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之神医大小姐 第055章 国师无痕

小说:逆天之神医大小姐 作者:小兔不白 更新时间:2022-06-03 09:1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很大决心。

  “我君菱悦请在座的各位见证,今日与你顾飞逸从此解除婚约,此后你我男婚女嫁再无半分关系,我成全你们,希望以后我们都能各自安好,也希望你和菱云妹妹以后能长长久久、相伴到老”

  君菱悦含泪说完,转头扑到君菱枫的怀里,小声哭泣着。

  众人看着这一幕也难免悲伤愤恨,这顾家公子真是猪油蒙了心,这君家小姐这么美,人还如此善良,他偏偏选择一个恶毒的女子。

  君菱枫也顺势抱住了她,摸着她的脑袋安慰她,明知道是演戏,但听到她的抽泣声,就像鞭子一样抽在他的心中,让他感觉有一丝丝苦涩,这种感觉有些奇怪。

  太子在顾飞逸的身边看了好久的戏,在这场暗战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在旁边默默的看着。

  感叹道真是涨了见识。

  没想到君菱悦如此厉害,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顾飞逸和君菱云置于惹人厌恶的地步。

  他一脸神秘的看着君菱悦,看来他要改变主意了,君菱悦我势在必得,不过不是太子妃罢了。

  太子相怡的殊荣,她肯定受宠若惊吧。

  此时酒楼里的那个灰衣小哥又出现了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对君菱悦两人说“君小姐,君公子,珞王爷在包厢内,想邀你们二位过去”

  “珞王爷?怎么……?啊……,既然珞王爷相邀,要是拒绝就确实不恭了,那就麻烦你带路吧”

  君菱枫感到疑惑,珞王爷怎么会邀请我们,平常也没什么交集?他刚想发出疑惑,君菱悦就捏他一下,示意他答应下来。

  君菱枫立即换了一语调,答应了下来。

  刚刚还在想如此境地该如何脱身,现在正好有人帮忙,何乐而不为呢。

  太子宇文弦暗暗握紧茶杯,眉头一皱,可恶,竟被宇文珞先下手了,随后略一思索,他泯了口茶。

  呵,就算他把他们请走又怎样,就按君小姐这性子,不碰一鼻子灰就不错了,只要我运筹帷幄,谁是最后的赢家还不一定呢。

  “各位,我与妹妹就不打扰了,顾公子自此之后希望你好自为之,告辞”两人转身便跟着灰衣小哥走去。

  君菱悦在走的时候还不忘“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顾飞逸,顾飞逸自是顾不上君菱枫说了什么,就心心念着他的美人。

  “悦儿妹妹……”顾飞逸见她要走,眼看就要追上去,这时君菱云拉住了他的手,不让他追上去。

  君菱悦见戏演的差不多了,便头也不回,刚才她那一眼可够这两人难受一会儿得了。

  顾飞逸看着她美丽的身影渐渐离去。

  一生气便甩掉了君菱云的手,事已至此,只能回到家中与爷爷进行一番商量再说,他一声叹气。

  但君菱悦虽是君家嫡系小姐,但她不能修炼,怎样说来都是废物一个,而且现在是君家大长老掌权,跟他的孙女交好还是有好处的。

  但看君菱悦的容貌他还是有点舍不得,要是能君家与美色双收就好了。

  君菱云看顾飞逸还是那副恋恋不舍的模样,眼中嫉妒、愤恨等等的神情占满了她的双眼。

  君菱悦,你没回来前,飞逸哥哥从没这么对过我!不能修炼的废物!贱人!居然还敢勾引飞逸哥哥,你等着,看我怎么对付你。

  君菱悦突然感到一阵恶寒,随后摇了摇头,肯定是顾飞逸那个眼神给她看恶心到了,随后她和君菱枫走到包厢的门口。

  这间包厢的外观和其他包厢的外观明显不一样,一看就是给更尊贵的客人独有的包厢。

  可是刚刚那个太子,都没能进入,而如今这个珞王爷却可以,难道这个珞王爷相比太子而更有权力?

  灰衣小哥帮他们打开了门,君菱悦看到这个包厢后真的是被惊到了,真是太有钱!

