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之神医大小姐 第080章 异样情愫

小说:逆天之神医大小姐 作者:小兔不白 更新时间:2022-06-28 09:12: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君菱悦渐渐平静下来,脱离他的怀抱,硬扯出微笑“大哥,我没事”

  君菱寒看她的眼神透露着担忧,突然心中有些异样的情愫产生,好像有些舍不得那温暖的怀抱。

  君菱悦还是不敢看向那些发光的眼睛,只好原地蹦了几下给他看“大哥你看,我真没事,生龙活虎的一点事都没有”

  看着君菱悦那搞笑的举动,君菱寒眼神中的担忧终于被笑意所取代。

  君菱悦接着说“只是我们现在得赶紧找到办法出去,大长老狼子野心,我怕他对爷爷他们不利”

  君菱寒沉重的点点头。

  她想的没错,这烟雾果然有毒,只是对人的作用要小一些,也因为他们二人服用了解毒丹才幸免于难,这崖下的绿眼怪物也是因为长时间在这烟雾中才产生异变的吧。

  刚刚她看过这屏障应该是只能进不能出,不过这周围如此,不知这从崖下爬到崖顶能不能爬上去,只是现在灵力受阻的她用风之翼有些吃力,怕再出现摔下崖底的状况,他们也只好爬过去了。

  她对君菱寒说出计划,君菱寒立即开始行动,从储物戒拿出一条绳子绑在他们二人的身上,君菱寒率先爬上,君菱悦紧随其后。

  这崖底阴湿,崖壁上更是湿滑难爬,长满苔藓的地方,让君菱悦脚滑了一下,君菱寒立即拽住绳子。

  君菱悦勉强稳住身形,二人这才向上爬去,随后二人拿出武器,插进岩石之中,向上攀爬,这让他们省了不少了力气。

  不过抬头望去,崖顶遥遥无期,崖下还深不见底,他们从悬崖落下的时候,还落了很久,这样看来是要爬很久。

  过了一会儿,君菱悦发现他们身上的绳子不再紧绷,便知道君菱寒停住了脚步,她爬上前去查看状况。

  却看到了与崖下一模一样的屏障,君菱寒用手碰了碰,一圈圈的水波纹从手掌为中心散开,他看向君菱悦摇了摇头。

  没想到这屏障居然是以一个圆形进行覆盖,将这整个崖底包围住。

  这崖下到底有什么?她们又该如何出去?

  君菱悦思考时,一个藤蔓慢慢靠近,就在要缠上她的脚腕时,君菱寒立即将她拉到身边。

  藤蔓见偷袭不成,立即展开猛烈的攻击,二人能在这崖壁上稳住即已是不错,更别说进行战斗,他们勉强砍断几条藤蔓。

  那藤蔓连连吃亏来回缠绕,似是愤怒不知从哪出来一只花朵,它被许多绿叶包裹着,这让君菱悦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们看着那层层绿叶拨开,里边竟露出鲨鱼一般的尖牙,它张开血盆大口,口中的腐烂之气呼出,让人不难知道许多人或动物都死于它口。

  慢慢的出来越来越多的花朵,他们接连的攻击让君菱悦二人招架不住,那花似是看出了他们在攀爬的弱点,立即攻击起他们的手脚。

  二人不得已松手掉下悬崖,君菱悦展开风之翼,将君菱寒扶住,立即向崖底飞去,君菱悦勉强坚持,终于在到达崖底后力竭倒下。

  君菱寒抱起她向他们落脚的山洞走去,君菱悦有些不稳,回手抱住他的脖子,倒是有了一丝不好意思“大哥,你把我放下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君菱寒却如没听见一般,只是淡淡的说一句“这里不安全”

  君菱悦只好点点头,这里的确不安全,今天折腾了这么久没能出去,现在她已经力竭,恐怕只能明天再找出去的方法了。

  君菱悦很是疲累,渐渐闭上了双眼。

  “悬崖上你为什么不走”君菱寒感受到怀中的温暖,他的眼睛只敢看向前方,想起今天在悬崖上生死一瞬的时刻,悦儿看向他的眼神,他竟有一瞬间的恍惚。

  君菱悦懒?君菱悦渐渐平静下来,脱离他的怀抱,硬扯出微笑“大哥,我没事”

  君菱寒看她的眼神透露着担忧,突然心中有些异样的情愫产生,好像有些舍不得那温暖的怀抱。

  君菱悦还是不敢看向那些发光的眼睛,只好原地蹦了几下给他看“大哥你看,我真没事,生龙活虎的一点事都没有”

