而是需要玩家们自己根据任务描述来寻找完成任务的信息。

  当然,这种语焉不详其实也给了玩家们相当多的操作空间,很多任务往往都有截然不同的完成方式。

  比如有人只是要一个面包,但玩家究竟是手搓、还是抢、还是买、还是偷来的,都和完成这个任务本身没有任何冲突。

  可现如今,波比大人所指的“行为异常之人”,究竟是指哪些人呢?

  “哎~你们说城主府发的赏金任务会不会和这个有关系?”

  阿芷突然想起来她们刚才去接的赏金任务。

  波比大人的消息只有他们有限的几个人知道,然而城主府发出来的赏金任务,那可是整个剑风城的玩家都知道了。

  甚至不仅仅是剑风城,随着时间推移,其他城市的玩家也渐渐都出现了类似的任务。

  只是发布者不同,有的是个体、有的是法师协会、有的是大家世族、有的是城市官员。

  当然,任务奖励自然也就各有不同。

  所以,剑风城城主府发出的任务,会不会和波比大人发的任务,说的其实是同一码事?

  三人瞬间兴奋起来。

  “这还等什么!”

  “快把任务共享出去!”

  “说不准还能用波比的消息去完成城主那边金色悬赏呢!”

  毕竟好感度足够,外加上当前时事,有过一次前例他们不得不联想到更多可能性。

  ……

  眼见三人兴致勃勃地接下任务离开,李文也同样感到振奋。

  毕竟,事情都在往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么?

  什么血月之灾,不过是来送福利的福利姬罢了……

  “李文大师,我们城主有请。”

  正在家里兴奋地做着仰卧起坐的李文听到敲门声,开了门以后就见到一位身穿亮银甲的卫兵站在门外的黄昏晚霞中,面色恭敬地对着李文说道。

  城主?

  是有关于血月的新的进展么?

  “好。”

  随着卫兵一路来到城主府,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依旧是海伦的个人书房,李文见到了神情略有些疲惫的海伦。

  对于上面发布下来的法阵的紧急研究,让她同样精神疲惫。

  “城市中心广场上正在布置法阵的事情你知道没?”

  说话时,海伦的神情难得一见的正经,神情之间的严肃让人没有了丝毫遐想的空间。

  李文见此,心中也有些下意识地打鼓。

  “知道,怎么了?”

  “那个是上面发下来的暂时应对方法,可以面对初步阶段的狂乱之月之灾。只要把那些受到狂乱之月影响的居民送到法阵之中,就可以暂时安定下来。”

  “初步阶段?狂乱之月?”

  “嗯……你所说的血月,其实它的名字叫做狂乱之月。经过一些传奇职业者大人的监测,确认它已经靠近了我们盖亚大陆。而现在在中心广场上布置的法阵,也就只能勉强应对现阶段的血之狂乱。随着狂乱之月的越加靠近,血之狂乱的程度以及受众,都会越加严重。而且更麻烦的是……”

  随着事态的扩大,某些信息的协议权限有所松动,也让海伦可以有选择地向李文透露一些真实的情况。

  海伦轻轻地说着,某个时刻却突然停下了嘴。

  她看着李文的眼神有些疑惑,半响才试探着问道:“你已经中招了?”

  即便李文始终在以自己的意志压制,但李文身上那种狂野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被海伦看破,李文也只能苦笑了笑,“是啊……”

  上下打量了几番,看着李文似乎还算正常的作态,海伦叹了口气,“看来你的天生魔力很高,连这种血源冲动都能够不露痕迹的完全压制住。”

  摇了摇头,海伦继续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但无论是你自己的压制,还是如今中心广场上正在建造的法阵,都只是一时的。最麻烦的是,上面也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和腐败之月不同,狂乱之月的影响更加隐性,也更加内敛。它和我们的世界之间不会有着直接的沟通,所以我们也就拿它没有任何办法。”

  腐败之月好歹还有一个接触的可能性。

  理论上斩杀世界意志就能够拯救所有人。

  然而狂乱之月压根不与盖亚大陆接触,它只是淡淡地从一邊經過,不经意地带来一定的影响。

  盖亚大陆上的生灵是死是活,都和它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有什么解决方案么?”

  李文皱着眉问道。

  海伦微微摇头。

  “群体免疫……”

  换之,自生自灭。

  可能是和兽人帝国相同的命运么……

  李文微微皱眉。

  “这些就是我想要和你说的,让你提前有个心理準备。”

  海伦看着李文,眼神中有些淡淡的忧伤,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像是一支淡淡开放的优昙花。

  近些时间大陆……或者说只是人类的命运风雨飘摇,尽管前面几次都成功的化解,但下一次的危机似乎永远都来的猛烈且猝不及防。

  身处乱世,命如浮萍。

  人类并非主角,盖亚大陆上也见证过太多的种族更迭,你方唱罢我登场。

  李文深深吸了口气,抑制住胸口那颗跳动越加剧烈的心脏。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离开了城主府,李文脚步虚浮地回到了家里。

  嘴里说的是一切都会好的,但是具体如何,他心里也没个数。

  玩家是变数么?

  当然是,但那是对玩家而。

  原住民世界任何的灾变,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版本更新。

  说不定这个世界于他们而,本该就应该更加糟糕一些。

  怪物横生,人类命运悲惨。

  这样才是更刺激的游戏体验。

  可如果自己死了,或者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死了,都可就都是真的死了。

  该怎么办?

  回到家里,李文下意识地开了扇传送门。

  最近显然都是没办法专心学习和研究了,倒不如多陪陪腐败之月这么一个同样孤独的灵魂。

  然而一脚踏入腐败之月空间的李文,瞬间就有浓重的灰雾在他的眼前如同精灵般跃动。

  灰雾仿佛有某种重大的消息要告诉李文一般,显得前所未有的活跃。

  “我有一个大发现!大发现!”

  透过灰雾的笔迹和语气,李文像是能够看到克罗克珊此时那种亢奋和邀功的情绪。

  s..book538392600085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我不可能是n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