  紫玉的桌椅,玄晶石的茶具,最贵的紫檀木所制的屏风,边框还用金丝镶嵌,墙壁上还镶嵌着几颗璀璨的夜明珠,让人感叹真是财大气粗。

  还有这屋内淡淡的香薰,这味道清新淡雅,让人忍不住流恋,肯定也价格不菲。

  再往前一看,是圣器级别的留影珠,不行,改天我也要做几个玩玩,君菱悦已经被这个屋子内的东西所吸引,完全忽视了屋内的两人。

  珞王爷见他们二人完全被忽视,有些尴尬,忍不住干咳两声,提醒君菱悦这屋内还有两人。

  而戴面具的紫衣男子不慌不乱,像没看见君菱悦这失礼之举一样,看着她可爱的举动和表情,轻抿一口茶,随她观察着这个屋子。

  但眼神中却流出一丝笑意,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还是个财迷。

  她看这屋子内的摆设时,眼睛里写满了想要,就差把这些东西拆了,全部带走了,真是个小财迷。

  君菱枫看着君菱悦站在门口纹丝不动,便拿胳膊怼了怼她。

  君菱悦回了神,进了屋子,随后灰衣小哥将门关上了,退了出去。

  君菱枫走上前给她介绍着“悦儿,这位是当朝八王爷宇文珞,旁边这位是当朝国师无痕”

  君菱悦看着这个八王爷,他与门外的太子倒是有几分相像。

  不过两人气质大有不同,前者像一个温顺调皮的老虎,而后者却像是一个阴狠毒辣的蟒蛇,让人不敢靠近。

  这么看来八王爷比那个太子好太多了。

  不过他邀请他们做什么?她们也不认识他,还先看看他要做什么吧。

  转观那名喝茶的银发紫衣男子,他上半脸带了哥银色面具,上面雕刻细致的花纹,遮盖住了他的样貌,不过一个国师还弄这个面具,怎么,装神秘?

  不过看他下巴肤色白皙,鼻梁高挺、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真是诱惑感十足,在往上看,他居然有双紫色的双眸,幽暗而又深邃,突显他邪魅性感。

  这不就是许多女子的理想型,君菱悦还在犯着他花痴的时候。

  国师无痕见她在盯着自己,便对她浅浅一笑,这一笑便是勾魂摄魄。

  两人对视着,君菱悦看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心中突然打起了警铃。

  这个男人看似温柔无害,浑身却散发危险气息。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是第一个让自己感觉到危险的人,跟他同在一处,让人无形中有一种压迫感,好像时刻都会掉进他的陷阱之中,而且自己竟然看不出来他的任何修为,作为一国国师没有修炼,怎可立足。

  他,绝对不简单。

  在她变强前,她要离他远远的,离危险远远的。

  君菱枫转身便要介绍起君菱悦“王爷,国师,这是舍妹……”

  君菱悦打断他说话,直径走向椅子坐下“不用介绍了,就在刚刚他们已经对我了解甚多了”

  就在她进屋时看到那个留影珠,她就已明了,这两人在屋内看戏已久。

  “悦儿,不得无礼”君菱枫呵斥着她,此时倒是有了作为哥哥的模样。

  君菱枫虽说也不怕他们,可悦儿这样做也属实不好,让别人传出去,对她的名声有所影响。

  “无妨,君姑娘她性情直率,这也是难能可贵啊,君公子也坐吧”宇文珞说完就笑了起来,气氛十分尴尬,他心里忍不住吐糟着。

  无痕都怪你,非让我叫她过来,刚刚她多厉害你不是也看见了,你非要惹她,现在让我这么尴尬,主要这位小祖宗也不是好惹的人啊。

  君菱枫坐在了君菱悦一旁,君菱悦隔了个凳子旁边便是那个国师无痕,而宇文珞自然是无痕坐在一边。

  无痕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白玉瓶,放在君菱悦面前,淡淡的说了两个字“抹上”

  君菱悦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拿起药瓶,在鼻间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药香如鼻,这应该利于伤口愈合的药。

  他不会是让她抹在上手吧?可恶的国师装高冷,多说几个字能死。

  见他没有任何反应,还在悠闲的喝着茶。

  君菱悦也不客气,倒在受伤的手上一些,将受伤的地方涂抹个遍,再把玉瓶盖好要还给他。

  “不用还了”无痕看着她的动作,茶杯挡住的嘴角渐渐扬起。

  小家伙演个戏都能将自己弄伤,还是将药送给她比较放心。

  “那便多谢了”君菱悦听到他说后,也不客气,直接就收走了,她现在都没搞明白这个国师到底要做什么,难道叫她来,就是单纯让她抹药?

  “君姑娘,你可知这药膏是御赐的,整个皇宫里只有五瓶,稀有的很,可见国师对你很好”宇文珞看着无痕将如此珍贵的药膏送于君菱悦,十分吃惊。

  之前他还向他要,他却不给,现在却转手送了一个刚认识的人。

  “原来这么稀罕,那我不要了,还你”君菱悦说着便要从空间内取出,其实自从修炼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自愈之力,像这些小伤,不出一时片刻便可痊愈,不用涂药膏的。

  人家毕竟好心的把药膏放在你面前了,就只好抹抹,但宇文珞说这药膏十分珍贵,那就还他好了,反正自己还有好多丹药,有没有这个药膏都无所谓。

  无痕淡淡瞥了宇文珞一眼,宇文珞顿时感觉全身一凉。

  诱惑的嘴唇吐出几个字“不必在意”

  s..book543042660609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逆天之神医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