  看着君菱悦那搞笑的举动,君菱寒眼神中的担忧终于被笑意所取代。

  君菱悦接着说“只是我们现在得赶紧找到办法出去,大长老狼子野心,我怕他对爷爷他们不利”

  君菱寒沉重的点点头。

  她想的没错,这烟雾果然有毒,只是对人的作用要小一些,也因为他们二人服用了解毒丹才幸免于难,这崖下的绿眼怪物也是因为长时间在这烟雾中才产生异变的吧。

  刚刚她看过这屏障应该是只能进不能出,不过这周围如此,不知这从崖下爬到崖顶能不能爬上去,只是现在灵力受阻的她用风之翼有些吃力,怕再出现摔下崖底的状况,他们也只好爬过去了。

  她对君菱寒说出计划,君菱寒立即开始行动,从储物戒拿出一条绳子绑在他们二人的身上,君菱寒率先爬上,君菱悦紧随其后。

  这崖底阴湿,崖壁上更是湿滑难爬,长满苔藓的地方,让君菱悦脚滑了一下,君菱寒立即拽住绳子。

  君菱悦勉强稳住身形,二人这才向上爬去,随后二人拿出武器,插进岩石之中,向上攀爬,这让他们省了不少了力气。

  不过抬头望去,崖顶遥遥无期,崖下还深不见底,他们从悬崖落下的时候,还落了很久,这样看来是要爬很久。

  过了一会儿,君菱悦发现他们身上的绳子不再紧绷,便知道君菱寒停住了脚步,她爬上前去查看状况。

  却看到了与崖下一模一样的屏障,君菱寒用手碰了碰,一圈圈的水波纹从手掌为中心散开,他看向君菱悦摇了摇头。

  没想到这屏障居然是以一个圆形进行覆盖,将这整个崖底包围住。

  这崖下到底有什么?她们又该如何出去?

  君菱悦思考时,一个藤蔓慢慢靠近,就在要缠上她的脚腕时,君菱寒立即将她拉到身边。

  藤蔓见偷袭不成,立即展开猛烈的攻击,二人能在这崖壁上稳住即已是不错,更别说进行战斗,他们勉强砍断几条藤蔓。

  那藤蔓连连吃亏来回缠绕,似是愤怒不知从哪出来一只花朵,它被许多绿叶包裹着,这让君菱悦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们看着那层层绿叶拨开,里边竟露出鲨鱼一般的尖牙,它张开血盆大口,口中的腐烂之气呼出,让人不难知道许多人或动物都死于它口。

  慢慢的出来越来越多的花朵,他们接连的攻击让君菱悦二人招架不住,那花似是看出了他们在攀爬的弱点,立即攻击起他们的手脚。

  二人不得已松手掉下悬崖,君菱悦展开风之翼,将君菱寒扶住,立即向崖底飞去,君菱悦勉强坚持,终于在到达崖底后力竭倒下。

  君菱寒抱起她向他们落脚的山洞走去,君菱悦有些不稳,回手抱住他的脖子,倒是有了一丝不好意思“大哥,你把我放下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君菱寒却如没听见一般,只是淡淡的说一句“这里不安全”

  君菱悦只好点点头,这里的确不安全,今天折腾了这么久没能出去,现在她已经力竭,恐怕只能明天再找出去的方法了。

  君菱悦很是疲累,渐渐闭上了双眼。

  “悬崖上你为什么不走”君菱寒感受到怀中的温暖,他的眼睛只敢看向前方,想起今天在悬崖上生死一瞬的时刻,悦儿看向他的眼神,他竟有一瞬间的恍惚。

  君菱悦懒得睁开眼睛,脑中不停的回想着,随后小声的回复一句“你说他们追杀?”

  “嗯”君菱寒淡淡的嗯了一声。

  “我走了,你不就……”君菱悦忍不住向他怀中舒服的靠了靠,回复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像蚊子一般消失。

  君菱寒话语平静,但心中却多了一丝迫切,听见她未说完,立即向她看去“我就怎样?”

  随后一瞬间错愕,她……睡着了?怀中人呼吸平稳,眉间舒展,像小兔子一般蜷缩着,感觉到了这外面的冷空气,她皱了皱秀眉,又向他怀中钻了钻,抱住他的腰身。

  君菱寒浑身一僵,差点未抱住她,看着悦儿紧紧得抱着他,他的耳根忍不住红了起来,此时他十分庆幸悦儿睡着了,没有看到他这副窘迫的样子。

  他抱住君菱悦的手紧了紧,没想到她居然这样轻,这些年离开君家受了不少苦吧,他快步回到山洞,轻手轻脚的将她放下,打开紧抱着他的手。

  见悦儿有些怕冷,他立即升起篝火,熟睡的君菱悦忍不住向篝火旁靠去,君菱寒怕她被烫伤立即阻止,可是君菱悦总是忍不住乱动,他也只好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

  篝火将整个洞内照亮,让君菱寒看清了她的面庞,那小小的脸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痕,都是今天在悬崖上让那些枯草给划伤的,他从储物戒拿出一瓶伤药,轻轻的给她涂抹上。

  脸上痒痒的触感,让君菱悦忍不住嘴角上扬。

  君菱寒看着她的笑忍不住愣神,回想起她拿起花的一瞬,她笑的也是如此甜,如那花蜜一般,其实悬崖上她为什么不走已经不重要了,她没有走就是答案,只是他总是纠结。

  他看向她的眼神满是温柔,抚摸着她光滑的脸颊,没想到女孩子的脸是如此的软,轻捏几下,多看几眼,长长的眼睫毛如一把小扇子一般,遮下一小片阴影,那可爱的小鼻子,还有那如玫瑰花瓣般粉嫩的唇瓣,透着花蜜一般的光泽。

  君菱寒不自觉的盯着看了起来,不知道会不会如花蜜一般甜,他看向她的眼神瞬间晦暗,他低下头慢慢接近。

  在不到一指距离时,篝火突然发出声响,君菱寒如梦中惊醒,立即靠向后背的石头,紧促的呼吸,他捂住自己的眼睛,强迫自己冷静。

  君菱悦因为他的动作,不安的嘤咛一声,随后又沉沉的睡去。

  额头上布了一层热汗,耳根通红,过了一阵后他的呼吸才渐渐平稳,他拿开眼睛上的手,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心脏如小鹿一般乱跳。

  他刚刚在做什么!那可是悦儿!是他的妹妹!他在想什么!君菱寒心中忍不住一阵懊恼,想起身去外面冷静一下,又怕惊醒她。

  也只得放弃,他闭上眼睛,眼前居然全是悦儿,立即念了几遍清心经,才得以平静。

  最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君菱悦睡饱醒来,她睁开眼大哥睡颜就映入眼帘,一瞬间错愕,随后想起昨天她在与大哥说话然后糊里糊涂睡着了。

  那她现在是在……

  她怕惊醒大哥悄悄的起身,原来她是枕在大哥腿上睡的,起身后的君菱悦感觉身上哪哪都不舒服,在这崖底灵力受阻,她就与一般人无异,昨天身疲力竭,现在都没缓过来。

  昨天晚上还感觉到一阵寒冷,后又感觉一阵温暖,随后又有些热,难道她生病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无事才得以安心,要是能修炼,她这片刻就好了,现在还要受这罪。

  她对着自己的身子就是一顿锤,君菱寒看着她手舞足蹈的动作,嘴边勾起一抹笑,其实在她未醒时,他就已经醒了,只是见她未醒,不忍惊动她,才没起身。

  没想到他却看到这么好玩的一幕,君菱悦一阵运动后转身,看着大哥眼含笑意的看着她,她的尴尬癌都要犯了。

  “大哥,早”君菱悦找一个地方坐下,跟他打着招呼。

  君菱寒点点头。

  君菱悦看着外面的烟雾丝毫未退,心中突然有了主意,随后喊话君菱寒“大哥,你等我一下,等一下咱们再出发”

  君菱寒虽不知她要等一下是为何,但她开口了,他也就未动。

  只见君菱悦拿出两个素纱,铺在石头上,又拿出两颗丹药碾碎,均匀的置于其上,随后她拿起一个素纱,经过一番折叠,丹药渣被裹在其内,她走到君菱寒的身边。

  示意他转过身去,他照做,只见一阵淡淡清香飘过,君菱寒抬头看向君菱悦,看到那灿若星空的眼眸他有一瞬愣神,随后脸上便被戴上了面纱。

  君菱悦立即回到原处,给自己也带上,君菱寒回过神,见她也带好了面纱。

  倾城的面容被面纱覆盖,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外,多了一丝俏皮与神秘。

  君菱悦走到他的身边,说了声“好啦,咱们走吧”

  忍不住盯着大哥看了起来,白色的面纱挡住了大哥棱角分明的面庞,让他多了一丝柔和,只露出一双冷如寒冰的眼眸在外,这样真是一点也看不出大哥是男人,反而像一个冰美人。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向外走去,怪不得那死变态喜欢大哥,女的看了大哥都要羞愧。

  差点连她这个妹妹都要自愧不如了,算那个死变态眼光好,不过她是不可能让哥哥掉进他的火坑的。

  君菱寒看她又开心、有愤怒,有些摸不清头脑,他跟上悦儿的脚步。

  s..book543042721728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逆天之神医大小姐');;